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一入红尘,颠倒迷离十万劫;挥起心剑,斩尽诸般爱恨仇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三个不同的婴儿出生,确实都是王钟元神转世。而这镜中的世界,所有人物,也并不是虚假,而是四百年后发生的真实事情,玄阴血光神镜只是忠实的把这些场景显现出来。

而王钟三尸元神的意识,就如无上天魔以意念降世一般,投进了三个婴儿的身体内,开始了自己的轮回。

一段一段的片头闪过,这三个婴儿两男一女,渐渐的长大,各自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皇俪儿在一旁目瞪口呆,就仿佛看电影一般。随着镜中各种生活的演绎,她也渐渐有些明白了四百年后时代到底是什么摸样。

成长的过程中,有少年的青涩,青年的豪气雄心,中年的成熟,老年的圆滑洞彻,最后死亡的彻悟。

直到这三个婴儿从生到死,皇俪儿才稍微清醒过来,也仿佛同镜中的人物一样经历了一生,但又好象是刚才以不过是一刹那。

“刚才我看了多久了?”等皇俪儿还没有把这个问题想清楚,镜中景象一变,又开始了新一次的轮回。

一次次的轮回成长,直到死亡。三个元神各自轮回着不同的经历。

有出生富贵,一身享尽荣华。有出生家庭位高权重,一生作威作福。有虽然富贵,但中途败落,后世飘零,有虽权重,但几番起落波折,不得善终。

有一身平庸,淡淡无波。

有出生贫贱。沦落为妓。有出世孤苦,一身凄凉。有上疆场的枪林弹雨,有商界风云叱诧风云,有政界地阴谋算计,有黑道强毫的凶残暴戾,有学生青春热血,一切一切诸般人生。尽在一次次轮回的人生中演绎。

那初恋的青涩,失恋的痛苦。爱情的甜蜜,家庭的温馨,父母地慈爱,孩子的啼哭,离别地悲伤,病痛的折磨……人世红尘诸般种种酸甜苦辣,爱恨情仇。悲欢离合……皇俪儿做为一个旁观者,都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到了最后,也完全忘记了时间,好象自己也进入了镜中的世界。

修仙炼气,体悟日月运转,天体运行之奥妙。达到翻江倒海的神通,这不过是超凡。而要入圣,则非要参透人世红尘诸般种种,风霜磨难,练达沧桑。

所谓出世入世,内功外功。正是如此。

天劫过后,便是诸般人劫。积修外功,就是渡人劫的过程。人劫就如天魔一般,来不知其来,去不知其去,也不知其数量如何。生于红尘,又灭于红尘,不可琢磨。

王钟三个元神也不知转世轮回了多少次,而背景一直就是四百年后的现代。因为只有那时代,王钟最为熟悉。也能洞彻。本来他也可以在现在所处的时代转世参悟人世。但一是变数太多,时间不能变幻。二是对现在这个时代他却远远没有对现代熟悉。

一次次经历不同地人生。感受着万丈红尘的迷惑洗礼,只等最后一刻,经历过十二万九千六百道轮回,元神能以大毅力从人世的尘埃中看破一切迷障,脱身出来,则立刻大功告成,进入两两无间之境。直如佛坐菩提树下成道一般。

然而,一切真有这般顺利么?

“一入红尘,五蕴皆迷啊。”

一个深深的意念在皇俪儿脑袋中响起,皇俪儿陡然警觉,四面一看,一个人都没有,不禁惊骇道,“你是谁?”

“域外有天,它化自在。”意念中的声音清脆中带有一股无上的魔力。

声音一过,皇俪儿意识顿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自己就仿佛一个旁观者,让突如其来的天魔意念夺走了身体地控制权。

“原来是大自在天魔主降临我身来阻人成道。”皇俪儿也是魔教中人,一刹那就明白了。就算普通炼气士渡劫之时,都有无形的魔头来袭击心灵,何况是王钟这等一心凌驾天地大道之上者?自然深受天妒,尽力扼杀了。

只是皇俪儿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降临在她身体内的意思居然是大自在天无上魔主,万魔众王的波旬。

虽然这位魔主于域外虚空降临只有意念,没有半点法力,但光是这庞大无比的意识,也足够使皇俪儿魂飞魄散了。

刚刚渡过一次天劫的她,可没有那股抗衡无上魔主地意念。更何况她本来就是魔门中人,天生对魔主就有一种本能的恐惧,更使得她不敢反抗。

“魔主是借我身体来阻止这妖王炼法而已,和我不相干,反正无从反抗,不如乖乖看戏,成不成功,都与我不相干,更借了魔主之手,惩罚惩罚他更好,省得一天到晚这样狂妄。不把天下任何人放在眼里。”

