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天下风云(下)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什么,李自成!”这孩子声音不大,但听在王乐乐耳里,简直是如炸雷一样:“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我们在什么地方?”

“哥,喂,老哥,你说话啊!我们是不是来到古代了?哎呀,我记起来了,那个叫魏忠贤的是明朝一个大太监。我们回到了过去,老哥,好耶!太好了。太好了。”

王乐乐十分亢奋,拉起王钟的身体使劲摇晃,又连连问这个不动声色的孩子:“你叫李自成,真是那个李自成?才这么点点大,好可爱哟!”

王乐乐见李自成包扎过李成梁的伤口后,一动不动的望着天空,似乎在思考什么,小脑袋一晃一晃,两个羊角小丫颤动,看了一会天,听见王乐乐在拍手吵闹,抬起头来,语气有些老练,与年龄极其不相合,并且隐隐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你们是什么人?打扮不像中原,也不象蒙古人和女真人,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不要胡闹!”拉住妹妹,王乐乐哼了一下,闭住了嘴巴,两手的食指环绕,不停的打着转转,两只眼睛放出幽幽的光,显然在计划什么。

王钟看见妹妹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老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他内心也有波动,这个世界显然不是自己原来的世界了,宇宙中的奥秘太多,太神秘,有限的人生连一点边角都探索不清楚,抬头看了看天空,突然发现李自成发出一连窜的问话都,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哦!你敢对我这么问话?”

王钟与李自成的目光相对,眯起眼睛,绿油油,似乎深夜里饿极了的狼。

李自成虽然天生骨子里面就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叫人另眼相看,但毕竟年小,心性又哪里比得上王钟!

两人目光一对,李自成浑身有一个哆嗦,眨了一下眼皮,但还是使劲盯着王钟,毫不退缩,模样十分倔强,小嘴巴动了动,话到口边,却终究没说出来。

“哥,他还是个小孩子,你吓他做什么?”王乐乐不高兴了,“他如果真是那个李自成,以后可是大人物耶。你吓了他,小心以后报复哦。”

王钟笑笑,收回目光,拍掉老妹身上的草屑:“你老哥我杀的大人物也不少了。”想了想,“火山爆发,那块石碑把我们送到了古代,这也没什么希奇的,只可惜,只可惜,不是张三丰的年代。”

王钟突然有一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感觉。

“哥,这是明朝万历年间,你放心好啦,我读过历史,知道历史的走向,何况我们又有现代的知识,我们一定可以做皇帝耶!”王乐乐越想越兴奋:“对了,老哥,你好象也是学文史的呢,比我知道得清楚。我知道你不想做皇帝,可你老妹要做武则天,你一定要帮我啦。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王钟目瞪口呆的看着两眼放金光的老妹,也不说话,径直走到一个锦衣大汉尸体旁边,摸了摸身上,搜出一块精铜的令牌,上面刻了一个老虎头。还有几两散碎的银子,几粒金裸子,黄澄澄的。

一把宾铁雪花腰刀,鲨鱼皮鞘套着,一出鞘,锵锵金铁交鸣,明煌煌,蹭亮蹭亮。

还有一筒铁箭,有十三只,箭头锋利,细细的倒钩,蓝汪汪的光闪烁,有一股腥臭的味道,不知道上面涂抹了什么巨毒。一张精巧的纹花铁弓,王钟使劲一拉,全力才拉成满月形状,至少都需要七八百斤力气。

“喏!拿着!”把贾叶枫的白金剑给了老妹,自己拿了一把腰刀,把令牌,金银,铁弓铁箭都收起,“历史神秘莫测,几个只会玩笔秆子的史家哪里能尽数演绎出来。老妹,你不要妄想了,皇帝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李自成总算听懂了兄妹两人的谈话,听见两个肆无忌惮的说做皇帝,不由得心里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哪里来的两个人,好大的胆子,被人听去告官,要被全家杀头的。”

王乐乐正要反驳,突然想起,刚才那个魏忠贤居然会飞剑,要是王钟的三阴戮妖刀抵挡一下,两人都已经死了。“不知道娜娜姐,张嫣然,童铃姐是不是也到了这里。不如我们去找他们吧,说不定她们有办法做皇帝。”

王钟摇摇头,把几个锦衣大汉身上的财货收刮了个一干二净,装在一个钱袋里,掂了掂,有几两重,能买不少东西了,才给王乐乐收起。又剥下一件干净的衣服穿了,总算是换下了身上的虎皮。

