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七杀神碑,献忠暗算白泉伊;所向无敌,神旗早出三百年(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广阔无涯的东海之上,晴空如洗,艳阳高照,一片碧蓝之色,海风轻微的拂过,刮起的海浪声虽然起伏跌荡,却并不凶猛,无数海鸥在天空飞来飞去,更远处隐约有巨大的鱼类浮上来透气,一切都显的异常的平静和祥和。

可是,突然从西面传来了一连窜疯狂的大叫,叫声高昂充满了愤怒的杀气和无边的怨气,就如一头受到了重伤正在发疯之中的洪荒凶兽,叫声中的杀气和怨气甚至带起了满天乌云,方圆几十里近百里晴朗的天空顿时变得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模样,黑乎乎的天空隐隐有电闪雷鸣。这样突如起来的情况另得无数的海上生物都惊慌失措,有如大难临头一般飞快的躲了起来。

只见那片乌云来得快,去得也快,从天空飘过海面,不一会就飞到了东海之外几千里汪洋中央的一片小岛屿落了下去。

这片岛屿一共有数十座,中间的又大又宽,高出海面几百米,多大的海浪都无法将其淹没,四周更是阳光沙滩,中间绿树成荫,山高林密,泉水瀑布多处可见,是人居住的好场所。

这正是天杀真人白泉伊在海外的老巢,十八座天杀群岛。中央那一座就是白泉伊脱困而出后建立的行宫。

“师傅回来啦。看样子情况不对,你们要小心一点。莫到惹祸上身,到时候我都救不了你们了。”

天杀岛中央行宫的丹房,是建立在临海地一面陡峭悬崖之上。为了更好的聚敛水元力。一群童子,火工道人大约七八十人,正守着一连串火焰旺盛的丹炉。

张献忠正在指挥着这些童子,火工道人注意火候,突然见到西面天上一片乌云轰隆隆而来,其中星光闪乱,元气爆走。眼神立刻闪过一丝绿光,吩咐了这些火工道人童子一句。快步朝行宫中央走去。

这些火宫道人童子一听是天杀真人白泉伊回来了,一个个都立刻变得面如土色,好象是性命就要到头了。的确,天杀真人白泉伊性格残暴,六亲不认,门下弟子若稍微惹其不开心,就施展法术折磨到死。

脱困这一两年间。白泉伊收服了方圆几千里大小海岛几百炼气士,现在已经被他杀得差不多了。不过奇怪的是,张献忠自从被他收为徒弟后,倒是很合脾胃,把天杀魔经尽数相传,还用捕捉来的龙族鲜血,内丹为其增进法力。

“师傅!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张献忠一到大殿中央,就见白泉伊落将下来。肉身早已被摧毁,一团元神也好似聚不拢来一般,时而显现出人形,时而又散成点点星辰又略带乌黑的元气。

张献忠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白泉伊元神化成的气团之上,有五颗形如棘轮地星辰正和两条似龙似蛇的东西争斗。完全把白泉依的元神当成了战场。

“快,快。拿我的秘炼丹药九转龙蛇丸和天杀星辰经来。快点,本座被妖法和天帝大神通对拼之气震毁了肉身,连元神也遭受到波及,现在意念遭到侵袭,神智时而不清醒,勉强压制住也顶不了多久。若一个顶不住,行为疯狂,完全失去控制,毁灭在即。还不快去!开启我秘藏魔经的口诀和手法是这个……”

白泉伊突然又变化为人形。双手抱头。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尖锐的声音想了起来。地面许多岩石都被声音震得寸寸龟裂,辛亏这行宫建造时十分坚固,不然也难保不会倒塌成为一片废墟。

勉强着把自己封锁魔经和灵药地开启口诀手法告诉了张献忠,白泉伊仿佛又陷入了疯狂的境界,勉强克制着自己,抱头满地大滚。情况样子十分的危险,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地仙高手的风度早已荡然无存,现在就如一个羊颠疯发作了的病人。

“原来如此!”张献忠也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年他曾经是七杀魔宫中为四代烧火的童子,比王钟还要先入门下,年深日久,有意无意的熏陶之下,知道地法门比一般宗师还要多得多。

立刻跑到宫殿内层,依照手法打开了密室的大门,只见一座大铜鼎悬浮在高空之上,张献忠再次运法力念动咒语,突然一缕星光从九天之上冲破屋顶落了下来射进铜鼎之中,铜鼎快速的旋转起来,从鼎口浮现出了一本由星辰光华交织成的天书。这正是白泉伊修行的根本之法门《太戊元源天杀星辰魔经》。

