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朱熹韵事绝技法宝无不算;先设杀阵,术数高到不能逃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妖孽,我看你到底有什么力量对付我!就算你不对付我,我也要先对付你。”朱熹化身的朱常洛被窥走全部秘密之后,出奇的愤怒,直想立刻就与王钟拼个你死我活,但转念一想,又克制了自己的冲动。

气息一下平定下来,抑制住自己暴怒的气息后,这位皇太子兼儒门圣者立刻就平静下来,面孔板起,一脸凝重,养气的功夫可谓是炉火纯青了。

“刚才那妖孽以元神意念横扫窥视我等的动静,刚才那秋风乌云就是这妖孽的障眼法,可惜被我以瞒天过海之法隐藏了过去,只亏得一些虚假的信息,刚才本宫故意做态,就是为了迷惑那妖孽,不是如此,难以使那妖孽上当。你等放心,这妖孽功亏一篑,已经有戒心,行事必不敢太过嚣张,正让我等可以准备妥当,选取恰当的时机一举剪除。”

“国之将兴,天降祥瑞,国之将乱,必出妖孽。此等是我大明存亡之秋,妖孽层出也是天命理数之中,诸位若是伙同我剪除了妖孽,都是大明的中兴之臣,日后凌烟阁上有画像,史笔如铁,也有诸位的记载。”

朱熹这一连串的话说得抑扬顿挫,信心十足,不但各个儒生官员深信不已,就连袁戚两人也被迷惑住了,要是王征南在此,一眼便可以看出朱熹外强中干,虚张声势,为演示面皮胡说八道,但是这袁戚两人就不行了。他们的术数要远远低于朱熹,自然难以分辨出真假。

却不说朱熹被王钟看穿之后,虚张声势,却暗暗算计怎么对付王钟。王钟却在无意之中运转意念到极限窥到了一位轩辕陵中转世地宗师刚刚降生的画面。

“降生在锦州总兵吴襄之家,那么说,就是吴三桂的兄弟了,只可惜啊。日后天下板荡,龙蛇并起。豪杰枭雄层出,吴三桂本是个人物,在这之后却要被他兄弟盖过去了。吴佩孚!”

王钟全力运转天机之下,这位宗师三百年后转世的名字已经被他知晓,正是三百后天下大乱之中的三大军阀之一的吴佩孚。乃是不世之枭雄。为天帝降世铺路的关键人物之一。

“真是有趣啊!我来到这三百年后,以一己之力强行逆转了天命,却出现如此有趣地现象。天帝果真是大手笔,早就把一切都铺好了,看来我靠后还有更为棘手的争斗,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不过这吴佩孚如今既然提前出世,又被我知晓,或者杀之,或者为我所用。主动权却在我地手中了。”

王钟的念头瞬间转过,睁开了眼睛,自然绝口不提刚才的以外发现,却对王佛儿王若琰道:

“朱熹现在的法力的确高强,不好对付,而我现在一大半的意念都要凝聚真身。根本无法分出多的精神来全力对付他,而且一旦斗起法来,以地仙法力地破坏,整个北京城只怕难保,这对我靠后的计划大为不好。刚才我已用意念窥视到了他的所有一切,没有任何能够瞒得住我。朱熹这人已经疯狂,到了绝望关头一定会拼命,他有儒功绝学‘六绝乾坤’,还有六门厉害的法宝,格物天弓。丹青铁笔。五岳炼形图,碧霞绕指柔。龙影鬼神鞭,金曦蚀龙灯。这六件法宝各有妙用,若配合使用,一旦发动六绝乾坤,则丝毫不亚与那祖龙的皇极六合道。”

王钟与王佛儿王若琰这一佛一魔商量着杀朱熹的化身朱常洛的事情,虽然王钟是杀心已定,再无更改,但真的计划起行动来,却是困难重重。

王钟刚才耗费精神,以无上术数看过了朱熹地一切,倒也知道利弊,但是那朱熹的力量摆在那里,本身就是天仙级别的高手,还有许多隐藏实力,硬碰硬起来,并不怕如今的王钟,更何况,联合了袁戚二人的他,实力还要超过了王钟。

“那格物天弓,丹青铁笔,五岳炼形图倒是听说过,乃是朱熹当年还未成道时练制的,功效也地确厉害,拿着能增加不少实力,但后面的三宝碧霞绕指柔,龙影鬼神鞭,金曦蚀龙灯却不知是什么东西?颇有些脂粉气息,却有些象主持泰山的那个小妖怪碧霞元君所有。”

王佛儿抖了抖脸上肥肉哈哈道。

“那只小狐狸?虽然说上古有熊部落统一九州的时候,这小狐狸敲敲边鼓出了不少力气,也捞了不少好处,被封为泰山娘娘。在泰山内层开辟洞府修炼,有不少徒子徒孙,但充其量也是个小妖,还比不上那巫支祁,到现在撑死了不过是个小地仙而已。而且一上古妖狐,又不通术数,不值得放在心上。”

