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杀人放火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离天津城郊外七十里处,靠近海河,有几十亩的一间大宅院,一间一间房屋连接,庭院深深,却不见内头有仆人,只不过时常有一个个精装的汉子骑马进进出出,周围有良田旱地数百顷,都是归宅子的主人所有,但具体主人的来路,连租种田地的佃户都不知道。每年到了时节,只有一个年轻书生与几条大汉前来收租,一言也不透漏。周边传闻,这宅子的主人是京里的一个大官,又有传闻是江南的富商,更多的是宫里东厂公公的庄园。

其实,这是白莲教河北分舵的所在。

白莲教在黄河南北两岸十三省都设有分舵,用来打理各省的生意,白莲教生意极为广泛,牵扯水陆两道,尤其是贩卖私盐,茶叶,偶尔干些黑吃黑的勾当,每年都大把银钱进帐。这些年暗暗积蓄,每年都由各省的分舵运往陕西总舵。

这河北分舵处在天子脚下,主要的任务不是赚钱,而是探听朝廷的动静。如今这天津三卫已经被买通,连同宫里的锦衣卫,太监,甚至宫女,也不缺乏线人。

燕赤霞追击王钟未回,此时,主持这分舵事务的正是宁采臣。

“副教主有什么吩咐?”宁采臣拿起手中的折扇,挥了挥,上次被王钟斩掉的手臂虽然接好,但仍旧活动不便。分舵大厅之中坐了四人,宁采臣,鬼手圣医李天厅,对着另外两个来客。一个穿绿衣,面容阴沉,桌上放着一管旱烟,一个是个大胖子,眼小似王八绿豆,员外郎的打扮。外围六七个汉子穿着黑色劲装,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副教主最近得了秦陵之战先秦方士所炼的三转凝魂丹,在跟随教主修炼一门法术,是凝练元神的紧要关头,年前才会出关。这次你发书信,说发现黑山老妖的传人。教主听闻之后,十分重视,命十三省分舵严密打听,教主自己也亲自出门到了江湖上。这次我们所来,主要是奉副教主之命,将你截获的财宝运回总舵。”那胖子挪动了一下身体,发出嘿嘿的笑声,“副教主最近要购买红夷大炮。还有诸多装备,正缺银钱,你这一笔,真是雪中送炭,日后成事,宁兄弟管居不小。”

“副教主有雄才大略,对天下大势洞悉入微,我自然要跟随其左右!只是那燕赤霞一追而去,数月不见音讯,怕是凶多吉少,如若真个出事……”手一挥,几个大汉抬上满满一盆金饼。

“宁兄弟这个放心,燕赤霞如若身死,这河北分舵之主就非宁兄弟莫属。我等回去,自会向副教主明说。”两人一见金饼,顿时十分欢喜。

宁采臣知道这两人要用金子才能打发,那绿衣抽旱烟的,名为绿皮蛟曾侯,那胖子名为毒财神方圆,两人曾是水匪,后在云贵十万大山天蚕岭赤蛊山寨学艺,拜在寨主天巫魔神常天化的大弟子毒心尊者刘定一门下。学了一身古怪的巫术,神通诡异,被徐鸿儒招纳。

那白莲教副教主不是别人,正是与王钟一同穿越而来的国安十处处长许天彪。他却另有一番机遇,与徐鸿儒结识,使用手段,大展身手,深得信赖,坐了副教主之位。【此人的机缘,后文再行交待。】

“那便是最好,此次所截获的金银珠宝,我已理好了清单,一并交到副教主手里,两位千万小心,不要让右副教主的人知道。为此我还灭了总舵那十几个火枪手的口。”

白莲教中分两个副教主,就如左右二使。

“这是自然。”绿皮蛟曾侯,与毒财神方圆两人点点头。

“金银珠宝连同今年河北分舵上缴的银钱都在地窖之中,我已准备妥当,天一黑就起运。”宁采臣摇了摇扇子。

天黑,园子后面地窖之中,尽是珠光宝气,火把照得一块块的金锭,银锭晃眼,那银都是九成九的纯银,边缘都泛起一层白霜。

“快,快点!”毒财神方圆身体肥肉乱颤,眼睛紧紧盯住这批珠宝。

突然,一声怪叫自天上传来,随后阴风滚滚,令人毛骨悚然。

“燕赤霞,可是这里?”天空之上,王钟被青龙带起,旁边无馗,玄辰,老鬼李显漂浮。

逼问出了地址,王钟见下面火把闪动的大院子,招呼一声,疾扑了下去。

“哪里来的鬼怪,敢到这里打秋风!”毒财神方圆感应到阴气,连忙跃出地穴,就见天上一条青龙,两道金碧光华,三道鬼气直泻下来,见来势凶猛,顿时大吃一惊。立刻念动咒语,取出腰间一个人皮口袋,朝上一拍,骨朵朵冲出一大团黄色的云气,云气之中,隐隐显现出无数的金钱光斑,仔细一看,便有许多密密麻麻比狗虱还小的小飞虫乱飞。