其实皇俪儿倒不象上官紫烟那样对王钟有杀师毁家之仇,她其实只有些不服气与嫉妒。

心中一想,灵识乖乖缩进了脑海深处,身体的指挥者自然成了这缕降临的魔主意念。

天魔意念控制皇俪儿身体正要发动,突然,手上符咒闪烁起来,全身顿时被一蓬玄阴乌金光华笼罩,死死缠住,不能动弹半点。

原来王钟早就算到,自己修炼法术,照见过去未来,以三尸元神意念在四百年后转世,经历十二万九千六百个轮回,再从滚滚红尘情爱苦恨中脱身出来,成就无间道业位。

因为无论任何时代,任何情况,红尘中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等等诸般种种,都是永恒不变的东西。悟透了这些,那自然可以悟透任何时代。过去未来,都在一念中。

如此大法,早就干了造化的忌讳,不会毫无风险劫数,料定会有天魔降临来袭,是以早就准备了禁法,又叫皇俪儿进来绘在她手上。

上回二次天劫,自在魔主就曾与他心灵交锋,却无法撼动王钟意念,这次若来袭,只怕就不会运用心灵交锋,而是直接降临附身,强力破坏。大殿中的皇俪儿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绘在皇俪儿手上的怪符名为七杀玄阴乌金神符,自有元灵,一经催动,便可发出一片布似地神幕,把人身体全部裹住,不得动弹。什么法术都施展不出来。

“东、西、南、北,四方魔主,尔等速将意念一同到镜中年代,转世为他的妻儿、父母、兄弟、姐妹,以红尘六欲情感来拖延他转世。”

从皇俪儿口中吐出一股另万魔慑服般威严的声音。随后脸上笑意盈盈,眼神波光荡漾。显然此时说话的已经是天魔主了。

自在天魔主波旬,也可为男,也可为女,就如王钟元神在镜中转世一般,也有男有女。现在占据了皇俪儿身体,自然为女了。

话音一落,东西南北四面虚空突然发出无数啾啾唧唧的魔音,青,黄,白,蓝四道光华同时显现,奋力一跃,也跳进了镜中。

原来天魔主早就料到王钟不是那么好容易对付,现在打发了东方桑皇摇扶天,西方婆罗利仞天,南方幽游夜摩天,北方夜叉修罗天四方魔主,也以元神意念轮回到王钟元神转世的现代,化为他的妻子,恋人,父母,儿女等等,用红尘中各种羁绊来阻扰,以拖延王钟继续转世的时间,或者使他永远留在现代轮回。不能拔出。

而乘着拖延的工夫,它便可以把几种厉害魔法炼成,来破除掉王钟的符印。到那时,王钟元神意念不能脱身红尘,生生世世在现代轮回,而肉身只剩一丝残魂主持,不堪一击,便任由它宰割了。

灵识一念超越过去未来屏障,转世轮回,这是大神通者有的能力,做为域外天魔,自然有这样的能力,但灵识穿越,没有半点法力,更有陷入红尘,随时不能自拔的危险。所以无论是怎样的神通者,都不愿做这样无意义的游戏。

因为,一入红尘,五蕴皆迷啊!滚滚红尘,就如一个危险的旋涡。其中的生死悲欢,情感纠缠,颠倒迷离。就算是神仙佛陀,也不能保持住自己的本来面目,稍有失意,立刻永堕其间。自古以来,这样的例子可谓缕见不鲜。

否则,也没有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典故了。

皇俪儿身体还是被玄阴乌金黑云裹得严严实实,但脸上却浮现出一股灰白的魔气,这魔气如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大,翻翻滚滚,乌金黑云争斗不休。四面虚空,更有淡淡的黄云向中央聚集,正是王钟当年炼天魔舍利所熟悉的九幽黄泉魔气。显然这是天魔主波旬借助皇俪儿身体运炼魔功了。

只要乌金黑云一破,它身体立刻可以动弹。

而此时,就看王钟能否在十万次的轮回中,以意念斩杀一切阻扰自己的存在,一念不移破除红尘迷障,脱身出来。

四百年后的现代,正在真实的演绎着这一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