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天魔(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昆仑虽然远在西域,但地脉浓厚,为华夏龙脉之宗,自古便有无数修行之人在其中采炼精气修炼元神,发展到如今,隐然成了门派,依山划分为东西两脉,这飘梅仙子秦良玉自幼上山修行,如今虽然元神未成,但百脉都通,剑法精妙,更有许多昆仑仙术,与江湖上许多成名已久的老一辈都不相上下,是东昆仑一脉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

江湖上的门派多不胜数,但最为鼎盛,赫赫有名,为天下百姓知晓的正道却屈指可数,第一自然张三丰所传的玄天升龙道又名武当,其余少林,峨眉,青城,华山,九华,崆峒,昆仑,天师道,茅山,几大儒门书院,如岳麓书院,白鹿书院等等。

那张啸天传自天师道,尤其精擅符法神咒,其中有许多秘术高深莫测,天师龙虎符术,天心五雷正法,都是无上荡魔的法门,那白莲教主徐鸿儒本是白莲教中一舵主,就是曾经偷学到这门秘法,碰到些奇遇,炼成之后,一举成为高手,争得教之位。

但如白莲教这样的教派,虽然广大,但却为朝廷不容纳,属于见光死,却不在其中。

其余邪门外道,妖魔巫蛊,猛鬼精怪,魔头,僵尸,散仙,剑客,西藏密教,海外散修岛主,朝廷大将兵家高手,诸子百家传人,各山小门小派,虽然多不可数,其中并不缺少绝顶高手,但被百姓不知,不象各大正道门派脍炙人口。

左道之中,鬼王曹操的铜雀魔宫也能排上号,更有那虚无缥缈,秦陵之中的祖龙魔殿,南海黑迦山魔龙宫,云贵十万大山天蚕岭赤蛊山寨,湖北云梦泽中的楚城,苗疆深处的盘王寨,五台山邪剑宫,等等。自然,天下第一魔宫却是长白山摩天崖黑山老妖居住的七杀魔宫。

王钟这一月来,处在北邙山鬼巢之中,一面修炼元神,祭炼妖法,增强实力,一面细想天下大势以及未来,当今天下,奇人异士,门户派别多如过江之鲫,各种法术神通法宝器物多如恒河流沙,都隐藏在这大明天朝的统治之下,为即将纷乱的世道,更是添加了无穷的变数。

历史的轨迹,便是满人夺了天下,爱新觉罗氏逐鹿大统,这般情况,王钟是万万不能允许的,但现在形式,正缓慢的朝这一面发展,王钟竟然一点改变的办法都没有!如有黑山老妖那样的神通,或可有所建树,现在的王钟,只不过是元神初成,在江湖上虽然算上了高手,但离宗师的距离,还差了十万八前里,不十分乐观。

暗想良策之事,细微的破空之声由地下传进了王钟的耳朵,知道有人进了北邙山,并且是朝自己而来,连忙运起元神化为一股黑烟漂出了墓穴。

刚刚一出墓穴,就见一女四男飞掠而来,宛如巨鸟翱空,滑翔过树林顶端,落到山前。

“哪里来的妖魂,竟敢捣鬼!”

却说秦良玉四人朝西峰顶上来,飞掠之间,速度极快,百十里崎岖的山路,踏行在树尖,如履平地,不一会就到。张啸天一落到山前,就见一蓬黑烟从洞里冒出,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暴喝一声,运起口诀,手上便多了一张金光闪闪的符纸,运气一吐,当空一掷,就化为一个金黄颜色的大霹雳脱手而出,震得地洞山摇,土石崩裂。

喀嚓一声,一块人高的卧牛石被张啸天以天心五雷正法中的金光神雷劈成碎片,那篷黑烟已经是无影无踪了。

天心五雷分为白,红,黄,金,紫五种境界。

白光神雷最弱,紫府神雷最为强悍,运到及至,紫光雷霆成风云龙虎,覆盖方圆数里之地,威力无穷。

如若使出,就算河间王这等老鬼,挨上一记,也要魂飞魄散,但当能修炼到这个地步的,也只有张啸天的老子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

张啸天本来只有修黄雷,但来时张国祥与了他三十六道接引雷光符,先以天师道仙术凝聚雷霆之力于其上,祭出之时,只要默运元气,立刻便可发出更高一层的金光神雷。

“秦师姐!想必是河间王老鬼妖法,我们是闯进去还是将老鬼轰出来?”张啸天略有得意。

“且慢!”秦良玉看了看四周,只见乱石之中,散落着零散的骸骨,没有干枯,略带新鲜,空气中还隐隐弥漫了吃食的香味,秀眉弯曲,面如冰霜,“这四周怎么多了这么多牛羊骨头?还有烟火之味?难道鬼也要吃喝不成?”

