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天魔(下)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穹荒青龙旗青光突然散去,就连漫天黑气席卷下来,把张啸天吓了一跳,连忙将手一挥,发出金光神雷,当空一个大霹雳震散了残余的磷火与黑烟。就见王钟抓住秦良玉,顿时吃了一惊,正要将所有的龙虎雷符都施展出来,将王钟震死。突然见一圈黄光夹杂淡红的血气被黑煞大手捕住,拦挡在面前,对面福王又软软瘫了下去,知道是朱常洵的生魂。自己如若出手,必然要将这生魂震散,立刻就犯了大罪。

这一投鼠忌器的犹豫,地下突然涌起一股黑烟,显化成人,眨眼就缠绕上身,随后浓浓刺鼻的气味传进了鼻子,头脑立刻发晕,大叫一声,身体遥遥欲坠,最后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原来王钟修成黑煞元神,虽然火候不足,但可聚可散,最为灵活不过。暗暗散进地表,无声无息,袭人于无形,只要缠绕上身,人立刻遭受黑煞气侵袭。重则全身糜烂化为脓血,轻则也要毒入经脉攻心,肉身被制,不能动弹。

秦良玉修昆仑秘法,本来有许多手段可以施展,奈何王钟的妖法诡异,又修成元神,最近凝聚黑煞罡气,不畏飞剑,加上那九幽阴磷砂乃河间王耗费多年鬼力修炼的法宝,天妖真身又异常快速,一下失手,被元神侵入剑光,黑煞气入体,立刻被擒。

王钟催动魔音荡魄的妖法,威胁福王朱常洵,那朱常洵本就爱极了秦良玉,苦苦追求,见爱人落入人手,本就大惊,又被王钟威胁,语气中蕴涵魔音,由不得他神智不动摇。立刻收了穹荒青龙旗,刚刚还要摆上一摆皇家身份的气概。却被黑煞擒拿大法配合玄阴秘魔大法收走了生魂,身体突然失了生气,软软的垂下。

这一瞬间,将三人都制住,王钟擒拿大法一抓,黑气弥漫,已经将穹荒青龙旗抓到手上,只见这面大旗青光盈盈,非丝非麻,不知是什么材料,旗上一团青气游动,聚成五爪青龙形体,盘绕威踞,凛凛一股如狱如海的神威扑面而来,令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是个好宝贝!”王钟见了,就势插在身边,头发裹住的秦良玉中了元神黑煞,脸上隐隐浮现出一层黑色,显然正在苦苦支撑,勉强开口怒道:“你是何人?这等妖法不是玄天升龙道手段。你不要伤害福王!”

“本不想动手,但你等无事自找麻烦,怪不得我。这姓朱的烦躁,我便收了生魂,若我心情愉快,还有生机,你如还烦躁,我便将他与你一同用真火炼死。”

“妖人!”秦良玉怒目圆睁,突然冷冷发笑:“这北邙山早被昆仑天师两教包围,你能出去?你若害死福王,天子震怒,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虽然妖法通玄,但天下之下,仍旧无你容身之处。”

“你法力比那长白山摩天崖七杀魔宫黑山老妖如何?天子一怒,立另三大宗师与之决战关外,落个形神俱灭的下场,你若放开我等,使福王生魂归位,立即下山,我可亲手许诺,朝廷绝对不会找你麻烦。”

“哪有这么便宜,”王钟听得有趣,“照你这说,我杀死你两个师弟不是白杀了?你昆仑大门大派的,也不会找我麻烦?”

“两位师弟被你杀死,我自然要负全责。”秦良玉依旧冷笑,一双眼睛紧紧盯住王钟,带有挑衅的味道,“此事了过之后,我自会在三年之内,一人擒你回昆仑,若三年之内不能擒你,我便任你处置,绝不反抗。你若有这胆量,便与我做个赌约。你若无胆惧我,一切都休提,你也恐怕出不了这北邙山!”

“你这女人,倒有些算计。”王钟笑了两声,“只是可惜,你还没这个资格与我做赌。儒门几大宗师终究有一日要全部死在我手里,不过你这一说,我若杀你,反见小气,看看你以如今的修为,怎可奈何得我。如今我不但不把你怎样,还要助你等布阵降伏曹操!”

说话之间,用手一指,又有两团血光从地下尸体中飞出,变幻不定,却是王钟将令两个死去道人的生魂抓了出来,三团生魂在空中盘旋,发出啾啾的声音。

王钟头发一紧,秦良玉随后晕了过去,拔起一根头发,折成数截,制住了她周身的穴道,才放进洞中躺下。不在理会这女子。

“朱常洵!速速告知我这穹荒青龙旗的用法!听我号令,才能保全性命,如若不然,你们都要被我真火炼死。”

王钟两眼之中,绿光闪动,将玄阴秘魔大法催动,一手按印,一手五指叉开,有熊熊火光闪动,罩住三个生魂,不大一会,已经考问出了想要知道的东西。随后,又如法炮制,逼问了张啸天,又从张啸天身上搜出二十八道金光闪闪,只有三寸长,二指宽的金符。