王钟一见黄云,鼻子里面立刻闻到一股醉酒后呕吐出来食物残渣的味道,头便微微发晕。知道是云贵十万大山天蚕岭赤蛊山寨的巫法,名为飞猞金钱瘴。

里面小虫乃是一种名为飞猞的毒蛊,极小极细,养在金钱毒瘴中,专吃人精气。因为细小,数目又多,随金钱瘴飞扑过来,飞剑都斩杀不尽,只要一个扑上身,立刻由毛孔钻进,若遁出元神,也紧紧粘住,吸食本命元气,逃都无法逃,最为歹毒不过。并且那飞猞毒蛊经过祭炼之后,寻常烟火丝毫奈何不得,只有星辰真火,天心神雷几种有限的克星。

王钟一扑下来,身体觉得麻痒,便知有飞猞钻进了肉身,顿时大怒,立刻鼓荡体内的朱雀七杀火围绕经脉转了一圈,把飞猞炼死,同时把手中天魔骷髅杖一摇,怪声四起,耳坠上的天魔狼牙剑也呼啸而出。

啊!天魔狼牙剑一冲进黄云中,就听一声惨叫,王钟又抓了一把九幽阴磷砂洒下,顿时磷火滚滚,漫空飞舞,与飞猞金钱瘴同时消灭。就见地下那毒财神方圆被腰斩,肥油流了一地,死于非命了。

他元神未成,只依仗一身巫宝,法宝又无功,自然抵挡不住天魔狼牙剑。

这一群老鬼,僵尸,天妖宛如饿虎扑食,一抢进了地穴中,那绿皮蛟曾侯,宁采臣,李天厅正要冲上来,猛听惨叫,心中大惊,就见鬼影幢幢,周围的大汉全部扑到在地。地窖之中一片漆黑。

“是你?”宁采臣猛见青光闪现,出现王钟,一眼认出,暗叫不好,连忙发出一阵白雾,就要逃跑,王钟大手掠过,生魂已被收走,肉身也被玄辰占了。

绿皮蛟曾侯早就见势不妙,大吼一声,那旱烟一敲,一下将自己另条手臂打得粉碎,血肉飞起,砰砰炸开,化为漫天血雾,只见血雾之中,涌着七个碧绿的蛤蟆飞也似的朝外面遁去。

王钟一抓,只抓住了三个蛤蟆在手,另外三鬼各抓一个,还剩一只飞了出去,眨眼就不见。

回头再看,这绿皮蛟曾侯的尸体躺在地上,早没了气息。

原来这曾侯炼法之时,把魂魄寄居在七个蛤蟆的身上,一遇危险,立刻使用化血遁法,舍弃了肉身,拥护蛤蟆逃走,只要留住一个蛤蟆,便可感应其师毒心尊者刘定一前来营救,由其师取得这蛤蟆,再收出残魂施展法,九九八一天之后,魂魄依旧可以凝练,再找个肉身附住,一样可以生还,端的诡异。

“妖尊,这人是天蚕岭赤蛊山寨的弟子,那赤蛊山寨天巫魔神常天化的九个弟子,个个护短,却要小心。”

“我岂会不知,等我修成天魔身外化身,便要与常天化决战。”

“你……”那鬼手圣医李天厅见瞬间闯进一伙妖魔鬼怪,刹那就剩下自己一个。突然见到王钟,知道对方前来报复,顿时开口要说话。

“此时不同你罗嗦!”王钟把手一挥,虚抓了一把,李天厅生魂立刻被抓走。

“把这里的金银珠宝都卷起,一起根我去关外!”王钟一声招呼,凭空出现五个鬼,正是在山中守护的赵寇。

“北邙山的那批财宝都被朝廷大军掘走,我们勉强逃了性命才出来,无法带走!”赵寇五鬼突然看见北邙山另外三峰的山主都跟随了王钟,越发战战兢兢。

“无妨,日后我自然要向明廷讨还。”王钟展动青龙旗,呼啦一声,将金锭全部卷起,飞上了空中,其余五鬼交织成一团灰气,连同无馗,玄辰,李显都鼓荡起妖风,一股脑全部卷起,都腾上了半空。

“妖尊,还没放火呢?”无馗道。

“哦!”王钟笑了笑,“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人既然都杀了,那火也放上一把倒也无妨。”说罢,罢头发一摇,千万火星从头上飞出,一落下地,整个院子轰轰燃烧起来。

呼啦一声,一大群鬼破空朝关外飞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