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大道如渊海,不在口舌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魔罗经幢上雕刻的,自然就是《天魔波旬经》的全文,那经文字体,乃是天魔秘典,不同于世间的任何文字。传闻上古之时,有天魔从域外飞来降落大地之上,见佛祖如来传法,便施展种种神通引诱佛陀,却缕缕被佛陀识穿,后双双破空而去,如来传下释门,那天魔则留下这天魔四宝,不知道怎么的,却落到了曹操手上,参悟出其中奥妙,修炼出厉害的魔法。

这些传说,王钟是从来不去管他的,这天魔四宝的妙用,王钟原来在七杀魔宫中从黑山老妖口中得知,当年黑山老妖运元神与曹操大战,曹操也运用过这天魔四宝。

“这天魔四宝的材质都不为世间所有,确实是天外飞来,除魔罗经幢另有妙用之外,那狼牙剑,骷髅杖,白骨圈都能伤害元神,攻击无形之身,只是我修成三尸元神,只一念化三,就如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般,飘飘渺渺,就是天魔也奈何我不得。”

“这天妖三尸元神本名一气化三清,只是吾道被阴阳,儒,等百家不容,才称为天妖三尸元神,道不同,即称为妖,他称我道为妖,我道也就索性为妖,不用去争持。”

“当年春秋,那儒家圣人孔丘诛少正卯,正是我道的口味,那沧海桑田的转变,日月轮回的更替,你若抗拒它,它便将你齑灭,可曾有所言语?千言万语都无用,只在一个杀字。大道如渊海,岂在口舌之间?只可惜,现在儒门再无孔丘那样的圣人了,实在可叹!”

回忆起七杀魔宫中上代老妖的话语,以及一些秘密的法门。王钟眯了眯眼睛,两眼之中,绿光闪烁不定,突然探出一爪,破空而出,死死的抓住了当中飞腾的白骨圈。

这白骨圈不停的颤抖,死死的挣扎,要飞出王钟的掌握。

王钟指甲狰狞,全身麻衣鼓荡,念动起玄阴秘魔咒,张口便喷出一股股乳白色的元气,这股元气,是体内储存的本命元气。天妖真身最为奇特,只要大补,便能产生比普通人多数百倍的精血,王钟在北邙山墓穴中大补了数月,虽然每日炼精化气,锻炼元神,那元气也仍然充足。

“玄阴秘魔,燕赤霞!青龙!”袖子中飞出一条霞光,死死卷住空中的骷髅杖与狼牙剑。一条黑气从王钟天灵盖上飞了出来,拥着乳白色的元气,与青龙一撞,骤然融合一起。

青龙再次缩小,只有拇指粗细,一尺来长,青光压缩得刺眼,似乎实质。一飞缠绕在白骨圈上。这白骨圈颤动的越发厉害了。发出嗡嗡嗡嗡似乎钢铁抖动般的声音。

突然,白骨圈一震而起,王钟将右手一伸,这白骨圈喀嚓一声便套在手腕上,似乎一个镯子。只是仍旧的颤动,却飞不出去了。

再用手一指!与青龙合一的元神又飞了出去,缠住那三寸长短的狼牙小剑,纠缠一阵,朝王钟面门疾飞过来。激荡起重重剑影,剑影之中,显现出狰狞的野狼头,都是白深深,冥气滚滚,把王钟一脑袋银发都激荡了起来。

眼见朝面门飞来,疾如流星,王钟微微将头一偏,扑哧!这小剑穿耳而过,一丝精血洒出,正好流在剑上,狼牙剑立刻停了动作,仿佛一个耳坠,穿在王钟左耳垂之上。

一连降伏了天魔两宝,王钟伸手又一抓,摄起骷髅杖,指甲一划,两点精血喷进了这头生双角,也知道是哪种生物的骷髅头的眼睛中,这骷髅本来幽黄的双眼立刻变色,如血染一般朱红,更加诡异。

“天妖血祭,摄魔驱神!”抓起骷髅杖,呼呼抡了一拳,突然一震,这骷髅张口就是一声凄厉的号叫,声音仿佛一根尖刺,要刺穿一切东西。

这声音从水底一路发散,所过之处,鱼虾蟹纷纷死亡,更有那一条条粗大的水蛇,乌龟,从洞里,淤泥里,水草里面浮出,向上漂浮,王钟一看,便知道是震散了这些生物的魂魄。

本来自己的魔音摄魄大法也有这功能,一声呼喝,便可将人元神震散,但是要元神大成才能修炼,现在只能用擒拿大法抓去比垂死之人,或者比自己法力低的人的生魂,要是对方修出元神,落有法宝护体,或事先有准备,全力守护精气神,便值无用。

骷髅杖两只眼睛又由血红转为幽黄,里面射出一缕黄光,细如拇指,照射出去,越远越发散开来,几十丈外,居然粗有水桶,一条条细微的魂魄,现在在黄光之中,随后被散进河水中。都是这些鱼虾死去瞬间的魂魄,十分弱小,远不如人,一现就被散去。

“原来这黄光能照见无形无质的东西!”

