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天魔四宝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无知妖孽,上天尊神渺渺冥冥,散于无数太虚之中,你等邪魔纵然法力如何高强,也不过是蝼蚁一般的角色,井底之蛙,又怎能窥见知晓上天诸神的奥秘,那黑山老妖自持妖法,妄自尊大,如今已然受了报应。你等劫数也自不远了,只看今日能否在贫道剑下超生否?”

天尘子听后,冷笑连连,元神上那团葫芦青光又升腾起来,照得黄河水面上一片青莹,那昆仑秘传的玉清神剑祭在空中,千万重剑影呼啸,锐风凌厉,全部朝三鬼席卷过去。

玉清剑法全力施展开来,匹练似的剑光翻翻滚滚,黄河水受了剑气波动,越发奔腾呼吼,水沫都飞上半空,一些浮鱼也被卷了上来,当空被剑光一绞,立刻粉身碎骨,腥味扑鼻。

“一派狗屁之言。”李显,无馗,玄辰三鬼一见对方剑势凌厉,料定不好对付,只是三人围攻,也不怕这老道,玄辰在北邙山被斩了僵尸之身,虽然日后不好修炼,但如今首先就没了顾忌,一声厉吼,元神化为一条金碧怪爪,朝剑光中就抓。

天尘子冷笑一声,用手一指,一口元气喷出,剑光纷飞之间,却把玄辰元神斩成数截,但那元神却并不因此受损,反而分成数十团金碧光华,又化为怪爪,其中还发出唧唧啾啾的鬼声,潮水般缠住剑光。

“这僵尸修炼茅山阴符经,虽然没什么法宝,但元神百炼,飞剑难诛,虽然不能奈何于我,却也难以将其杀死。”

天尘子知道僵尸鬼道,失去了阳魄,修行进展比人要慢上数倍,尤其天性被阳光天雷所克,更有许多法术法宝不能修炼,往往一个百年老鬼,却对付不了修炼十多年二十年法术的人。

但这些鬼大多数不修法宝法术,专心磨练魂魄,更能修出元神鬼身,并且元神鬼身精气所炼,来去如电,飘忽闪电,要击退容易,要杀死却是万难。

那河间王就是因为炼那九幽阴磷砂,耽搁了许多功夫,落了个飞灰湮灭的下场。

而此时,运元神去抓剑的玄辰却是另一番心思,元神一涌进剑光之中,只觉冷气深深,一下将自己斩成数截,用力聚合,居然有些吃力,知道对方剑乃昆仑纯阳真罡所练,斩中元神,消磨耗损本命精气。不过自己洪武年间就修炼阴符元神,精气浑厚,也不怕这点损耗。

“不如一举冲破剑光,运阴符戮神术,去伤这杂毛元神!”

“乾元造化!”天尘子见玉清神剑只能伤这僵尸元气,不能一举将其杀死,对方悍然不惧,冲击剑光,若让其缠绕上来,自己只得同样要用元神去拼,虽然也不见得吃亏,却身立险地,有些不值。立刻将那团葫芦青光飞出,当中一指,也裂成数十团,朝剑光中的元神撞去。

