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新的格局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就在朱常洛倒转身体围绕着煤山老树疯狂旋转激发地脉王气的时候,王钟也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

天下王气运转最为敏感,这样的元气波动很难瞒得过达到天人合一地仙业位的高手,更何况是现在道力术数大进秋毫道大圆满的王钟?

王钟的目光没有看向煤山,却直指发动变故的陕西桥山黄帝陵墓范围的天空之上。他的双眼超越了无限虚空和阻隔,清楚的看到那镇压着九州龙脉王气的黄帝陵中突然爆出一大团日月似的紫光,其大如斗,周围密密麻麻缠绕着许多似天星的金光。

金星托紫阳,又生异相。那轮紫色斗光直达九天,仿佛冲出了宇宙之外,和天地气息交相感应,随后在宇宙中跳动了三下,化为长虹一般直落下来,到了半天,轰然一散,千万金星紫光散落到四方大地去了。

王钟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有些迷惑。

“那紫阳似的日轮其中蕴涵的气息异常熟悉,似乎与姬落红同体同源,莫非是黄帝元灵法体?那紫阳周围的金星也好似属臣一般。莫非是感应到天下大势,这一干君臣纷纷投进人间以应劫数?如果真是这样,看来日后对我为祸不小。连那大禹都留了后招,这位一代帝王不可能没有预先准备。不过我早已注意到那片陵墓,几年都没有动静,按道理来讲不应该在今天发作。莫非有人运转法力改变了其中的禁法?好在我现在三尸元神业已大成。参悟虚空造化之道,日后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也不怕哪个来着。现在应付眼前事在说。”

王钟本想运用心力推算几个时辰,把这异相地来龙去脉推算清楚,但想想现在时间紧迫,先解决长白山中的问题为当务之急。

自从那次大禹降临被瓜分了骸骨。王钟就很是留意了桥山的情况,尤其是参悟元魔盘空印之后感受蚩尤氏境界。更是在意这远古近乎神话的一次战争。

与此同时,感受到了父亲气息的姬落红脸色异常严峻,对着王乐乐吕娜两人道。

“当年我父亲的有熊部落征战三苗部落,一百多位元古炼气宗师围杀蚩尤氏终于使得这位逆转天命的强者陨落,但那一百多位炼气宗师也因此受了蚩尤氏地秘法诅咒,失去肉身,元神被污。内功始终不能圆满,因此不能得道飞升,其中除了几位厉害的应龙氏,扶风氏强行突破诅咒飞升之外。都被一同随着父亲地骸骨埋葬进了陵墓中。”

“当年我父亲尊天帝侍女九天玄女之命,在自己陵墓外围以无穷的仙符封锁,只等五千年之后的现在神仙末劫,王气破损,外围破坏仙符。才能使得这些炼气士元神重新解脱出来,投胎转世做人,才好顺应天命,内外功德一并圆满,破空飞升。这件事情预计是在两百多年以后,满州十三伪皇把京师王气全部污秽消磨。这些宗师才能出来顺天革命,我父亲也将在九天之上降落化身率领这些宗师为天帝降临铺路,但是今天似乎被人强行转动京城王气,使得桥山陵墓中的仙破坏,那些被封锁的宗师元神真灵都迫不及待的出来转世轮回了。我刚才感觉到父亲似乎也将下元灵转世了。可能是要约束这些宗师吧。”

姬落红本身就天资崇聪明,最近数年之中苦读各种典籍,研习未央天经,术数之道大有进步。加上她本身就是地仙业位的大高手,资格比谁都老,突然感觉到了父亲地气息。加上以前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些情况。推论出了一个大概。

“原来是这样,两百年后转世顺天革命。为天帝铺路。”吕娜,王乐乐思索着,转而又对望了一眼,心中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轮廓。

吕王两女虽然对桥山黄帝陵中突然发生的情况不怎么清楚,但到底是现代人,对于满清灭亡到天帝降临的那断时间知道得比谁都清楚。两女也都是聪明之人,哪里还有猜测不到的道理。

“看来天下大势又要发生新的变化了,经过这么一搅和,天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天,而且好象完全不在了我们地掌握中,看来以前所计划的一切,都要再仔细的斟酌斟酌了。”

王乐乐对吕娜道。

吕娜点点头,突然对姬落红问道,“既然是你父亲化身元灵降临了,如果日后出现与我们作对,你该何去何从?”