“金银不要掉了!不管到哪里,都不能缺了钱。”

王乐乐使劲点了点头。

兄妹两个正分赃,突然身后传来一身长啸,王钟回头一看,只见李成梁猛坐起来,那只毒箭插在肩上,全身颤抖,头顶上热气蒸腾。

又是一声长啸,声音穿金裂石,直入云端,肩膀上的肌肉如波浪似的汹涌,一挤一弹,哧!毒箭生生被内劲迫出,连根都插进了湿松的泥土中。

“多谢小友相救!”李成梁身上的余毒尽去,恢复了体力,要不是王钟一记三阴戮妖刀杀死四人,惊退魏忠贤,李成梁也难逃毒手。“小友从哪里来?可是玄天升龙道弟子?”

玄天升龙道是湖广一带一个异常神秘的门派,对于其中的情况,李成梁只听说过,并不清楚,刚才王钟所发的刀煞威力惊人,江湖上以刀煞破空毙人的功夫简直屈指可数。又看了看王乐乐,好象不会武功,王钟的武功也不深厚,加上两人行为古怪,不禁产生了好奇。

“我修的是玄天升龙道的武技!”王钟见李成梁武功高强,那面蛇涎幡更是神妙,居然可以克制飞剑!尤其是魏忠贤口中所说的《鲁班书》。

“一部二十四史大半是假的,所谓实录之类也大半是假的。”“三皇五帝神圣事,一朝读罢头飞雪。”这是毛泽东的话。况且鬼神之说,自古都不绝于史笔。王钟自然想了解一下真实的情况。

当下几人坐下,交谈了片刻,王钟得知自己所处的,乃是明朝万历年间,神宗皇帝在位。李成梁镇守辽东,因事被弹劾,免去了辽东经略,又被魏忠贤追杀,要夺他的《鲁班书》。

“魏忠贤乃是西崆峒绝顶耶律景文老魔头的弟子,耶律老魔武功高强,听说早在三十年前就打通全身经脉,达到炼精化气的颠峰,如今在西崆峒绝顶闭关,突破传说中炼气化神,修炼元神的境界,据说已经炼成,眼下正要出关来凑这一场热闹,他炼的一口五云戮血剑,能在百里之类取人首级,你千万要小心。”说了片刻天下大势,李成梁话锋一转,“你既是玄天升龙道弟子,来到关外,想必也是凑这一场热闹来的吧。”

“真有人到炼精化气的颠峰,炼气化神!”王钟一听,心中大喜,简直无法形容,却不好表达出来,突然发现李成梁话中所说的热闹,不禁问:“什么热闹?”

“噫?!”李成梁皱了皱眉头,奇怪的看了王钟一眼,眼睛闪烁出精光。

“我们兄妹习武时间还短,这次是奉师命前来挖人参,江湖上的事情,是一点都不知道。那耶律景文真的到了炼气化神的境界?”王钟一直追求命性颠峰,只是虚无飘渺,没个定论,如今一听,居然有人到了传说中的境界,忍不住就要去西崆峒绝顶见识一番。

“哦!”李成梁听了王钟的解释,也信了几分,因为兄妹两人武功都不高,王钟虽然有刀煞,却是速成的异术,“西崆峒老魔耶律景文虽然厉害,却是兵家糅合阴阳之道,也比不过儒门三大宗师张居正,刘宗周,黄道周。要不魏忠贤还不上了天去?你可听说过天下第一妖?”

“天下第一妖?”王钟听得匪夷所思,王乐乐也好象听故事一般。

“这世间,奇人异士多如恒河流沙,但大抵都不出道,释,儒,兵,墨,阴阳,医,术数等百家,自汉时,儒门大盛,高手辈出,压过所有,一直已来,都昌盛不绝,但百家争鸣,从未平息,甚至天下大势,帝王更替,也在其中!”

“辽东女真兴起,爱新觉罗氏已显了王气!其缘由就是长白山黑水之中,有一绝世妖人,人称黑山老妖!”

“自世宗嘉靖六年,儒门大宗师王阳明与黑山老妖决战赫图阿拉城,王阳明被黑山老妖运元神杀死,我大明气运衰竭,异族屡屡犯我边境,这次神宗陛下请儒门三大宗师再次挑战黑山老妖于赫图阿拉城,这事已经天下轰动!”

“什么,老哥,我们祖宗是被黑山老妖杀死的!”

王乐乐一听李成梁说到“王阳明被黑山老妖运元神杀死”顿时叫了起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