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危机突降,小妖赴宴国公府;镜中转世,老妖轮回无量劫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你师傅最近都做些什么?”

“师傅闭关修炼无上神通,想必也离天下无敌差不了多远,还叫姑姑不必挂念。等扫荡天地乾坤,大势逆转过后,便接两位姑姑上山,日后做神仙都有份。”

王秀楚本来一路到了京师,除了在野酒店闹出一场戏以外,其余都十分平安,来到北京城内,自然寻到了张嫣然,童铃两女。张嫣然一照面,自然要问王钟的事情。王秀楚嘴也快,说得两女十分开心。见到两位师姑心情好,王秀连忙说了此行的目的。

“现在战事吃紧,北方数省的粮食都差不多充了军粮。倒不好办。”张嫣然听见王秀楚的来意,心里盘算过后,小皱起了眉头。

“嫣然姐,你忘了,北方数省虽然缺粮,但还有江南么,那扬州风,唐两大家族江南巨商,控制了江南六省八成的粮市,要买粮食运到关外,虽说在现在有些麻烦,但也不是不可能。”

旁边的童铃突然记起一件事来,“前几日不是那太子传信,说是那风唐两家的生意负责人已经来到了北京,一同请我们赴宴去,正好见他们一见。宴后也好说话,做这笔生意,我想,十万石大米足应该可以解一下燃眉之急了。等到明年开春,我们那粒种子在庄园内试种出来,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这样也好,本来不想和太子见面。如今也不得不行了。”张嫣然转过头,玉手揉揉额,对王秀楚吩咐,“你先下去洗澡换身衣服歇息一阵,明天一早随我们去王国公府邸赴宴。”

“风,唐两家,倒有些熟悉。”王秀楚想了想。记起被自己吃醉酒后摔到门外的一个鸟男两个鸟女以及嫫嫫,这群人倒也华贵非凡。显然不是一般地来头,“莫非这么巧?和这些鸟人有关联?如果真是,见面却有些不爽利。”

心里想着,嘴上随后问道:“两位姑姑,王国公是什么人,太子设宴怎么到他家?”

“王国公就是当今天下第一道门,武当玄天升龙道宗主。王宪仁。”

喜玛拉雅山七杀魔宫。

王钟全神贯注,将所有的精,气,神全部聚集一点,双眼空空朦朦,连瞳孔都消失不见,全是漆黑的颜色。整个魔宫大殿堂一片漆黑,似乎所有的光线都被王钟的双眼吸钠进去一般。

“天地有道。两两无间,玄阴血镜,照破大千!”

右手食指一弹,一滴血液被弹向空中,轰然散开,化为一轮明月似的血光瞬间划破黑暗的空间。大殿堂顿时被一种鲜艳地血红色笼罩。分外诡秘,但诡秘的气息中,还隐约藏有一股庄严和不可抗拒地浩大。

王钟此时,正是运用全力施展玄阴血光神镜,照见过去未来,宇宙虚空,大千世界,小千世界等诸般一切的种种详细。

果然,在王钟法力催动下,血光神镜中不断的显现着各种画面。有太虚星空。有奇怪的种类,有过去茂密的太古森林。有未来钢铁城市大夏,有高冠奇服的仙人,张牙舞爪的恶魔鬼怪。更依稀见得霓光万丈地佛陀。千奇百怪景象,无所不有,说不出的光怪陆离,鱼龙曼衍。

镜中的景象突然加快,无数小千世界生了又灭,灭了又生,快如光电。到了最后,一刹那时间镜中世界生灭转换千百万次,根本看不清楚任何光景,引得血镜光华都剧烈颤动起来。就连王钟那么高的法力,都满头大汗,全身颤抖,头发根根直立,眼光爆射,气如牛吼。

轰!血镜终于承受不住变幻,砰然炸裂开来。飙风狂扫过大殿,四面青木大柱发出咯吱咯吱随后都要断裂的声音。王钟衣服也好似被亿万利刃犁过,东一片西一片的挂在身上。同时皮肉也被割出无数道深深血痕,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大多都深可见骨。

法力智慧不足以窥见大千世界诸班种种,立刻便要遭受反噬,这可比炼功时的真气走火更为危险,一个不好,灵识驾御不住无穷无尽的信息念头,立刻便元神溃散,化为真正地白痴。这可是魂魄上的真正消失,连转世重修都不成。

想那大千世界,过去未来,诸般种种生灵,有多少念头,有多少信息?有多少迷惑?有多少情感?有多少执着?单是一个世间滚滚万丈红尘,就能使佛陀都迷陷进去,难以拔出。况且是所有一切,超过恒河沙数的世界?

