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芦沟桥上,儒教大圣拣功德;七杀宫中,妖皇圣者演刀剑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钟皱了皱眉头,伸出右手,五指微微颤之间,流散出一丝血光,转眼又化成了一轮明月似的光镜。

随着王钟的心意流转,玄阴血光神镜中显现出了北京城全部面貌,整个北京城的一草一木,一房一屋,城墙,各大胡同,车马,来来往往的人群小轿都纤毫毕现。

但是,这都是一些不相干的景物,自然是清晰的,相干的景物却是模糊不清。那是处在北京城中轴线的皇宫紫禁城。它全部被一股薄如烟霞的淡金色光晕笼罩住,以王钟现在的法力,都不能看清楚里面的人和事物。

不过王钟知道,这笼罩皇宫的淡金色光晕就是大地龙脉之气,能影响任何法力的窥视。并且这龙脉灵气的来源王钟也看得清楚,那是起自陕西桥山黄帝陵中。天下三大龙脉,两条入海,一条汇聚北京凝而不散,成就了五千年之久的各代王朝。

王钟接到张嫣然的飞符传信,得知北京城中皇太子朱常洛有异样,于是施展出天妖望气术先望向北京,只可惜在巨量的龙脉灵气掩盖下,难以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各种强大的气息就如水滴混进了海洋,变得不着痕迹。

在望气术无果的情况,王钟耗费一丝精血元气催动玄阴血镜一丝一毫仔细的探察。

呼!王钟撮口吹出一股黑色气流,直吹到镜上。变化突生!本来镜子中被龙气笼罩的紫禁城皇宫仿佛拨云见日一般。露出了巍峨雄壮地真实面目。

这一口黑煞真罡并是真正吹散了龙气,而是王钟喷出的本命元气加强了玄阴血镜的窥探力。其实王钟就算是法力再高强十倍,也不可能远隔数万里外,就能一口气吹散龙脉。

血镜窥探力量猛的增强,终于照见了紫禁城内的情况,王钟顿时发现了数股较强的气息,万万历皇帝。云梦公主也在其中,还有几股。神神秘秘,居然是渡过了二次天劫的宗师高手!

不过王钟现在地兴趣并不在他们身上,而是直接把目光锁定了皇太子朱常洛。

在东宫的一处偏殿书房中,王钟已然发现了朱常洛。

此时,朱常洛正在悠闲地捧着一本宋版朱熹注解的尚书细读,书房中央的红铜大盆中燃烧着兽炭火,几个小太监安静的守护在书房外面随时听候召唤。

“气息并不强大。也就是炼过一些儒门功夫,气息也没有养成,元神未出,凡人一个。”

王钟仔细的观察着读书的朱常洛,发现这位太子气息并不是很强大,甚至还没有修成元神,也就是说还没有踏进炼气士的门槛。

自己数年前和万历皇帝会面也见过这朱常洛,如今看来。样子却没有多大改变。

嗨!七杀魔宫大殿东侧一蓬方圆十长大小地火焰中,突然传出厉吼,把王钟的注意力转移了回来。

王钟眯起眼睛,五指颤动,镜子中的景象顿时崩溃。

那朱常洛并没有提起他的名字和与他有关的事情,两两无间之道并无感应。也派不上用场。所以现在是王钟主动破开龙脉灵气的迷雾,观看他的一举一动和修为,那是要花费很大的元气,就算王钟现在法力深厚,也经不起这样无谓地消耗。何况王钟前天强行开启蚩尤黎盘经,遭受经书里面的三苗氏刀法的攻击,迫不得已施展血龙尸解大法,消耗了三分之二的元气,到现在连一半都没有恢复。

“嘘!”王钟一收回目光,朱常洛立刻放下书籍。长长的嘘了一口气。轻轻用手指头敲了一下桌子。

一个小太监进来,“太子爷。有什么事吩咐小的。”

朱常洛道:“你先备轿,再出宫通知冒辟疆,钱牧斋,侯方域三人,叫他们到永定河上地芦沟桥上等我。”

距离北京城外三十里处的永定河上河水早已封冻,卢沟桥上早积了厚厚一层雪,站在桥头,四外茫茫,别有一番景致。

“孔令旗先生,这座桥如长虹飞卧,气象万千,相必一定就是陕西黄帝陵龙气流向中国京师的必经喉舌了。”

满天风雪之中,走来两个人,都是身穿着厚厚的灰布棉袄,把双手兜在袖笼里,仿佛急着赶路的小商贩。其中一个,正是当今天下绝顶高手孔令旗,而另一个,身材较矮,说话虽然用汉语,却有些生硬,显然不是中国人。

“第八天魔,正如你所说,这坐芦沟桥就是龙脉的一把锁,所有的龙气,只能进,不能出,全部都被这桥锁在了北京城内。”孔令旗嘿嘿冷笑。

原来另一位,正是桑皇摇扶天第八代天魔传承,现在执掌日本国的德川家康。

两人打扮得普通百姓的模样,就是谁也察觉不了。

“我感受到了这座桥梁蕴涵有一股十分巨大的力量,孔先生要用十字星辰仗钉破这桥梁,只怕不那么容易吧,我们刚刚从金陵紫金山下来,不但没有刺破紫金山地龙穴,我地天丛云剑还险些失落。”德川家康两只眼睛似乎绿豆一般,十分细小,不时闪烁出阴冷的魔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