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 中原高手(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位穿得似道非道,似儒非儒的中年人,正是玄天升龙道第三代祖师王宪仁,看似只过花甲,其实人已近了八九十。

自父亲王阳明被黑山老妖杀死后,归入了玄天升龙道门下学习克制黑山老妖的神通,一个甲子的苦炼,修成玄天升龙道六大法门,在天柱峰下张三丰当年结成的草芦中更是精参造化,更是塌进了天人之境,能在冥冥之中,返见虚空,隐隐照见过去未来,这等神通,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境界了。

玄天升龙道自张三丰仙去,第二代乃是他弟子张松溪在明英宗正统年间,与黑山老妖决战于土木堡,被黑山老妖以朱雀罡煞火气伤了元神,又得当时儒门宗师的救援,这才勉强退进武当山修养。

但黑山老妖神通非同小可,张松溪中了星辰真火,始终是无可奈何,被火烧干了精气,以至元神枯竭,不能恢复。勉强支撑了百年,直到嘉靖年间,传了王宪仁衣钵,终于神形涣散。

王宪仁是师傅,父亲都死在这一代的黑山老妖手中,就是算上为国为民的大义,都与黑山老妖有不共戴天之仇。

“我以天窥神通照见未来,但未来虚无缥缈,归于上天,变幻莫测,我只如雾里看花,哪里能够真切,不过妖孽一日不除,我大明天朝无一日安宁,为了天下苍生,就算行灭亲之事也在所不惜了。明德,张居正,黄道周,刘宗周就要与黑山老妖决战,我也迟早要前往赫图阿拉!”王宪仁负着双手,面对朗朗高升的红日,站得笔直,风把一身鹤白儒服吹得哗啦,哗啦的响。

整个人都仿佛融进了风中,闭上眼睛,永远感觉不到面前站了这么一个人,居然隐隐是儒家之道中天人合一的境界。

“关外异族虎视耽耽,存有虎狼之心,不通礼法仁义,人如禽兽一般,一旦得势,必将行禽兽之事!”这位拿折扇的儒生显然是就是王宪仁口中的明德,突然严厉起来,啪一下手了折扇,指着北方,向远处的西方画了个半圆,儒生指点江山的势头尽情显露了出来。

“百年前土木堡一战,异族居然俘我大明英宗天子,何等的耻辱,只可惜事情隔了百年,如今我大明还是朝廷腐败,多是贪利之辈,奸臣权阉当道,处处民不聊生,先皇正德帝宠信宦官刘谨,迫害忠臣,尔后经嘉靖,隆庆两朝仍旧未有改善,我等只好从师兄弃儒归道,独善其身,但如今万历陛下重用张居正整顿吏治,边防,土地,显然是有心发奋,做一代明主,重震我大明声赫赫声威,正是我等下山辅佐明主之时,师兄以为如何?”

这明德也是个儒生,当年同样从王阳明为师,本有满腔抱负,广播仁义,兼济天下,但正德,嘉靖,隆庆三朝皇帝昏庸,宠信宦官,好玩乐,当年就连王阳明本人都无法独善其身,对朝政有心无力,只得以一身神通,远走关外,挑战黑山老妖,为明朝做最后的努力,但终究是功亏一篑。

“我自然是有心,但朝堂之上争权夺利非同小可,张居正有心改革,但所行措施未免太过激烈,未见其利,先见其害,况且朝中大臣多是守旧,张居正虽然极得皇帝宠信,但政策实施起来,未必会通畅,只怕是阻力重重。我若入朝,与张居正政见必然不合,他也不会容我,何苦来内斗,处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你我虽然处于江湖,但只要有心,一样可以辅佐我大明江山。如今你我都是修行之人,怎还看不透呢?”

王宪仁依旧不回头,任凭大风拂衣,眼神如烟云般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

“还是师兄看得透彻。”明德犹豫一下,似乎要反驳,但终究未出口,只得换了一个话题,“儒门三大宗师挑战黑山老妖,师兄看结果会是如何?”

“黑山老妖魔功盖世,此战不容乐观!”王宪仁眼睛始终盯住北方,“但如今天下大势纷乱如麻,教派之争也随之兴起,关外满蒙虽然联手,但蒙族多是信藏传佛教喇嘛僧,满尊黑山老妖。黑山老妖凶悍霸道,两者必然矛盾重重,况且藏传佛教高手如云,其中一些老僧法王,修轮回秘法,转世多次,神通广大,尤其是黄教,黑教,红教三派喇嘛领袖,只怕神通法力不输于我,黑山老妖树敌重重,也未必会讨好,此战之激烈,只怕超出你我想象。”

武当山顶早观日出,金蛇狂舞,霞光万道,日头渐渐高升,笼罩群山的云气尽散,远望群山大江,气象万千,一片大好河山,两位正指点江山,谈天下大势。

突然,一声凄厉如狼嗥的叫声从天边隐隐传来,王宪仁眼神一变,只见北方自太阳下,随叫声飘来一朵乌云,疾如奔马,起初只有巴掌大小,但瞬间接近,膨胀扩散,几乎是漫天遍布,狂滔怒卷,太阳立刻被乌云遮住,黑压压的掩盖在武当山天柱峰顶千米好高空。

黑云滚滚,似乎随时要崩塌下来,令人触目惊心。

随后,一阵刺耳朵的声音响起,“王宪仁,你竟感以天窥之术探察我七杀魔宫,犯我禁忌,决战之前,正好拿你玄天升龙道满门祭我元神!”

