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枪挑铁笔,儒门神通都无用;洞穿咽喉,夜长梦魇未必多(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丹青铁笔汇聚了先格物天弓所有的力量化为一道光箭唰啦一下就到了王钟的咽喉处。朱熹在射出这一箭的同时,随之用法力震碎了胸前佩带的一块连心红玉。

这连心红玉正是为了通知在泰山内深藏的碧霞小狐狸所用。自感受到王钟狰狞的杀气,朱熹便已经知道今天是自己生死存亡的重要关头,王钟的术数之道明显的比他高出一截,一切算计都在对方的掌握中,今天联合了这布置了这个必杀之局,朱熹再这一刻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再也顾不得矜持。

“六宝合一,施展我儒门毁灭天地的法门,六艺乾坤或许才能逃将出去,这妖孽如今已经是恐怖至极,不过我放出的百多位远古炼气宗师也足够他忙和的了。这些宗师若全部转世成长,妖孽双拳难敌四手,哪里还有机会顾及到我。只要今天闯过这一关,灭得这一佛一魔,剪除了老妖孽的左膀右臂,从此之后便是海阔天空。”

朱熹并不明白王佛儿王若琰和王钟定下了协议,只以为王钟不知用什么方法收服了两人。

王钟也是击退袁世凯之后,先是飞过泰山,震熄了那金曦蚀龙灯,给碧霞元君一个警告,免得这个小狐狸插手自己的事情。

若是这小狐狸不顾警告,硬要插手,日后也怪不得王钟不教而诛。毕竟当年王钟因为王征南的关系,还歉下聂小倩一个人情。

况且早在数十年前。四代也就隐约算到了今天地局面,留给碧霞小狐狸不动如山的警告,王钟也多少要给陨落的四代留点缘分。

王钟此时可要比王佛儿强上许多,丹青铁笔虽然来势凶猛,但却并不能伤害到他。双手猛的向前一抓,两条血光大龙翻腾而起,相互嘶吼绞成一股对撞击过去正好撞击在笔头的罡煞之上。

这正是王钟血灵道中的血龙阴阳钻。以阴阳二气相互绞缠,发出巨大的钻穿力量。钻破各种厉害地飞剑斩杀和防护罡气罩。

轰隆一声巨响,血煞神罡凝聚的两条大龙虽然倚仗了相互绞缠地力量,但却被丹青铁笔一撞而碎,片片血光如被轰碎了的磁片四处乱飞。而淡青铁笔余势虽然稍微衰竭,却还是突破了防线,依旧射向王钟的咽喉。

不过这却让王钟赢得时间,双手又一抖。刚刚惊走袁世凯的那杆白骨为杆,镰刀斧头卷成的旗枪已经出现在手上。

把这古往今来,上天入地,任何魔神仙佛都不能抵挡的第一神兵抖了两抖,枪尖猛的点在丹青铁笔笔头,随后王钟将旗枪下沉,以蛰龙升天之势向上一挑,丹青铁笔立刻被挑飞。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朱熹低沉地怒吼了一声,在射出丹青铁笔的同时,把五岳炼形图一转,脸和脖子都涨得通红,似乎一株大胡萝卜,显然是使出了全力。

本来压着王佛儿的五岳大山真形陡然一转。带着剧烈的破空爆裂,空间震荡,反压向了王钟,娑婆净土画的空间发出了不堪承受的裂痕。

王钟挑飞丹青铁笔,就见眼睛一黑,气流横贯而来,如天空崩塌压向自己一人,所受的大力简直是从来没有碰到过。

“这朱熹不愧是儒门大圣,果真有些不好对付,要诛杀他更是困难。狗急跳墙。兔子急了咬人,倒还真不是虚言。”

面对五岳压顶。王钟却并不往下落,反而把枪向上一刺,整个人连成一条枪线,向上硬撞而去。

“任凭你法力无边,力大无穷,难道能硬抗五岳压顶之势?”朱熹猛的看见王钟不施展玄功变化闪避,反而硬抗法宝威力,开始猛地一喜,随后心中闪过一丝惊奇,又觉得有些不妙和不对劲。

就在要撞在一起之时,王钟刺成一条线的枪骤然一抖,画出了一条车轮大的圆圈,这圆圈就如爆炸一般,瞬间便扩大了千万倍,隐隐有囊括万物,包容四海的味道。

不差毫厘之间,黑压压布满空间的五岳真形大山竟然被枪抖出的圆圈套住,猛向中央一落,急速变小,仿佛被装了进去似地。

朱熹只感觉到五岳真形图上的精气大量流失,仿佛被纳进了一个巨大的无底洞穴。“这是什么枪道法门,居然要收走我的法宝!”

朱熹心急如焚,一咬牙齿,猛的喷出一条血浪,直撞进要落进圆圈中的五岳大山之中。得朱熹元气一催动,本来已经缩小万倍的五岳大山猛又膨胀。把枪圈的吸引封锁挤开了一丝缝隙。

乘这机会,朱熹猛的放松法力,五岳大山又急速缩小,完全化成一张卷轴大画腾空回射,和被震飞的丹青铁笔一起落到了朱熹地手中。

这一紧一松地功夫,朱熹把自身神通法力结合法宝使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如羚羊挂角,浑然天成,居然挣脱了王钟枪法地束缚夺回了法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