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迷信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曹操修他化自在天魔波旬经,凝聚九幽黄泉之煞气,千年凝聚,日夜参修,终于九转功成天魔元神,成就奈何天魔珠,可化为奈何之桥,只要渡过天劫后,将此珠于自身真魂合一,立刻元神化身大自在天魔主波旬。元神有天魔妙用,神通广大,来不知其多来,去不知其所去,他化自在,一心之间,无多不达,当真是无上魔功。

只是这九幽黄泉之气异常诡异,天地间的煞气亿万之种,像王钟开始修炼的黑煞元神所采集的黑煞之气就存在地底。以意念沟通,收摄进经脉,再以本命精元锤炼,合二为一。

但九幽黄泉之气却根本不存在于地球之上,乃是来自遥远的宇宙深处,一个不知明的出处。就如朱雀七宿星辰一样遥远,一样不可琢磨。

这煞气成奈何珠后,要受九天雷劫陨石天火,曹操只有将真魂遁出,免得在抵挡天劫时候伤了本源,但这个时辰,正是最为脆弱的时辰,天魔元神所化魔珠没了真魂的控制,最容易被人夺取,那张国祥,天尘子就是看中了这点。才千辛万苦布置下阵法,最后带齐了法宝,以元神前来夺取,却被王钟看准时机会,捷足先登。

元神与穹荒青龙旗合一之后,王钟立刻强大十倍,青龙元神一卷,取了奈何魔珠,带起自己的肉身,随身携带的法宝破空就走。

从进到场中,到离开,也不过是几个回合,来得快,去得也快。

那天尘子刚刚被一大片磷火包围,暗叫不好,运起昆仑秘法《乾元造化经》中的神光,元神一个鼓荡,飞出一团青盈盈形似葫芦的光,满空照射,青光所到之处,磷火密集如雨般的落下,旋转了一圈,所有阴毒的磷火雪碰阳光似的化尽。

破去九幽阴磷砂,天尘子也觉不好,猛见青龙冲天而上,就听张国祥急叫:“奈何天魔珠已被妖人夺去,这妖人以不知道何时潜伏在山中,夺了穹荒青龙旗,我去西峰看看福王与啸天,你速去追赶。”

天尘子一听,直气的三尸神暴跳,怒吼一声,运元神破空追去,哧啦一声,已不见了踪影。

“此天魔被曹操祭炼千年,不知耗费了多少精元,早已经炼得灵通感应,若是平时,除非将他杀死,否则休想夺到手里。饶是如此,只要曹操恢复元气,仍旧可以运转法力收回,我如今神通不足镇压,非要借助外力不可!若有七条强大的元神供我驱使,我便可以设置七杀法坛,以无边杀气镇压住这天魔珠。”

王钟一冲上极高的空中,此时天色漆黑,四面不见亮光,就是一条青龙划破长空,极为耀眼,但王钟毫无办法。

曹操渡过天劫,极为虚弱,又受昆仑,天师两大掌教的围攻,本来就无暇顾及,又被王钟以玄阴秘魔大法一时震住,王钟正是乘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收到了手,但是魔珠虽然到手,却还要经过本命精元祭炼,少则数月,多则两三年,才能修成身外化身的神通,一举晋升为绝顶高手。

在这其间,只要曹操恢复了元气,则可用心灵感应,将此珠连同天魔四宝都收回。若在祭炼之时,曹操突然感应,一个不好,珠就破空飞回,落个竹蓝打水,还平白结识一个天大的仇家,这买卖,就是王钟也不愿意做。

所以,王钟现在需要设置法坛来镇压这珠,然后修炼,只要炼得与元神相合,修成身外化身,就是曹操亲自前来,也夺不走了。

黑山老妖,统领千山万水,为当世第一,其中法术多为玄妙至极的法门,自然有收摄镇压法宝器物的法门。其中七杀玄坛,朱雀魔幡就是其中最为强大的法门之一。

取七条强大的元神,封印在七只幡上,再摆设成七杀之阵,组成法坛,驱使这些元神修炼凝聚朱雀七宿的星煞,炼成之后,七火七杀,立刻交织成朱雀神鸟,威能如狱如海,就是这奈何天魔珠,也可镇压在其中,不怕曹操收走。

只是哪里去取这七条强大元神,炼成元神之人,都异常强大,哪里那么容易对付,更何况将对方元神收取?