配合青龙,消耗了体内大半的元气,终于暂时压服了天魔四宝中的三宝,也是暂时压服。对敌起来,能发挥出一小部分神通妙用,这天魔四宝的真正神通用处,要将奈何珠修成身外化身,显现无上天魔才能完全发挥出来。

魔罗经幢还在空中旋转,王钟已无力去压服了,转身把青龙旗一扯,连同奈何珠都裹住。同时袖袍一拂,收了赤霞剑。

青龙旗裹住奈何珠与魔罗经幢,失去保护,那水哗啦一声,夹带万斤巨力贯进洞来。

王钟猛然一见,随水进来的,还有一具僵尸,又高又大,浑身墨绿,青面獠牙,一头黄绿长毛乱遭遭,随水胡乱飘荡,只是一动不动,双目似乎两个窟窿,紧紧闭上,没半点生气。

“哦!”

原来僵尸无馗在上面与天尘子争斗,怕对方剑气把自己法体绞碎,于是遁出元神,将肉身沉下黄河,本来留有一丝残魂能控制行动,但刚才王钟抡动天魔骷髅杖,发出怪声,一下将这丝残魂震散,这僵尸之身立刻失去了知觉,被水冲进洞穴中。

留在身体之中的残魂一失,上面的无馗元神立刻感应,顿时大急。

“天尘老杂毛剑术着实了得,飞剑又厉害,那乾元造化金丹与元神相合,我等三人围攻,都才打了平手,眼下那水底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居然使我肉身处在险地,莫非这黄河之中还隐藏了水精水怪一流?就算有,最多就是黄蛟一流的蛇类,不成人形,肉身虽然厉害,法力甚是低微,灵智也未开,哪里有震散魂魄的神通?莫非还有修道之人居住?黄河之中,水质恶劣,尽是泥砂,就算是修炼葵水道法的人,也不会如此选择。到底是何等事情?”

元神在剑光之中穿形,天尘子的剑光只能磨去他的元气,却不能将他击溃,还要防止他穿过剑光,元神碰撞,使出阴符戮神术。那洛阳王老鬼李显却不上前,只使出一口巴掌大小的古铜镜,镜面上射出一缕五彩光华,粗如人臂,笔直照射,并不发散。

五彩光华一射进天尘子的剑光之中,玉清神剑剑光立刻缓慢下来,似乎被胶质胶住。

李显身前贵为大唐王爷,身份尊贵,李唐号称道家先圣李聃的后裔,将道教定为国教,天下道士,莫不归附,都被朝廷所养,要田有田,要地有地,要银子有银子。那些王爷,也结识道士,多少学得修身养气的法门,法术。也有不少法器流落下来,这面五彩莲华镜就是当年中唐丹鼎派领袖赵归真所炼。

以风磨铜炼成,内封太华山绝顶的五彩莲花精气,在丹炉中转了数百个火候。

运用元气一发,便射出五色毫光,平常飞剑法宝只要一照,立刻被破,落地不能动弹。

天尘子以一敌三,剑光险些被五彩莲华镜冲散,心中暗暗惊讶,一面奋力催动剑光,一面将元神变化,好突然窜出,配合乾元造化金丹将李显撞死。

李显也暗暗留心,知道自己鬼身,虽然可聚可散,但不如无馗,玄辰两人有肉身时时精养,元神百炼。若被天尘子撞中,纵然不至魂飞魄散,也要失去百年的苦功。是以身体化为一团鬼气在阴风中飘荡,就拿五彩莲华镜四面乱照。

那无馗却是越想,心中越急,突然一声厉嚎,元神之上发出千万点金碧火光,满空乱舞,都朝天尘子扑去。

天尘子见无馗将阴符秘术发动,以为对方要拼命,连忙敛回剑光,往中央缩紧,守护住自己元神,等对方精气消磨差不多之后,再行出手。

无馗发出金碧火光之后,元神猛然朝下一钻,落进了黄河之中,只见一条金碧光,照得水中大亮,一路下沉,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无馗一路朝下,瞬间就到了黄河底,朝自己肉身遁去,突然眼前青光一闪,盯睛一看,只见一条硕大青龙,分开水道,摇头摆尾撞来。

“怎么会有龙?”正在惊讶,猛见青龙头上坐一人,银发飘散,指甲狰狞,自己那僵尸身躯正被提在手上,立刻怪叫一声:“还我肉身!”将元神化为一只金碧怪手探了过去。

王钟见正主过来,突然起身,劈面将僵尸身体掷去。突然手一抖,那天魔骷髅杖又发出比刚才尖锐十倍的叫声。无馗一听,竟然元神涣散,不能自持,大惊之下,赶紧将阴符经中的敛神之术运起,凝炼魂魄,这才好了一点。就要裹住僵尸肉身。

突然,又见对方手一扬,一个白深深的镯子先当头飞出,在水中晃了一晃,顿时化为千万个脸盘大小的圈子,一环一环,铺天盖地的套了过来。

“我元神乃精气凝聚,飞剑都不能伤害,岂怕这个?”

“不对,是曹操的天魔白骨圈!”

那圈当头圈下,无馗正要运元神遁开,哪里知道,圈一上身,立刻箍紧,一环一环涌上,仿佛圈上有一股绝大的吸力,元神顿时紧紧被套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