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天道不仁,以华夏为刍狗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上人诸位来得正好,父汗命我等候多时了!”

赫图阿拉城外兵马如龙,烟尘漫天,只见多尔滚身穿一件紫色巴图鲁背心,套崭新黄马卦,头上戴血珊瑚孔雀翎顶子,整个人骑在一匹高大青马之上,乌黑油亮的大辫子垂到马背上。

见到天上元神落下,多尔滚握马鞭,朝天拱了拱双手。

“贝勒,你知道我们要来?”玉树上人元神大白天的落将下来,周围调动的兵马居然不发出一点惊讶,依旧做各做各事,并且个个都勇猛彪悍,铠甲精良,跨刀背弓悬箭。几人暗暗点头:“满州兵将果然训练有素。”

“父汗正与天机岛主易先生与各位仙人在城中议事,上人诸位的事情刚才由易岛主告诉父汗,因此父汗派我等候在此。”多尔滚似笑非笑,眼若明星,纯红齿白,高鼻梁,身材均称,猿臂蜂腰,形象是一个美少年,只是全身透漏出一股凶悍的气息,十分狰狞,仿佛随时要捕食的海东青!

“这里就不是说话的地方,请上人诸位进城!”

多尔滚一横马鞭,七妖相互对望几眼,也跟进了城中。

一入赫图阿拉城,到了城中央,只见一座青石府邸,高大巍峨,上书两个大字,乃满文,为《天命》,这自然是天命汗努尔哈赤的府邸了。

进了府邸,便是长长的通道。两旁都是八旗军,通道尽头,一个巨木建成地大厅,顶如苍穹,里面坐满了人,有僧,有道。有儒,有喇嘛。萨满。当中正坐一人,年近中年,鹰眼如碧,仿佛神相,正是满主努尔哈赤。

“父汗,七位仙长已经来了!”多尔滚啪啪两下,打了马蹄袖。跪地行礼。玉树上人,阴无肠,阴无鸠,酆都四鬼已经飞了进来。看见这情景,大吃一惊。

那座首席的喇嘛,面如白玉,脑后显现一簇佛光,正是西藏黄教领袖。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错,旁边一位清瘦道人,身批鹤氅,星冠高耸,青眉如剑,胡须飘扬。玉树上人也认得,正是渤海天机岛岛主当今术数大宗师易天阳。

其余数人,无一不是赫赫有名的炼气士,如极西阿尔泰山之下哈尔乌苏湖畔老妖猊绝公,唐古拉山纯均法王座下三弟子接天手黎半风,西昆仑棘刺窝阴风魔王巴立明,新疆天山剑侠凌宫山大弟子游龙剑客唐楚侯,狼山炼气士狼王霍旭,还有数人,玉树上人都不认识。不过气息强大。绝非弱者。

“易岛主!”七妖见得易天阳。连忙上来见面,又与在坐的修士都见了面。

“听说你们在合炼那天煞罗喉血焰神罡。怎么闹得这样,连肉身都失了?”那黎半风与玉树上人略有交情,见到七妖都元气大损,显然吃了大亏,不禁惊道。

玉树上人面皮有些挂不住,找一椅子坐了,这才道:“此时一言难尽,我等来此,正是要诸位同道帮忙,更有一件天大的好处与诸位分说。”

“嘿嘿,你等所说,无非是武侯所留的未央宝藏,刚才易岛主以神通推算,此时天下即将大乱,武侯遗宝即将出世,只不过时候未到,你等就在那里穷折腾,自然要吃大亏。”老妖猊绝公又黑又瘦,头发麻黄,脑袋上用一块白巾围了几十圈,似乎哈里发一般。

玉树上人知道这绝猊公早年乃是穆斯林教中的阿訇,精修各种怪异法术,后在阿尔泰山山麓得到一册道书,于是隐居在哈尔乌苏湖畔炼法,时常在西域,蒙古一带活动,与自己打过两次交道,神通还在自己之上。

“诸位前来助拳,本汗感激不尽,今日在城中设宴款待,请诸位入席,多尔滚,你与其他兄弟好生款待这些仙长,等击退明军之后,还要重谢。”

“汗王不必相谢,我等前来相助,乃是顺应天命,积蓄功德,为日后成道所用。”黎半风拱手道,随后一声炮响,奴尔哈赤地十六个阿哥都迎了进来,招呼殿中各人饮宴去了。而努尔哈赤却与易天阳,索南嘉错进入内殿。

“明军来势汹汹,号称四十七万大军,其中不缺深通兵家之道的将领,我满州倾尽国力,也才十万铁骑,胜负难料。”见内殿中只剩下范文程,易天阳,索南嘉措三人,努尔哈赤开口对易天阳问道:“易先生有何良策?”

