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压力重重,三苗意念演天威;光芒动人,如泣如歌舞狂刀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随着王钟双手舞动,极高的天空突然显现出数十道长红似的火焰骤然交织,横贯了南北虚空。一股热流反扑下来,四周空间的温度陡然上升,气温比得南方最猛烈的三伏天还要热上四五倍。

火焰长虹的交织下,整个天空红通通一片,似乎烧红了锅底。

这招长空烈焰,当真是名副其实。

青竹夫人与两个苗女顿时变了颜色,虽然南疆的气温一向湿热,而且终年无雪,最适合毒虫蛊豸的生长,但这样高的温度,有些毒虫便受不了。

这盘王寨是瑶苗两族的圣地,培养了数以亿万计的毒虫,其中强大得可以和炼气高手媲美的虫就不下千条,稍微有一点小小失控,将会是一场灾难,大规模的毒虫骚动,整个寨子必然会出现不小的伤亡。

“快,叫寨子里的训蛊师都施展封灵术,免得喂养的虫豸暴走失去控制。”青竹夫人满脸都汗,身上散发出幽幽的兰草香气夹杂女人的芬芳,连同带在胸脯前的银圈,手脚上的银铃都动弹起来,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当声。

但是高温并没有持续,纵横贯穿长空的烈焰下一刹那就如千百倍缩小,如弹丸一般跳跃,四周的温度也刹那恢复正常。而仰望高空,只能看到一点小小的红印,接二连三,此起彼伏狠狠的撞击在蚩尤黎盘经书之上。

在青竹夫人和两个苗女眼里,这石板经书被火焰弹丸连番撞击。却没有一点事情,也没有焚化和碎裂,每一次撞击,都暴出细微的火星。就这么不停地进行着,青竹夫人很清楚的知道,王钟在攻打书上的禁法。

而在王钟的眼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在自己施展出长空烈焰撞击到经书上的一刻,这面石板经书陡然间膨胀了千百倍。黑压压浮空辟日,就仿佛一颗硕大的太古陨石凌空漂浮,王钟双眼就算在相隔千米的地面,也可以清晰地看到石板书封面上那扭曲的文字与一系列地粗线条画面图象。

文字是最为古老的符号,连甲骨文都不是,带有独特的太古苍凉荒远气息。

一刹那间,王钟的身体好象遇到一股绝大的吸力,整个人都朝书中投去。

青竹夫人见到王钟全身如泥牛入海,投进了书的封面,随后完全没进了其中。

王钟一入书内,四周景色随之改变,只见周围一片荒凉,没有树木,也没有草地。没有河流,只是一望无涯的碎石荒野,没有尽头。

自己整个人似乎穿越回了太古洪荒,孤零零地兀立在洪荒大地之上,仰望头上的天空,那漂浮的巨大经书也不知道在哪里去了。剩下的是那繁密浩大,无尽星空。

身处洪荒旷野,仰望星空,王钟突然生出一种庄严无量的感觉,甚至有一种冲动:俯身下拜,向这茫茫不可渡彻的天威完全臣服,毫无保留献出自己的心灵。

无尽的星辰光辉似乎隐约交织成六个大字:

和其光!同其尘!

王钟很明显地感觉到,只要臣服在这不可渡彻的天威之下,全身心放开自己,就能天人合一。与宇宙融合为一体。不分彼此,从而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天威之下。一切生灵包括自己都显得特别的渺小,如沧海一黍,不值一提,要经受天威,除却和光同尘,再无它法。

但是,王钟并没有这样做,他的身体依然坚挺。

自出生以来就坚定得如磐石,不为外物所动的心志,以及经历十万红尘轮回劫数产生磨练出凌驾一切之上地意念,使他不动。面对茫茫不可渡测的天威压迫,也是岿然不动。

因为他知道,这并是真正的天威,而是蚩尤黎盘经中禁法模拟出来的威力,或许,就是三苗氏自己的意志。更何况,就算是真正的天威,他也不会臣服,纵然粉身碎骨,也不会。

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

这样的意念,他,至始至终,没有一刻改变甚至动摇过。

“哥哥上山打材狼哟,妹妹下河浣衣裳哟……”

突然之间,一首粗旷的苗歌从碎石原野的地平线上飘荡过来,伴随着苗歌出现在王钟眼里的是一位怀抱苗刀地大汉。

这大汉身高九尺,头部用土蓝布包裹严实,上面插了三根长长鲜艳地羽毛,身体上穿着土布蓝衫,坦露出来的身体肌筋虬结,似乎有无穷无尽地力量蕴涵在里头,这幅摸样,就是一个正宗的生苗子。

