第62回 西禅寺胡惠乾惊变 大雄殿高进忠争锋

作者: 佚名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话说高进忠与中军各官会议已毕,当下曾必忠道:“如此甚好,就照这样办法便了,诸位可即回署,预备时至三更,即便带队前往。高兄是随中军同去,还是独自前往呢?”高进忠道:“悉听大人吩咐。”曾必忠道:“莫若仍同他们一齐去,较为妥当。”高进忠当下也就答应。此时天已近晚,自中军以次各官,均各告退回行,高进忠也即随同中军前去,大家回到衙门,即将所带亲兵及弓箭手等,皆暗暗传齐,以备三更拔队。方德回到家中,也与他父亲的门徒伙伴言明一切,各人皆是摩拳擦掌,指望夜间将胡惠乾捉住报仇雪恨。诸事齐备,皆至中军衙门取齐,大家又饱餐了饮食,又去稍睡片刻,养养精神。

看看已到三更,当由中军发令出来,这令一出,即刻各人拔队起行。果真是人衔枚,马疾走,到了街上,见两旁店铺俱已睡静,四无人声,中军督队赶往前行,不一会,已到西禅寺,一声哨子响,所有一千名亲兵,皆手执长枪大戟,将四面围绕起来,那一千弓箭手,挑选三百名能升高的,齐上了附近一带居民房屋,其余七百名,有站在西禅寺围墙外面的,有在西禅寺各处墙门把守的,个个是弓上弩、刀出鞘的。布置已定,只听得一声炮响,高进忠与方德二人,首先杀入。

且说胡惠乾此时已睡,忽听炮声响亮,又闻呐喊之声,不知何意,赶紧起来,提了单刀,赶出来看。才出房门,却好三德和尚也提着刀出来,彼此问道:“这寺外人喊马嘶,却是何故?”三德道:“恐怕不妙,说不定是官方派兵来围困,捉拿我们。”胡惠乾被三德和尚这句话提醒,登时也有些惊慌,强自说道:“不管他什么官兵不官兵,我与你出去看一看再说,如果是官兵前来,不是我夸这大口,那些鼠辈有什么能为?不过平时贪食拿饷而已。我与你杀上前去,将他杀个落花流水,叫这些狗官才不敢小视我们少林支派。”

三德道:“不是这样说法,自古道:双拳难敌四手。又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怒之下,必然死战。’若果是官兵前来,必非一二百人,至少也有一千八百,任凭你我再有本领,岂能敌得他们如此之多?况你那些徒弟,稍有本领的不过数人,其余都是仗着你的势,在外哄吓诈骗,胡作胡为,哪里能与官兵对敌,若非官兵到此,算是我们大幸,设若果应了我的话,今番就有些不妙,必得早定主意。如果实是官兵,万万不可与他拒敌,还是及早逃走,去往福建少林寺暂避风波,随后再看光景,或请至善禅师设法。贤弟今番可万万不能徒执己见,若再随着自己的性子,难保无杀身之祸。”

两个人一面走,一面议论。正望外去,忽见那些徒弟,慌慌张张跳了进来,说道:“师父不好了,外面不知有多少人马,将我们这一座西禅寺围得水泄不通,但听呐喊之声,皆道不要放走你老人家,请师父速速定夺。”胡惠乾一闻此言,也就吃惊不小。当下三德道:“贤弟不必如此,我们可赶紧升高逃走,料想前后门是走不出的。”胡惠乾此时也只得答应,正欲转身而去。忽见大殿屋上,两条黑色影子一晃,扑一声跳下屋来,接着大喝一声道:“强徒向哪里跑,认得爷爷么?”说着一刀便劈进来。胡惠乾一见,也就赶忙将刀招架住,回言骂道:“尔这小子何人,老子向与你无仇无隙,尔胆敢前来与老爷作对?尔可通下名来,待老子取你狗命!”

高进忠道:“该死的狗头,尔且听了,爷爷乃白眉道人门下高进忠是也,只因咱在苏州,途遇师兄方魁,知道尔在广东无恶不作,近与机匠逐日寻仇,残害百姓。爷爷又善观相法,知咱师兄一家遭难,为尔残杀。似此残忍,若不将尔拿住,未免有负上天好生之德,所以爷爷特奉圣旨前来,会同巡抚带兵拿你,尔如放明白些,早早受缚,或可免碎尸万段,若再自恃,可不要怪爷爷无情了。就使尔与机房内的人,有杀父之仇,又何致迁怒白安福?即使白安福维护机匠,尔因此迁怒,也还勉强可说,为什么方兴母子全行杀死,这是何说?而况他是奉公差遣,身不由己,尔只自恃其勇,不顾情由,天下哪里容得你如此大恶。似尔所为,天理何容,国法何在?”

胡惠乾听罢,不由大怒道:“好小子,尔既是白眉道人的门徒,又称是奉旨来的,老子回避你也不算是个好汉,老子且问你,咱俩是个比拳脚,还是比兵刃?”高进忠道:“爷爷不问什么拳脚兵刃,只要将你捉住,送官治罪。”胡惠乾不待高进忠说完,便一刀砍去。高进忠见他一刀砍到,说声:“来得好!”当下用了个凤凰单展翅,将他这一刀让了过去,随即用了个老树盘根,这一刀向胡惠乾腰下砍去。;胡惠乾见他这一刀来得厉害,即赶着用个燕子穿帘跳出圈外。高进忠见他让过,即刻改了个鲤鱼翻身,又是一刀向胡惠乾肋下刺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