易天阳笑道:“满主受命于天,绝无败理,前几日蚩尤之旗显现长空,乃王者征战四方之意,满清有三百年国运,此乃天数,哪个能逆?满主宽心就是。这些都是小势,不必放在心上,主要是华夏有两大龙气未断,天下大势依旧不得分明,满清如主中原才有许多波折而已。”

努尔哈赤双手伸出,朝天膜拜,随后起来,鹰眼放出利光:“我也知华夏两大龙脉,一起陕西桥山,一起昆仑过长江流入东海。乃是帝王气数地根本,一日不断绝,外族休想入主中原。只是如何才能使其断绝?使我满洲如主中原?成就帝王霸业?”

“当年蒙主成吉思汗到呼必烈祖孙三代,请高僧八思巴,率密教八大法王,三千喇嘛,念动两界十方金刚大藏真言,对应天数,这才将桥山龙气勉强截断,但依旧只能压住百年。百年之后,被朱洪武派刘伯温,张三丰,铁冠道人等人运无上法力,联手于金陵紫金山上设法,借沈万山的聚宝盆把长江龙气收聚,与桥山龙脉相互感应,蒙族几乎灭绝,明朝兴起。如今满主既然有三百年国运,那要压制龙气三百年,就算八思巴重生,也办不到啊。”

达赖喇嘛问道。

易天阳面色凝重,双眼烁烁生光:“天道无常,自有定数,不是压制龙脉,而是彻底破去!”

此言一出,在场中人都是大惊。

范文程双腿都哆嗦起来:“桥山龙脉,乃是华夏之宗,炎黄之源,怎么可以破去!”

陕西桥山!

黄帝陵!

华夏祖宗所在啊!

炎黄子孙的源头啊!

中华大地五千年文明龙脉!

龙的传人啊!

范文程虽然归附了满州,但终究还是炎黄子孙,听闻这言语,心中如大鼓一般,耳朵嗡嗡做响,竟然分不清东南西北。

“此乃天数,三百年后,再无帝王!”易天阳泪如泉涌,大哭叹道:“我也是炎黄子孙,但我术数一门,识天时,尊天道,不得不为!”

“易先生何必如此!我们都是世外人,依照完了这场功德,便可窥见正果。”三世达赖也感叹道。

“易先生,如何行事?”努尔哈赤等了许多,见易天阳哭过之后,沉声发问。

“此事甚为繁复,桥山黄帝陵中乃是当年黄帝尸骨与大地龙脉相连,要截断龙脉,需要进陵墓之中,把尸骨毁去。”易天阳道。

索南嘉措摇头道:“桥山黄帝陵有大法力封锁,根本无法进入,如何能够毁去黄帝尸骨?”

“拿地图来!”努尔哈赤命道,随后,一副巨大地图悬挂了起来。

易天阳指向陕西桥山,“这是华夏龙脉的源头!”随后手指过太行,吕梁,直达京师,“这是尾部!”

“西方有一教,名为基督!教中有一宝,名为十字星辰杖!只要取了此宝,插进京师中央,钉住其尾,再由达赖倾教中全力,再念两界十方金刚大藏真言,改变太行,吕梁二山的地脉,则可将炎黄气断去!再进入黄帝陵中,大事可成。”

“只是如此行事,气机感应之下,三百年后,华夏要遭受西方侵入,京城也要遭西方八国兵火洗劫!”易天阳沉声道,“满主行不行此事?”

“这是天数,不为也要为。”努尔哈赤心中暗暗道,“为我满州江山,这也算不了什么。只是我满州只有三百年基业,未免短了一点,还要想办法延长才好。”

“易岛主还忘了一事!那长江龙脉自金陵汇聚,与桥山龙脉遥相呼应,不破去这条龙脉,也无法行事!”索南嘉措沉声道。

易天阳沉默了片刻,这才咬了咬牙齿:“金陵龙脉,还要倭寇岛屿上一口剑,名为天丛云剑,此剑聚集岛上亿万年穷荒戾气凝成,满主需请一倭人高手,持此剑潜进金陵紫金山中,刺破聚宝盆,龙气自然消散,只是一啄一饮,受这穷荒戾气,三百年后,金陵全城要倭人攻入,城破之后,无一人能生还。满主还要为么?”

努尔哈赤哈哈大笑道:“一将功成万骨枯,何况是改朝换代,哪里有不流血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