传说此书乃是天帝麾下最为得力的将领天杀星辰所炼之法门,记载了无穷地杀道。

猛一招手,大书飞到手上,张献忠把经书翻开看了一眼,只见里面多是扭曲的文字,形如蝌蚪游动,便知道是上古天书蝌蚪文写成。

夹带在书中的还有一个小玉瓶,瓶中两粒黄豆大小的丹药,一个呈现紫金之色,一个呈现碧绿之色。便知道是白泉伊的九转龙蛇丸,此药和混元金丹一同有名。能大增法力,凝练元神。更有起死回生。驱除心魔的无上妙用,凡是走火入魔神智混乱的炼气士,只要用一颗捏碎了,用真气混合打进元神之中,所有神智一并清醒。也是古时投胎转世泯灭了神智的炼气士最佳药物。

“快快,快快。”大殿之中传来了白泉伊猛烈的狂吼,张献忠一跃出去,白泉伊以手捶地,艰难的道:“把你全身精血元气都逼在指尖,混合九转龙蛇丸一起捏碎,糅合在书里,然后对着我照射,直到我完全清醒为止。此举虽然要使你地法力倒退,但只要师傅清醒之后,一定会帮你恢复法力。快!不然我杀了你!”

白泉伊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目露出凶狠疯狂的光芒。

张献忠连忙道:“能为师傅效劳,是徒弟地荣幸,我刚才是担心师傅结仇众多,刚才一路飞来,不知道惊动了多少暗中的敌人,墙倒众人推,说不定有宵小之辈前来拣便宜,师傅还是多注意后面。”

“什么。他们敢!”白泉伊神智越发不清楚,听着张献忠的话,连忙朝自己来路看去。

“老家伙,你的气数显然是尽了,怪不得我了,徒弟就送你一程吧。天妖摄魂,玄阴大法!”张献忠乘着这机会,突然双眼闪烁出两道碧油油的光芒,正射向了白泉伊的后背。

“小子,你敢暗算我!”白泉伊虽然神智不清,但却是百足之虫,僵而不死,被碧光一照,虽然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但却没有因此而致命,猛的转过身来,“本来那易天阳说你是禀承天杀星力而生,日后是个大人物,于是我收你为徒,却没料到你在关键时候暗算于我,你以为这偷学的玄阴摄魄大法就能摄走我的元神?你的法力太低了一些!去死吧。”

白泉依全身被染得绿油油一片,身体动作都僵硬起来,但却猛的一挣扎,元神元气急速的流动着,又把全身的绿光逼迫到了胸口,免得入侵进脑部。双手猛然提起,朝张献忠扑来。

张献忠暴退!面对白泉伊的反扑脸上反是露出了诡秘的神情,双手一扬。轰隆,一座巨大的石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袖里甩了出来,迎风就涨,猛的拦截在面前。白泉依措手不及之下,猛的一头扎进了石碑之上。

“啊!七杀神碑!”

白泉依只觉得自己宛如撞到了一块豆腐之上,软绵绵的塌陷了进去,又仿佛石碑是一个旋涡,把自己的灵魂都吸取了进去。

白泉依连忙使劲挣扎,却使不出一点力气来,惊恐万分之间,回头一看,只见自己凝练的元神地仙之体却到了碑外,和自己的意念完全脱离。随后那五颗星辰与两条凶蛇的残余意念也猛扑进来,朝自己撞击进了七杀神碑的深处。

“怎么会这样!”白泉伊最后的意念是:“我纵横一世,却在最后关头阴沟翻了船。”

吧嗒!整个元神软软的垂了下来,就仿佛一具人的尸体,完全失去了生气。

白泉伊已经是地仙级别的高手,元神早就凝练比真人还是真人,现在失去了意念,巨大的力量和元气却保留起来,除非等待天长日久,几千年时间的发散,这些元气罡煞才会散去。

“就这么死了,我还以为要浪费一番功夫呢。”张献忠如临大敌的神态猛然松懈下来。

“这七杀神碑有惊天动地的力量,虽然用过一次后法力全失,但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用心隐藏炼了几年,果然非一同的法宝可以比较啊。等我移形换体,吸收了这厮的元神,也尝尝做地仙的滋味。”

张献忠哈哈大笑起来。

“这孩子却有些手段。”王钟身裹着血红的风神旗,降落到了骊山之颠,手一点,显现出了张献忠的一切情况,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七杀魔宫出来烧火童子,也绝非等闲。”

猛一跺脚,整个骊山从中央陡然裂开,“祖龙,不要窝着了。出来给我祭旗吧。你也知道此旗一出,你难逃一死。一直做着准备,可惜却没有想到,此旗却早了三百年出世,还掌握在我的手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