大汉怀里的苗刀长一丈多长,蓝汪汪如一泓秋水盈溪,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王钟发现,这苗刀与郭侃手里的万象碎灭刀竟然一般模样。

大汉边歌边近了,隐约的见到粗旷的脸,洞彻世间沧桑坚定一往无回的眼神。

王钟突然觉得,这大汉身上的气息,竟然与自己十分接近,只是比自己坚定的冷漠中,多了出几分动人的柔和。

就在王钟眼睛望向大汉的一刹那,大汉的目光也不差分毫的同时望到了王钟。

粗旷的苗歌嘎然而止。

“哈哈,哈哈……”天地间似乎只剩下苗人大汉狂野的大笑,满天星辰都在这大笑声中颤抖。

狂笑声中,大汉手中的苗刀一展,王钟竟然没有看见刀是怎样动的,铺天盖地的蓝光已经狂涌了过来。

四面八方,无穷无尽的刀势完全罩住了王钟!

这样的刀势,就算郭侃与之相比,也有如天壤云泥。

刀光闪处,如泣如歌!

这便是,三苗蚩尤氏的刀!

“没有动人的故事,又怎么使得出这样动人的刀?”王钟面对如此刀势,周身压力虽然千百倍增加,警兆连连,心中却一片宁静,意志刹那与刀势沟通一起,心中产生了由衷的欣赏和敬佩。

但欣赏归欣赏,王钟也知道,若是不加以抵挡,这刀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身体斩成粉碎。

忽的虎啸龙呤般长号一声,左手捏诀,右手臂膀朝上一伸,白晰如玉般的手指连弹,再次施展出七杀绝招中的“长空烈焰”。

“长空烈焰”施展到一半,就被狂暴猛烈的刀气差点震散,王钟心神一凛,真气都差点控制不住,不过他却不慌,在危险降临的毫厘间转换为另一杀招,正是几个时辰前对付王宪仁的招式:“火舞艳阳”。

先是数十道长虹火焰交织,乎又化为火球,如烈日般暴射出万丈光芒。但在顷刻间又被蓝光扑得遥遥欲灭,如大海中颠簸的小舟,随时都有在暴风雨中覆灭的危险。

在王钟的连连长啸声中,艳阳般的火球突然爆炸,化为一片纯碧色的青焰扩散开来,朝四周天空漫布,而王钟真身就隐藏在青焰深处,只差一点没有被刀光侵袭。

艳阳变青焰,王钟已然又转化了杀招,转变的杀招名为“碧海青天”。

“哈哈,哈哈……”蚩尤氏狂笑不停,刀法再变,蓝光一收,身体晃了一晃,突然分成千百来个,再次挥刀涌上,这次刀势把无形有形的虚空全部锁死,满天纯碧青焰被刀气一激,纷纷如快船破浪般的分开,眼看就要斩刀王钟的本体。

王钟猛烈的咳嗽起来,纯碧青焰变为苍白的颜色,以自身为中心高速旋转,苍白火焰旋转间,亿万巴掌大小的白炎如雪花一般甩了出去,漫天飘洒飞舞。这又是七大杀招中的“天下有雪”。

一连变换了四大杀招,王钟才稍稍抵御住了刀光,而仓促之间转换杀招,伴随的元气消耗也是巨量,就这么一个呼吸,全身真气已经耗去了三分之一。

“长空烈焰”,“火舞艳阳”两大式纯粹是以刚猛暴烈着称,而“碧海青天”,“天下有雪”则是连绵柔和。一阴一阳,相互配合,竟然让王钟演成了一个驱近完美的太极。

一代祖师创出的七杀炼火诀虽然横扫洪荒,但毕竟继承了刚猛暴烈的火性,孤阳不长。而二代祖师悟通至道,直接一气化三清。三代祖师没有二代祖师的悟性,由炼火到一气化三清之间有一断空白,难以逾越,于是创出至阴至柔的玄阴法诀来中和七杀火诀的暴烈。七大杀招也完善圆满,其中有阴有阳,刚柔并济。

王钟虽然转修元魔道,但玄阴,七杀两大法门早就炼到了颠峰,施展起来,十分圆熟。

虽然一连施展四大杀招,但是王钟仍旧处在绝对的下风。这蚩尤黎盘经中的禁法,竟然是蚩尤氏那永恒不瞑的一点意志和惊天地,泣鬼神的刀法。谁要强行观书,必然要遭受他永无休止的攻击,除非,有人能破去他的刀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