还好王钟心念无比坚定,一觉不好,立刻破碎血镜,收回灵识,万念归一。饶是这样,还是被血镜破碎的巨大力量弄得全身是伤。

不过王钟早已把肉身修成先天血煞元魔灵光,倒也不怕伤害,稍一运功,伤口便痊愈,只是刚才这一下消耗了他不少元气,更几乎耗走了全部精神。

玄阴血光神镜,最耗精血元气。

王钟取出一枚灵丹,吞服了下去,调息了片刻,又把玄阴血光神镜祭起。

过得片刻,血镜再一次爆碎。王钟便又服丹药调息,再次循环所做的一切。

王钟此举,是在借魂飞魄散的压力,不惜耗费巨量元气,来强炼过去未来,两两无间之道。

这样地行为,不亚于普通人在悬崖上走钢丝来炼胆量。

因为每一次窥照,都几乎是一生的轮回,每一次都是与神形俱灭擦肩而过。生死无畏者,世间虽然少有,但并不罕见。

不敬天威者,也不缺乏。因为不知者不畏。

然而生死无畏。知天威而又不敬天威者,可谓是凤毛麟角了。

生死无畏,知天威而又不敬天威,更要以自己意志,存一心之念,决意凌驾天威大道之上,任何时刻都不曾动摇丝毫。永无悔弃者。古往今来,历史长河。也只寥寥三两人。

无敌的力量要配合无敌地心境,才能真正无敌。

王钟能有现在这样的成就,绝非偶然。

终于,在一连施展了七七四十九次之后,就算以王钟现在的法力,也是筋疲力尽,元神衰竭。全身元气几乎都消耗一空,连从来都没有出现的困意都涌上心田,灵识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这是油尽灯枯的征兆啊。”王钟心里却是通明,知道自己已到了极限,便把万念归空,灵识返照,进入冥冥之境。

剩余的混元金丹也早就服用完,剩下都是七杀魔宫中皇俪儿。上官紫烟与丹童们新练制地一些丹丸,药力虽然不错,但和混元金丹一比,却不亚与天壤云泥。王钟也不欲服来补充消耗地元气。

皇俪儿走进大殿中,看见王钟神态明显透露出非常疲惫,心中不禁异常惊讶:“这妖王也会累?莫非是我地幻觉?”

她却是浑然不知道。王钟耗费元气已经在生死线上走了四十七个来回。其中地凶险,比任何拼斗都要大得多。

王钟过了足足三个时辰,脸上疲惫才恢复过来,皇俪儿心中虽然不耐,但却不表现出来,只是冷眼相看。

手一挥,血光乍起,大殿上又出现一轮血镜,只是这轮血镜比刚才的足足大了三倍。镜中明光一片。随后无数景物高楼大夏呈现出来,其中的景物。全部超越了皇俪儿在头脑中的认识。

“你知道镜中的世界是哪里么?”王钟语气出乎意料的和颜悦色。

“不知道。那是哪里?”皇俪儿按耐不住好奇。

“这是我来地那个世界。也就是再过四百年后的那个时代。我刚才经历七七四十九次生死大劫,终于重纷乱的未来中窥见到了我那个时代的痕迹。于是在血镜中用法术显现出来。”王钟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皇俪儿仔细的看着镜中景物变幻,一举一动都那么鲜活,就仿佛天上神仙在看地下凡人活动一般。

“你照镜子的时候,到底是镜中那个你是你,还是镜外地那个你是你呢?”王钟反问。见皇俪儿愣住了,一时答不出来。不由更是笑了。

“好了,我是要参修无上大法,需要将自己所炼三尸元神投进镜中的世界,经历十二万九千六百个转世轮回,尝遍人世间一切酸甜苦辣,风霜磨难。肉身只留一丝残魂主持血镜运转,你帮我护法吧。”

“在镜中转世轮回?”皇俪儿惊骇问道:“这镜中不是假相么。怎么转世?你为什么要我帮你护法,难道你就这么放心我?”

王钟摇摇头,“现在你还不明白这个境界。镜中的你,难道不是真实的你?至于我为什么要你护法,等下你自然会知道。你先伸出手来吧。”

说罢,王钟已经拿住了皇俪儿的手,在手心里画了几个奇怪的符文。

接着捏一印诀,头上便冒出一焰红,一碧绿,一苍白,三道气流投进镜中。王钟肉身,已然不动了。

与此同时,皇俪儿明显地看到血镜中的画面一震,突然显现出了一幢高大如蜂巢的建筑,建筑顶上画了一个巨大的红十字。红十字下面依稀见到一个行似医字的字眼。画面接着深入,却是几个白衣人,正在手拿明煌煌的刀具器械在剖开一个孕妇的肚皮拿出婴儿,看得皇俪儿毛骨悚然,过了一阵,婴儿居然啼哭起来。

这样的画面,连续转了三转,三个都在不同的地方,但场景却有些相似。

“相必这三个婴儿就是他的元神转世了。不知道接下来回怎么样呢?”皇俪儿巨大地好奇心使她忘记了一切,专心地看了起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