却说王钟遁出元神,刚刚漂到墓穴之外,就见一人暴喝,金光霹雳接连轰来,知道不好,自己元神初成,虽然经过一月凝聚,已不怕天风,但万万经受不起雷法的轰击,看出这个年轻人所发雷光居然比燕赤霞的还要凛冽,立刻将元神散化,从地表飘进洞中,依旧窜回肉身。

“这几人是什么来头?来北邙山搅扰?”王钟想了想,把斗篷罩住头发,一身黑麻大衣兜住双手指甲,把赤霞剑也兜在其中,带了一葫芦九幽阴磷砂背在背后,随后关闭了墓室,依路上来。

“墓穴之中机关甚多,我等下去,若中埋伏,大是不好。”两个年轻道人略微紧张的盯住洞口,“刚才动静,定然惊动了河间王那老鬼。”

秦良玉突然脸色一变,用手一指,“去!”

锵!寒气四射,光影鉴人,梅花古剑脱鞘而出,化为一条白光在空中翻腾挥舞,恰似洒了一天的光雨雪花,人又一身白衣,站在光雨之中,就仿佛一株婷婷玉立的傲雪寒梅,当真美尽天下。

梅花古剑一射进洞中,突然洞穴中飚出数十条游丝般的青光交织成网一兜过来,梅花古剑正好射进网中,两相碰撞,叮叮做响,火花四溅。

“三阴戮妖刀?”秦良玉刚刚听见动静,以为是老鬼出来,便祭出梅花古剑率先刺杀,哪里知道,却被青光敌住,觉得这青光虽然肃杀,却不似老鬼的手段,仔细一看,立刻认出闻名天下的玄天升龙道六大秘法之一。

“洞中是何人,我等乃东昆仑弟子,还请出来相见。”两个道人见秦良玉收了梅花古剑,连忙出言。张啸天也吃了一惊,死死望住洞口。

只见洞中出来一人,打扮竟然是前所未有的怪异,黑衣罩住全身,漆黑的斗篷把头都罩住,连脸都看不清楚,背后背了个巨大碧绿的翡翠葫芦。

“你是谁?可是玄天升龙道弟子?”看见来人这般怪异,饶是秦良玉也忍不住惊讶万分,此地分明是河间王老鬼的墓穴,如今却钻出一个人。都令人匪夷所思。

“你们是昆仑弟子?”王钟一踏出来,露出半张面孔。

“这人好快的身法!”见王钟也是个年轻人,场中的气氛顿时缓和起来,秦良玉锵一声,将古剑归了鞘,多看了王钟几眼,刚才王钟一踏过来,仿佛缩丈成寸,几人都感觉到无比惊讶。

“我姓王,西峰河间王连同百鬼都被我斩杀,你等昆仑弟子是为何事来?”王钟看了看秦良玉几人,暗暗运起玄阴秘魔大法,“燕赤霞!你可认识面前几人。”

“好似是昆仑女弟子之中的楚翘,江湖人称飘梅仙子秦良玉,旁边那人我曾见过,便是张天师之子张啸天。此次居然都上北邙山来,难道?”

“还吞吞吐吐,真火炼死!”

“此事与鬼王曹操有关,我也不尽情知晓!”燕赤霞生魂在剑中,本来受了九幽阴磷砂的污秽,亏得王钟用灵药熬水洗炼,才保住性命,没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如今被王钟所制,只有听命于人。

“你姓王?”王钟这回答十分巧妙。玄天升龙道祖师王宪仁乃是当世绝顶高手,大宗师,就算是昆仑两宗掌门天尘道人,天风道人,天师道教主张天师都是不及,王钟又会三阴戮妖刀,又姓王,立刻另几人心中想了一大圈。

“原来是王师兄灭了老鬼河间王。”秦良玉点点头,“玄天升龙道不愧第一大正教,张三丰真人风采千古流传。”

当下气氛缓和,看看天时,已到了正午,几人席地而坐,拿出干粮填肚子,张啸天一味向秦良玉讨好,秦良玉只是一脸冷冰,不假颜色,王钟却与那两个道士谈开,知道了几人的来意思,心下未免有了念头。

“王师兄可否与我等一起降魔?”秦良玉突然对王钟发问。

王钟想了想,双手指甲在袖袍里面动弹一下,“也好,正好见识一下鬼王曹操的神通。”

“对了!王兄击杀老鬼之后,墓穴之中的财宝如何处置的?”张啸天突然发问,面是似笑飞笑。“王兄好象一直都待在墓穴里头?”

王钟听见这话,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正要说话,突然南北两面传来一声尖利吼叫。

“师叔他们发动了!”唰唰,张啸天四人连忙站了起来。

王钟心中一动,连忙朝天上望去,只见明煌煌的日光中现出一簇墨绿烟云飞驰而来,那烟中裹着一个高大僵尸,通身墨绿,瘦骨嶙峋,长臂长爪,红睛似火,边飞边厉声嗥叫,一声高过一声,瞬间就飞近,眼看朝西峰落了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