漆黑的空中,方向不明,王钟决定还是先寻一地,使出五鬼搬运术将西峰的财宝搬出,运到吕娜与自己妹妹那里,再做打算。

突然,身后剑风呼啸,同样一条青光怒吼而来,王钟一见,立刻认出是东昆仑掌教天尘子,自己元神化成青龙,在空中尤为明显,对方自然见得到,立刻追了上来。

“自己元神驱使了肉身,飞行不及对方快速,若被追上,对方为东昆仑掌教,元神凝炼,剑术高超,鹿死谁手,尚难预料!日后再与此人纠缠便是!”

想到这点,青龙突然一摆尾巴,如流星般直坠而下。

天尘子正运元神追赶,突然发现前面那条青龙,知道是夺取了奈何天魔珠的妖人,连忙要运玉清神剑斩杀,突然见对方陨星般的落下,只一闪,就不见踪影,顿时暗吃一惊,元神也朝下面落去。

却说王钟在半空中猛一抖,元神突然化为一条黑烟钻进肉身,那条青龙也钻进了旗中,立刻光华黯淡。一落到地面,就听水响,吼声连连,奔腾澎湃,两眼之中绿光一闪,只见连天水汪洋,滚滚浊流,一条大河拦住去路,那水异常湍急,水带有一股异常的黄色,泥沙俱下,看这情景,便知道自己来到了黄河口边。

此离百邙山,已有了两三百里之远。

王钟将元神与青龙分开,光华顿时隐藏,就见天上天尘子元神疾落下来。

“青龙开路!”将青龙旗一展,河边的激流立刻分开,王钟踏进水中,下沉到水底。这时,天尘子元神落下,就漂浮在黄河水面四五丈的高处,四面展望,没发现蛛丝马迹。

“这妖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王钟早落进河中,天尘子没发现,张口一吐,那团葫芦形的青光又射出来,满空环绕,整个黄河水面上四五里上下,都一片通明。只见滚滚浊流,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天尘子心中一腔愤怒无法发泄,突然一声长啸,穿云裂石,一扬手,手中的玉清神剑狠狠的斩在水面上,顿时浊浪排空,剑光缭绕之间,水花激荡起十米来高。

“堂堂东昆仑掌教,怎么拿黄河水出气?”

“嘿嘿,嘿嘿!”“桀桀,桀桀!老杂毛,你等无顾冒我北邙山,夺取我等墓穴财宝,想不到立刻就被碰上,可谓是报应。”

天尘子正准备以先天神数推算王钟的位置,突然凭空刮来一阵阴风,随后鬼影幢幢,磷火缭绕,当空出现三个鬼怪。

其中一个,穿古唐装束,金缕玉衣,五爪蟒袍,只是脸色惨白,白发獠牙,带一冲天冠。另外一个鬼怪,却是一高大僵尸,全身墨绿,烟火包围,最后一个鬼怪,也是一团金碧光气,隐隐聚成一个清瘦的道人,似乎修道之人的元神,只是这元神阴气深深,完全没有阳魄,一看就是僵尸鬼道的修炼者。

“李显,无馗,玄辰?”

“你等妖孽鬼怪,原来还徘徊在附近!莫非乘贫道元神离体,要来打秋风不成?贫道这玉清神剑,今日还未开锋。你等财宝深埋地下,不见天日,就如废土泥沙一般,眼下灾荒连连,黎民艰难,我等受大明天子之托,挖掘财宝补充国库,救济百姓。你等身为鬼怪,本就是异类,如今还要阻拦善功,不积天德,莫就不怕天诛?”天尘子一见,顿时心中明白,这乃是自己昆仑,天师两派扫荡北邙山时赶走的三大鬼王。

那玄辰被毁了百炼的僵尸之身,急切之间,找不到好的法体,只好以元神显化。如今一听天尘子此言,顿时哈哈怪笑:“哪里有什么天诛,我听传闻,黑山老妖曾以元神游月,游荧惑,发现我等存身的星辰之渺小,太虚广宇之中,全部都是无尽的星辰,哪里有什么天庭月宫,也没你道家传闻的什么三清尊神,玉皇大帝。黑山老妖也曾有言语,那些天劫,都是我等修炼功法,聚集煞气,引动太虚之间的平衡,或凝炼心神,引发幻想,你却拿这语言威胁我等,当我等是三岁小孩,无知百姓那般迷信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