啪嗒一声,两两撞击,对方元神果然被击散,一声厉吼,化为千百金碧星星,朝外乱飞,滑开三四里开外,才蜂拥凝聚。

洛阳王老鬼李显,僵尸无馗见一个照面,玄辰就被天尘子的乾元造化金丹所伤,都暗叫厉害,催动法术,各扑了上来。

这乾元造化金丹乃是修炼天尘子修炼元神时,又采集大气中的天金玄气,与元神同炼,等到了火候,同样可修成身外化身,凝成一尊金甲天神。

只是现在这金丹还呈现青色,显然是火候还没到十分之一,还要两百年功夫的苦炼才能成金色,尔后更要坐十年死关,才能在葫芦中蹦出天神。

饶是炼成,也远不如曹操的他化自在天魔,所以他才费劲心机去夺取,倘若到手,立刻抵自己四五百年苦功。更有日后元神大成,可以依仗此抵挡外劫。

那僵尸无馗见对方剑光厉害,自己虽然是僵尸之身,仍难抵挡,如若在战斗中毁去,又得要寻觅上好的法体。

自己这僵尸身体已经锻炼百年,只要日日吃进血食,便可生出大量元气。若换一个凡人的驱壳,肉身没经过锻炼,纵然大补,元气也少得可怜。完全没有用处。

当下无馗张牙舞爪,一声咆哮,也是一道金碧光华射出,肉身落下飞坠,扑通一响,咕咚咚沉进黄河底躲藏去了。

黄河底。

泥沙翻滚,暗流激荡,放眼望去,四外茫茫,王钟举起穹荒青龙旗,旗上顿时青光四射,把周身三丈之内环绕成一个包围成一个青球,青球之中,滴水全无。

知道这穹荒青龙旗有避水的功能,越往下面,水压越大,青光也就越来越盛,只是行动有些阻力,好在王钟天妖真身,气力极大,走得十分顺畅。

往下落了几十米,已经到了河底,水渐渐的没表面那般浑浊,青光照耀之下,隐隐可见几十米开外的景物。

王钟运起天妖真瞳,只要有光照耀处,无不清晰映在眼里,只见河底也弯曲不平,腐泥堆积成丘,延河靠岸的岩石之间,更有许多漆黑的洞,或大或小,小的只如拳头,大的竟然如山洞,比人还高,里面漆黑幽深,不知道里面有藏些什么。只不过这些缓水处鱼虾蟹密集,尤其是黄河鲤鱼,又肥又大,摇头摆尾钻来钻去。

“那天尘子怎的还不下来?”王钟走了片刻,来到河床一个石洞面前,洞中浅薄,内积淤泥,两三米深,刚好够自己存身,把青龙旗一插在洞口,洞内的水立刻被逼了出去。

就在这黄河底盘膝坐了下来,不见动静。

突然,王钟心灵生出警兆,袖袍里面黄光一闪,奈何天魔珠居然跳了出来,连带天魔四宝,朝着青光外就钻,似乎要破空而去。

“青龙!”王钟微微吃了一惊,连忙用手一指,张口就是一股元气喷在旗上,旗上那条青龙立刻飞出,缩小成两三尺来长,在洞中飞腾旋转,死死缠绕住要飞走的奈何天魔珠与天魔四宝。

五样法宝就在这洞中缠斗,那珠仿佛被什么力量牵引,滴溜溜旋转,但力量不足,被青龙缠住,飞不出去。

王钟这才正真看清楚摸样,只见那奈何天魔珠大有碗,通体晶黄,宛如一块亿万年的琥珀,只是珠中黄云滚滚,刚刚盯住一看,心神想象之间,珠内立刻变幻出无数光怪陆离的场景,显诸恐怖。令人心神摇晃。

随后耳朵之中立刻传来一股霏霏靡靡的声音,时如虫鸣,时如鸟语,时如儿啼,时如鬼啸,时如最切近的人在唤自己的名字。

与此同时,口中酸甜苦辣一起涌现,百味都有。

刹那之间,口眼耳鼻舌身六贼一起来犯!

“刍!”王钟两眼绿光吞吐出几尺开外,“我心超胜所有,大道都不能阻我!况且你小小自在天魔!”

自在天魔,渺渺无常,无形无质,第一厉害便是随人心动,幻化无量恐怖,只要人一松懈,立刻乘虚而入,万劫不复。

北邙山中央,又被滚滚黄云围住,无人敢入。

那最深处的铜雀魔宫之中,隐隐有几人对话。

“主公,昆仑,天师两道已经退去,只是朝廷大军进来挖掘四峰的宝藏。要不要我等出去追杀。”

“不必,寡人刚刚渡过雷劫,元气精神都损伤过重,不及平时十分之一。现在用黄泉魔雾封锁,他们也休想进来。四面山峰,尽管他们去挖掘。”曹操声音停顿了一下,“那小子居然如此坚定,不愧是黑山老妖传人,天魔都引诱不动,看来等寡人恢复元气,强行收回了!”

两眼绿光照射之下,奈何天魔珠突然停住,幻象全消除,原来刚才曹操想收回天魔珠,强行牵引不成,发动了天魔妙用,想攻散王钟心神,哪里知道,王钟心性最坚,存七杀之念,无不可杀,任何都不侵入。那天魔发动,从口眼耳鼻舌身六贼一起,都丝毫没有用处。

曹操只得连忙停了,如被对方掌握了天魔妙用,反攻过来,显现泥犁黑绳幻象,诸般恐怖,自己都难以抵挡。

心神散退了天魔迷惑,与天魔交锋的一刹那,王钟已经隐隐掌握了其中的轨迹,放眼望去,只见天魔四宝还在不停的纠缠。

这天魔四宝中间,除了魔罗经幢之外,那狼牙剑,骷髅杖,白骨圈,都是白深深的颜色。

狼牙剑通体牙白之色,只有三寸来长,异常精巧,剑柄是个狼头,剑口有锯齿。骷髅杖乃是一根白骨连接一个头生双角的骷髅,这骷髅大如拳头,两眼骷髅之中,黄光闪烁,似乎活物。

那白骨圈就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骨圈,看不出什么好处,只是摇晃之间,幻化出万千圈影,令人眼花缭乱。

惟独那魔罗经幢,最为不同,似一把合拢的伞,又似一个浮屠尖塔,九寸高,分九层,一寸一层,通体漆黑,仿佛铁铸,上面密密麻麻铸了无数经文画像,字如蚂蚁,如微雕,细不可辩,也不知是什么文字。只是上面一幅幅的图画虽然只有指甲盖大小,但人物生动,栩栩如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