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双剑扬威(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秀楚提着“共”“土”双剑相互对照了一下,发现灰白色的“土”剑质地坚硬无比,剑意浑厚,而“共”剑则是柔软如匹练,剑意如水,明红的剑身之中仿佛有无数个声音喃喃自语。

这两剑式样虽然一样,但是剑意却截然不同,连摸在手里的分量也是相差天远地远。

“土”剑竟然比山还重,若不是王秀楚连就了天妖大力神通,身体有上亿斤的力气,绝对连剑都提不起来。

而“共”剑却是轻盈得连一片鸿毛都比不上,拿在手中连一点感觉都没有,直若无物。

王秀楚稍微把自己的意念渗透“共”剑之中,立刻就感觉到亿万股强大无匹而又坚定非常的信念冲击过来。

“不好。”王秀楚立刻警觉,知道自己不是这亿万信念的对手,如果让其和自己的神念交锋,不出一会,自己一定会被同化掉,变成这亿万信念中的一员。

刚才王钟已经告诉过他了,这把“共”剑中炼入了九州大地数千年来亿万民众对天下共土最为坚定的信仰和信念。

这些信仰和信念都长久的在时间长河中沉淀。被王钟运用无上神通深深的挖掘了上来。

这些信念信仰在数千年的流逝中,沉淀在时间长河最底层,其意念之力庞大无比,无论是任何神仙佛祖,天魔神怪都无法驾驭。只有天帝的光辉才能彻底地驾驭驱使它们。

因为这些意念。宛如天地之中最为强大的暴风骤雨,一但冲击而来,可以同化任何存在的思维。任凭是天仙都抵挡不住,这比无上天魔的诱惑,心魔的迷惑,还要强大百倍千倍。

炼气士最为忌惮的天魔劫数,红尘情爱的心劫。任何颠倒迷离它相比起来,不过是蚂蚁和大象地区别。

“儒门的信念信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佛家地信念四大皆空,无生无灭。”

“魔家的信念是大千世界,无所不在。”

“这三家的信念,儒门假!魔家大!佛家空!都是假大空,失去了纯质和朴实。惟独这天下共土的信念,乃是亿万生民最淳朴接近本源的信仰,脱去了假大空,还原成真,接近与道。乃是人世沧桑运转中最质朴的灵光。所以这信仰可以同化任何有意识的存在。”

“此剑一经祭起,胜过亿万佛陀同时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地讲,胜过亿万天魔主同时颠倒迷离。欲生欲死的诱惑。”

王钟的声音从剑身上穿了过来,为王秀楚讲起这两剑的奥妙和精髓。

“我之真身的精魂和力量全部化进了此两剑之中,‘共’‘土’即是我,我即是‘土’‘共’,现在借你之手,运天下共土之信念。诛灭一切假大空的左道旁门。”

王秀楚听得热血沸腾,心都燃烧起来。抚摸着这两口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神剑,心念滂湃起伏,恨不得马上就前去和大禹王决一死战,将其斩杀在剑下,报前些时候夺走未央剑,将自己打成重伤残废的耻辱。

那次在北京紫禁城中,王秀楚中了大禹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四大杀招,元神身体都崩溃。连意识都已经消散。若不是倚仗王钟地无上神通,铁定死得连渣都不剩了。他天生是有仇必报。现在得到了这两剑。自然难以按耐住。

尝试到了“共”剑的厉害,王秀楚决定试一下“土”剑。

握住“土”剑剑柄,王秀楚举剑朝地下一挑,顿时轰隆一声,脚下大地的板块竟然起了感应。

仿佛沧海桑田的变迁,本来平坦的山谷自然的隆起,仿佛下面一条巨大地蚯蚓在拱土,而那些高耸的山峰却仿佛融化达到蜡烛一下平复下去。

高山变平地,平地高山。这虽然极其迅速不可思议,但却十分的自然,仿佛造化就是这么施展的,只是加快了速度而已。

王秀楚连连挑动剑身,上千米的巨大山峰顷刻之间,拔地而起,随后又平复下去,如此来复往返了几个会合,王秀楚终于摸索到了“土”剑的玄妙。

“咄!”念了个剑咒,王秀楚剑身一翻挑,一座隆起的一千多米高,方圆数十里的山峰竟然被驱动飞起,黑压压的遮住了天空中的太阳。随后王征南剑诀一变,这巨大地山峰竟然猛然由岩石泥土转变成了散发出银白带青黑色地精刚。

随后,随着王秀楚剑诀的驱使,那精钢巨山在空中连连变幻,时而化为一条精钢巨龙,时而又化为无数条南北贯穿地金钢长虹,力量越使越大,地面无数的土山石山被“土”剑驱使飞上了天空,都化为了金钢,到了最后,这片天地上到九霄,下到地面深谷,都只有一种颜色,银白之中夹杂着青黑。

整个世界完全变成了精钢的世界。

演土成刚,驱山飞土,这便是“土”剑的神妙之处。

“乖乖!以后对敌,剑一挑山就飞起来,然后拿整个钢山去砸人,那人还不死么?”