王若琰不屑的道。

她口中所说的小狐狸乃是在泰山内修炼的泰山娘娘,又叫做碧霞元君,乃是当年黄帝统一九州后,随便封赏的一只狐妖。这只狐妖从此之后就躲在泰山内不出来,只在山周围显灵,愚弄一下百姓,供奉香火吃食,从不于人间的炼气士发生矛盾。也不出世。属于那种小农意识的妖怪。因为在上古封了泰山娘娘,各大炼气士也好歹给些面子,也没有人去惹她,一直几千年,就这么相安无事。【借蛤蟆地宅男来说,这位娘娘就是位宅女……或者宅妖。】

这等妖怪,地确比不上巫支歧,身为无上佛主的王佛儿和它化自在天魔主地王若琰,自然没有把这个小狐狸放在眼里。现在经过王钟突然一提起,倒觉得有些出乎意料。

“当年朱熹游泰山时,曾经和这个小妖发生过一段风流韵事,两者感情倒是急好,倒是到了山盟海誓的地步,当年朱熹甚至差点为了她耽误成道飞升的外功。那碧霞绕指柔,龙影鬼神鞭,金曦蚀龙灯三件法宝就是两人合力练制的。”

王钟娓娓道来,把朱熹的隐私秘闻都统统说了出来,简直比当事人还要清楚,听得这一佛一魔脸上的笑容都凝聚住。

“碧霞绕指柔乃是一口剑,取上古绕指软钢炼成,可刚可柔,能分光化影,剑上有儒门六大神印,分别对应诗,书,礼,乐,春,秋。龙影鬼神鞭乃是上古北极的龙兽,与应龙齐名的蚀龙精魂与龙筋炼制,倒是有鬼神易辟之威。”

“而那金曦蚀龙灯也是蚀龙的双目炼成,身体油脂做为燃料,一经点燃发动,配合那龙影鬼神鞭,便可化出蚀龙的元神为自己所用,等于多了一尊强大无比的身外化身,此化身虽然没有蚀龙当年全盛时的威风,也有三分之一的神通。”

“当年蚀龙随蚩尤氏反天,结果被应龙氏率领众龙群殴至死,那小狐狸急其嘴甜,第一个得了好处,只是一直不能炼化,直到和朱熹双修之后,神通大涨,两人合力终于炼成了三件法宝。”

王钟说完,嘿嘿狞笑两声。

“哼!这些个蠢货。一群傻蛋罢了。”王佛儿突然语气变得凌厉起来,“得到那镰刀斧头后,以如今你的神通已经超过了蚩尤氏,就算应龙氏,蚀龙全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杀龙如杀鸡。镰刀斧头一出,仙神都难逃,还顾忌一个小小的妖怪?”

听见王钟介绍那碧霞元君有些郑重其事的语气,王佛儿十分的不快,一个小小的妖怪,如今要佛陀放在眼里,不是笑话么?

“佛陀入灭虚空,四大皆空,小胖子,你动了嗔念了,看来与本座共参欢喜禅,你没有能斗得过本座啊。”王若琰突然出口冷笑道。

“空即不空,非假非空。非想非非想。神仙末劫,天帝出英招后,你我都要转世成人,除了大智慧外,无任何神通,何必又保留超凡的性情?我此举正是顺应天命,更进一步。你执着于皮相,看来还没有参透一切。五十步来笑百步,不知自己更为可笑。哈哈,哈哈。”

王佛儿始终是一副肥笑。

“二位不要再争执了。”王钟又狞笑两声,阴深深语气另得这一佛一魔都停了说话。

“除了格物天弓,丹青铁笔,五岳炼形图以外,碧霞绕指柔,龙影鬼神鞭,金曦蚀龙灯三件法宝都在那小狐狸手中。我算准了,就在这几日,朱熹必定要前往借宝,还顺便喊那小狐狸前来助阵。那小狐狸身边有我一桩往事也正好了了。我如今制肘非常之多,上要防天帝使者王征南那小兔崽子。还要防备郭侃等人,本体也要压住祖龙元神。一心多用,不能尽全力。”

“不过乘着机会,朱熹取宝,必定不会同袁戚二人同去,我们正可在泰山之路上埋伏,你派哈曼奴那肥猿用娑婆净土画把朱熹装进其中,然后一举灭之。最多把你这副画毁坏便是了。为了补偿你两,我可以向云梦公主讨些混元金丹来,先为你们提升法力。当年我炼了一百零八粒,她可是得了一半的。”

“妖皇的那往事想必就是天帝使者的生母聂小倩吧……”王若琰刚刚说了一句,就看王钟又开始狞笑,连忙把话吞了下去。

在紫禁城的朱熹,浑然不知道自己已被王钟判下了死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