黑云之中,黑山老妖独有的声音传了出来,随后滚滚黑云落下亩余大小一片,上面火焰飘飞,结成一巨大的宝座。

一身黑袍,银发,两尺长指甲的黑山老妖稳稳坐在黑云火焰凝聚的宝座上,似笑非笑,用手一指,天下黑云宛如天河断裂,铺滚而下,宛如一个巨大漆黑的罩子,把巨大的天柱峰自上而下上,从根部都罩了个结实,四面顿时漆黑浓密,不见天光,热气蒸腾,山上的花草树木渐渐的枯萎了。

黑山老妖凝聚三尸元神,一化为三,用一条元神铺开,运起黑煞罡气,调动星辰真火,罩住整个天柱峰,一条元神凝聚成宝座,托起自己肉身,另一条还存在体内支持身体行动。

王宪仁见黑山老妖居然不远万里,从辽东长白山飞来,原来是察觉了自己施展天窥神通,他知道黑山老妖霸道强悍,说灭就灭,绝不留手,一个照面就以元神罩住整个天柱峰,又在调动元神真火,想把整个天柱峰连自己都炼化成岩浆,手段之强,的确是天下第一妖。

“黑山老妖,你在关外嚣张也就罢了,却来我中原武当山撒野!”

明德见周围气温渐渐升高,已经是酷热难当,有些草木居然燃烧起来,整个天柱峰上下都是火星点点,连忙把手中的折扇一展,居然悬浮在头顶,只见折扇上画了《江河入海图》。

扑哧!数十条晶莹水线从折扇上喷出,掩盖住身体,明德天灵冲出一股乳白气流,凝聚成人,身体喀嚓喀嚓响,干瘪下去,却是遁出了元神,漂浮在头顶,这元神双手一分,一划,顿时冷煞滚滚,一百零八道青光如电,丝丝破空,如灵蛇钻天,朝周围的黑云斩去。

明德用元神将这三阴戮妖刀施展出来,刀罡竟然达到了两三百丈开外,玄刀破空呼啸,隐隐夹杂有风雷之声。周围黑云是黑山老妖元神显化,明德想以三阴戮妖刀一斩破开,伤了对方元神,以元神御刀,威力超越了极限。

黑云一翻,突然射出一百零八道通红的火线,朱雀七宿的星辰真火与玄刀青光一碰,玄刀声消气息,那么猛烈的一记三阴戮妖刀,瞬间灭于无形。

“就连你师张松溪都伤我不得,何况是你?”黑山老妖笑如狼嗥,“要是张三丰来施展,自然能伤我元神,王宪仁!听闻你苦炼神通,就是要来杀我,如今让我看看,你修为到底到了何等程度!”

明德见玄刀无功,这才知道黑山老妖比传闻中的更加厉害,元神一变,升腾出一口紫光巍巍的宝剑,破空电斩,朝宝座上的黑山老妖肉身刺去,这是明德以浩然正气养成的“紫气帝师剑”。

儒门浩然,入庙堂则要做帝王师,教化天下黎民,为万世师表,明德一入儒门,就炼这口剑,正是有此抱负。

黑山老妖见紫光飞来,嘿嘿一笑,也不起身,左手一抓,一团黑气脱手飞出,却是施展出玄阴黑煞擒拿大法来抓剑。

明德连忙施展出武当升龙剑术,飞剑颤抖,做龙呤之声,紫光挥洒,纵横千条,在黑光中纵横飞腾,上下跳窜,连连穿刺,但始终被黑煞气缠绕住,虽然勉强能够抵挡,不被对方把剑抓去,但已无力进攻。

王宪仁见黑山老妖坐定高空,有恃无恐的摸样,知道对方法力高强,自出道已来,几乎纵横天下百多年,无人能敌,自己法力虽然不逊于儒门三大宗师,但要胜过这天下第一妖,也没丝毫把握。

“黑山老妖!你我迟早要有一战,不过不是今日。”王宪仁语气淡淡,无丝毫波动,到了他这等高手,都是心智坚定如磐石之辈,就算生死在眼前,也不眨眼睛。一青一白两条气流从王宪仁头顶冲出,青气向下,白气向上,呈了龟蛇之形。

青气瞬间化为一头巨大神龟匍匐山顶,龟背就有方圆半亩,十三片巨大背壳青黑颜色,虽然是精气罡煞凝聚,但也活灵活现,似乎真物,却是王宪仁元神显化。

王宪仁肉身干瘪,就坐在神龟嘴中。又有一道元神化成一条灵蛇,长达千米,粗如水桶,浑身洁白晶莹,张牙舞爪,漂浮上来,盘绕在黑山老妖宝座前,凌空俯视,凶威信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