王秀楚念诀收剑,无数巨大的钢山又轻盈的落到了地面,依旧化成一座座土山,天地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好,有此两剑,任凭那大禹厉害无比,我也能立于不败之地将其击杀。”

王秀楚演练两剑,粗略的精通奥妙之后,志得意满的收了起来,向北京城方向飞去。他是算计着寻找一个绝好的机会刺杀掉这位上古圣皇。

七杀魔宫大殿最中央,王钟本体依旧是端坐在法台之上,只是双目紧闭,头发老长披到了地面,指甲盘绕,晶莹如玉,锋利如刃,又恢复了当年的天妖真身的模样。

原来王钟舍弃了全身的精血法力,化成了“土”“共”双剑,现在真身法力倒退了无数个等级,恢复到原来化身天妖时候的模样,等于回归了原型。

但是绕是如此,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钟现在这副皮囊依旧还有不输于地仙的实力。

与此同时,在昆仑山最深处,王征南这位最神秘的使者天尊也在进行着把应龙氏召唤下来最后的施法。

昆仑山地底龙脉的龙头之上的山石中,王征南生生的法力开凿出了一座方圆三百六十里的巨大宫殿,不过这宫殿并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有一根根粗壮的石星罗棋布,把整个宫殿隔断成了无数的空间,密密麻麻,仿佛亘古以来最为复杂的迷宫。

本来在地底深处的这座迷宫黑暗无比,但是王征南却强行打开龙脉,使得纯净的灵气充塞了上来,整座宫殿明亮无比,仿佛无时无刻都在太阳达到照耀下。

此时,在宫殿的最中央,凌空漂浮着一个高大的光头中年男子,虽然是双眼紧闭,但浑身还是散发出如海如狱的威严。

这股威严不同于任何炼气士的气息压迫,而是一种皇者本能的威严,强大之中又如春风化雨,让人自然而然的心折。

光头男子身上的皇气,比之祖龙,大禹王两位圣皇,还要浓郁。相对起来,让人感觉到,他才是真龙天子,一统九州的真正霸主。

这位自然是王征南给应龙氏朔造的真身了。

“中正公真乃真龙天子也。不知道当年被玄女娘娘选中的轩辕氏和中正公相比怎么样。”王佛儿先是由衷的赞叹,随后又发出了不解的疑问:“玄女娘娘当年选中轩辕氏,不选应龙氏中正公,莫非那轩辕氏的皇者之气更为浓厚?不过贫僧实在想象不出,能比应龙氏更具有王者之气的了。”

“应龙氏其实是真正的帝王,只不过那时候人族兴起,我自然要选人为九州之主了。”九天玄女说道。

“原来如此!”王佛儿应了一声,双手合十退到了一边。

此时大殿之中,就只有王征南,王佛儿,王若琰和九天玄女。袁汪二人和大禹王却没有在场,原来那日,汪精卫受了重伤,要去调养,袁世凯和他形影不离,自然是在一起,大禹那日看了王征南的神通,心中似乎有了些以前没有想法,回到北京城不知道算计什么去了。

王征南双手一分,突然间,收集的三千多颗血魂龙珠全部抖射了出来。一颗颗鸡蛋大小鲜红的龙珠围绕着这应龙氏肉身的光头男子旋转不已。

王征南等人在半日的功夫,已经屠尽了西北两海的龙族。收集到所有的血魂龙珠。另外几人更把龙族多年积蓄的财宝法器收刮一空。

三千多颗血魂龙珠如星辰一般密布在光头男子身边,其中蕴含的强大怨念立刻充塞了整个大殿的空间。

“应龙氏,还不把意念全部降临下来!”王征南一声大喝,声音似乎贯穿了无数宇宙虚空,到达了遥远的宇宙深处。

就在这时,王佛儿感觉到一股中正浩大,比自己要强上数倍乃至十倍的意念从冥冥虚空之中笔直贯穿下来和血魂龙珠的怨念结合在一起。

三千六百颗血魂龙珠都没进了光头男子的体内。

一刹那,紧闭的双眼猛的睁开,目光似乎两道极光出现在大殿中,“天尊,多谢你助我重生!”

上古亿万年中!龙族最强的战士,应龙氏。后世敢于抗衡天帝的中正公。终于再次重生,降临到了九州大地之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