姬落红打了哈哈,慢条斯理的道:“当年,我父亲在讨伐三苗氏之前,曾经有天帝侍女九天玄女娘娘化身降临传授天书神剑,五行遁甲奇门,以及各种法宝,当时这位娘娘鸾架辉煌,左凤右凰,光霞万道,瑞气亿万。集天地间尊贵于一身,我曾经就想啊,要是有这么一天,我也能有这样该多好?当时父亲知晓我心意后,痛骂折罚了我一顿。还要废去我的修为,我逃了出去,就碰到了一代,当时一代对我说,他年我若为天帝,你便是九天玄女。我听了这话,才跟随了他,可惜后来他也离去了,我在地底一沉睡就是四年多年,直到现在的五代找到了我。”

姬落红眼神如烟云般恍惚,似乎完全陷入了自己意想之中:“我这一生,总要为自己活着。父亲若要阻止我,我也会六亲不认!”

王乐乐和吕娜静静地听完,都默默的不说话。

三女陷入了沉默之中。

喀嚓一声,煤山顶上的上空,突然云破天开,天眼形成,发出毫光攒射,随着一声惨叫,一点儒白色的人形云气从天眼中抛了出来,这云气是一个小人,清柳胡须,正和朱熹的模样一般,只是神色萎靡,满脸怨毒。

这小人似乎被强行的掷了下来,一下落进朱常洛的身体中,这位儒圣附身的皇太子轰然一声倒在树下,全身在次如患了羊颠疯似的抽搐,满头乌黑的头发已经有一半变得雪白,本来润滑地皮肤也似乎老太龙钟一样干瘪干瘪。

天眼把小人掷将下来,迅速闭上,漫空又恢复了平常地模样。

不过朱熹知道,自己刚才冲动,逆转了天命,被天帝察觉,强行把自己飞升的本体意念轰进了尘世之中,道行缩减了千年,再也无法飞升了。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纵然被打入凡尘,也是绝顶高手。妖孽,本宫即日就灭杀万历帝登基为皇,看你又能奈何得了我。”

朱常洛疯狂地大笑着,身体如箭一般冲下煤山落进了北京城内。

不过这一切,王钟都没有那个时间推算了,他的本体,连同元神都已经跨过了鸭绿江,飞临长白山的边缘。

王佛儿说得不错,王钟的确是把三尸元神修炼到了大成之境,尤其是第三条元神,诡秘无比,任何人都不能察觉,不能防备。其中的奥妙,千言万语也说不完。

现在王钟前来,是完全有信心破坏这次天劫大会,甚至也有信心彻底毁灭几个地仙为日后减轻不少压力。

整个长白山摩天岭原来七杀魔宫的旧址方圆千里山林连通到大海都被无数无形的禁法封锁着。

平常人肉眼难以看见,但在王钟的眼里,这里连接到万米的高空,各种凝聚的元气交织成形形色色的符咒,亿万符咒构成了一个苍穹锅盖倒盖下来。

而万米高空之上,天劫罡煞之气猛烈的向下贯注着。只不过刚刚接近这锅盖顶部,就被里面发出的无穷法宝光华淹没了。

世间令人闻风丧胆的三次天劫,在数千名炼气士,五大地仙高手的联手下,竟然也无法占到一点便宜。

本来炼气士们一般都不相往来,各有各的修炼之法与场地,但这次改朝换代,一般炼气士都要出来辅佐新朝,积修外功。更何况在五大地仙有意无意的把王钟宣传成了最大的妖孽。

不过王钟也确实干了几件大事,火煮南海,抓了龙族族长,杀死魔龙宫宫主皇霸先。峨眉剑派的掌门连同夫人几十个长老都神形俱灭,青城派三位长老也一同死亡使得这些都足够使得一大半的炼气士都联合起来。

王钟冷冷的看着离自己几十里外的一座火山口,火山口呈环形,但却有一块突出的悬崖,大有半亩。

这半亩火山悬崖之上,摆设着一尊红松搭建的法坛,法坛之上端坐着一个狼头人身的怪物。

“原来是阿尔泰山之下修炼的狼王。”

王钟一眼变洞穿了这法坛的奥秘,五指一张,强行撕开了面前的元气符咒,真龙神剪祭去,把这怪物一剪成两截。

与此同时,王钟出手的气机同时被五大高手感觉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