只见那金符上面绘满了风云雷电,一龙一虎在风云雷电中奔腾追逐,用手去摸,便浑身酥麻,如中电击,知道是天师教秘炼的法宝龙虎金光雷符,本来有三十六道,被张啸天用去八道。

此符是张天师用精血凝聚五雷玄气画成,能沟通大气中的雷电,发出金光神雷,本来交与自己儿子防身驱魔,与自身修炼的天心五雷正法配合,威力至大,能破一切邪魔。

王钟不会五雷正法,知道炼这法有许多禁忌,更要花费许多功夫,数年都不成,自己还有许多妖法要炼,没那个功夫。这符本就神妙,虽然没五雷正法配合,威力略小,但仍旧有许多用处。

“妙啊妙!这旗果然玄妙!”王钟逼问出穹荒青龙旗祭炼的法门,仔细琢磨,顿时暗喜,原来此旗乃是穹荒神木炼成,天生就带有万古不化的青龙玄气,滋养万物,被工部之中一位农家宗师炼成青龙形体之后,那青龙乙木玄气不但可以防身克敌,更可显化青龙神物,与元神暂时相合。

如此一来,遁出之时无论遇见多厉害的敌人,先可以此旗上的青龙做为替身,还可借此来抵挡别人的法宝飞剑。

当日张居正持了这旗,才得以与黑山老妖周旋许久,可见厉害。

把两个昆仑道人的尸骨化去,生魂封进赤霞剑中。王钟手一挥,又将朱常洵与张啸天的生魂打进肉身之中,取出两根头发,插进两人天灵盖中。

“你敢对本王下毒手?”生魂被抽出,元气耗损过重,朱常洵翻坐起来,喘息几声,只感觉浑身无力。看见王钟这摸样,大吃一惊。

“你中了我的玄阴阿屠发针,若还烦躁,我一念之下,发针立刻爆碎,延经脉血管攻进心窍,立即毙命。你三人都立刻没命。”

原来王钟修炼玄阴阿屠,这银发已经炼得与元神相合,插进对方穴道中,只要对方一有动弹,自己心念动弹之下,银发立刻碎成数皆,攻进心脏。使人毙命。

“你到底要如何!只要你不把秦妹伤害,你要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朱常洵终于看清楚了王钟真面目,银发乱舞,指甲狰狞,不似常人,料定是喜怒无常的邪魔妖鬼,不敢再出威胁之语。

“我自有主意,你休得罗嗦,只要守住西峰,照样布置大阵,如有来人,打发走便是。如若助我成了大事,我说不定会成就你与秦良玉的好事。”王钟狞笑一声,提起青龙旗转进洞穴中去了。

“你到底把秦妹怎么样?”朱常洵抢进洞中,就见王钟指甲一伸,“我早已绝了爱欲俗念,只要你乖乖听我话,才能保得她的性命!”

“好好好!”朱常洵深深看了秦良玉一眼,“你把秦妹叫醒,我要有话说。”

“烦躁!滚出去!”王钟哪里肯与他落罗嗦,手一扬,黑煞大手又劈面抓来。朱常洵连忙跳出洞穴。

“你不可妄动!”外面张啸天也醒了过来,朱常洵怕他惹恼了王钟,立刻下令,“你们怎么认识这妖魔的?”

张啸天也中了玄阴阿屠发针,心中叫苦,突然树梢上人影闪动,落下两个老道。

“福王爷!”两个道人行了一礼,“王爷先回山下驻扎,这北邙山虽然被我等封锁,但明日鬼王有劫,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为了安全,王爷还是小心的好。”

“良玉呢,怎么不保护王爷?”

“本王有穹荒青龙旗护身,也无妨碍。”朱常洵生怕惹怒了王钟,连忙道:“秦妹与两位师弟进洞盘算河间王财物,你等且回,本王自有安排!”

一连打发了几批前来询问的昆仑长老,王钟在洞中都听得清楚,这些昆仑长老都知道这位王爷对秦良玉有意,到最后识趣的不来打搅。

“原来你用心如此歹毒!”秦良玉悠悠醒来,猛见洞中青光乱窜,现出一条青龙,王钟正运元神缠绕住青龙。显然要耗费精神元气,暂且将元神与青龙相合。

“不错!你等既然算计,我自要收渔翁之利!那曹操天魔元神凝聚,遭受雷劫过后,虽然衰弱,再中你等埋伏,也未必会被降伏。等我运元神与青龙相合,立刻强大十倍。”

“妖人!”

“笑话,难道曹操是家养的?只准你等降伏,不准我染指?”

秦良玉顿时语塞。

转眼第二日,还未到正午,整个北邙山突然乌云滚滚,狂风呼啸,天昏地暗那极高的空中,电蛇闪动,闷雷翻滚。

王钟运转元神正到了紧要关头,突然天崩地裂一声巨响,随后大雨倾盆,地皮猛的哆嗦起来,随后一股强大到几乎无边无际的凶霸气息从地底深处弥漫上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