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神战四野(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原来是你这小妖孽!”

王秀楚修为已经到了地仙境界,感应非常敏捷,从上百人的众多儒门炼气士中一下就看到了孔令旗的身影,与此同时的是,孔令旗在这一刹那也不差分毫的看到了他。

孔令旗看到王秀楚的同时,先是一愣神,随后神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舌绽春雷大吼一声,双手一扬,一大片乳白色浩然罡气凝聚成一片片大如席子般的云团从四面八方以王秀楚为中心挤压过来。

“这老贼皮,就拿他来试验一下我修炼的成果。”王秀楚见到孔令旗一见面就下手,却也不怕。

刚才外面的浩然罡气王秀楚已经见识过了,并不见得有多么厉害,现在孔令旗又故技重施,王秀楚真想如法炮制依旧运用七杀真火将浩然罡气破开,然后乘势掩杀,施展未央经中记载“演神割麦”的刺杀之术,一举将这儒门宗师葬送在崆峒山上。

哪里知道,王秀楚刚刚要祭起七杀真火的一刹那,天妖真瞳自然而然的一闪,就在这一闪之间,猛然看清楚了这一片片席状乳白色的浩然罡气最中心闪烁着点点漆黑颜色的小点,如跳蚤一般大小,这些小黑点隐藏很深,没有一点法力波动。肉眼根本看不见。

“不好!这老贼皮好阴狠,显然在其中隐藏了杀手!”

幸亏王秀楚的神念意识已经修炼到了“秋风未动蝉先觉”地境界,能在危险来临前的一瞬间感应到。看那些小黑点,分明是魔教之中最为厉害的如意秘魔阴雷一类,不能轻易硬碰。

嗖一下,王秀楚在千钧一发之计,骤然身体一缩成一团,摒绝了自己所有的气息,整个身体如弹丸一般按照一个玄奥的轨迹跳跃。在虚空中闪了几闪,正巧乘这片片席状浩然罡气在合拢围上来的一刹那从其中的空隙中穿了过去。

这一系列地玄功变化。乃是天妖秘诀中的灵肉百变神通,可以在瞬间把肉身缩小扩大,穿越任何障碍。

猛一穿越出去,那些席状地浩然罡气猛的一合,竟然合成了一个高达百米,粗数十里的陀螺形状云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猛烈旋转。带起剧烈的狂风,同时,在这巨大的陀螺周围的空间一片混乱,大片大片地空间宛如镜子一样破碎,无数漆黑的裂缝如蛇一样在空间中扭曲抽动。其中更混合灯花爆开一般的轻想此起彼伏。

“这么大的威力?幸亏没有硬碰,跑了出来,否则的话,纵然三尸元神可以跑出来。肉身也一定保不住了。若是一个照面之下就吃了大亏,连肉身都保留不住,这个脸面可急就亏大了。”

王秀楚想想有些后怕,更起了强烈的杀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肉身在空中又一个转折,如飞鸟投林,已经取出了“土”剑。

他也不在使用任何法术对轰,只是把全身的精气神都灌注在剑尖之上,一刺一挑,快快如闪电的袭向孔令旗眉心地泥宫穴!

王秀楚知道,若是对拼法术,要杀死一个地仙高手实在是困难,对方见势不妙,逃跑是跑得掉的。唯一只有将全身法力凝聚一点刺击。

这样的打法已经近乎肉搏了。往往没有华丽的光华和元气波动。但其中的凶险比斗拼元气要厉害得多。

一般不是不共戴天的仇敌谁都不会选择这样地打法,都是先放罡煞元气试探应收。纵然不敌,也可以从容离开。

毕竟都是炼气士,追求的是长生,没有人会动不动就拼命的,尤其是地仙宗师流,练到这个境界十分不容易,谁都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性命。

不过王钟夺舍掉汪精卫的身体和王征南对拼,就是这样的打法。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天道的路途之上,两人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啊!”孔令旗见王秀楚居然没有选择硬碰,反而是施展不可思议地神通从浩然罡气地空隙中窜了楚来,他就立刻觉得大事不妙,心中泛起一阵计划落空达到感觉。

原来孔令旗先前几次对阵王钟都吃了大亏,连他祖宗孔丘遗留下来的无上至宝“春秋竹简”都被毁灭。在上次阿尔泰山地大战之中,他全身的衣服都被打乱,被迫施展了“八亟游”的遁法裸奔才逃脱了性命危险。

这样的狼狈,自然被他认为是奇耻大辱。无时无刻不想着找王钟报仇。

但是他知道王钟法力精神无比,不但练就天妖神通,三尸元神,七杀真火,还擅长天魔大法,创造小千世界,又练得蚩尤经中的诸般上古神通。

更将无数的奇功妙法融于一炉,自创出元魔九道,周游大千世界,看观过去未来,实在是从古到今第一大的妖孽。连什么蚩尤氏,防风氏,诸葛氏等等都比了下去。

思前想后,孔令旗和纯均法王合谋,两人共同炼制了一种九天十地如意秘魔阴雷,这种阴雷如沙子一样,小如跳蚤,但威力极大,能在瞬间撕裂空间,若是数颗一同爆发,能把小范围的空间爆成宇宙初开时的混沌。

而且这阴雷还掺杂了婆罗妙法,和人的元气一接触,立刻如影随形钻入,防不胜防。

孔令旗炼这阴雷,本意是暗算,因此花费了许多时间,苦炼进自己的浩然罡气之中。终于练得无影无形,什么人都不能发觉的程度。

本来孔令旗对付王秀楚不会耗费这样宝贵的阴雷,但是刚刚一看之间,他猛然发觉王秀楚居然也到地仙境界。便知道此人是王钟的接替人,若不快点除掉,难保过得一年半载,又是一个旷古无匹的大妖孽。

谁知道王秀楚居然在千钧一发之际看穿了他的隐藏,不但没有硬碰,反而是躲藏了过去,还猛的擒出一把古怪的长剑来。

在王秀楚这一剑刚发动,强烈的危机感就涌上了孔令旗的心头,在一生的时间中,孔令旗从来没有像这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性命宛如汪洋大海,暴风雨中飘摇的小舟那样孤立无助。

不过他到底是老牌地仙,曾经和四代老妖都打斗过,随机应变的经验丰富无比,在百忙之中,一股劲力传递到了自己的脚尖,全身的根节一炸,整个肉身凭空跳起,刚刚躲过了王秀楚必杀的一剑。

王秀楚一剑本来刺向孔令旗的眉心,却被孔令旗跳起躲过,剑插着脚板穿了过去。不过他并不停留,闪电般的变招,施展出了“土”剑演土成刚,驱山使地的妙用,剑朝两边一崩一挑,这崆峒山南北两个方向耸立的两座高达数百米,方圆三十多里的高峰骤然飞起,朝天空的孔令旗撞击而去!

孔令旗刚刚躲过了必杀的一剑,正要收回那炼进了九天十地如意秘魔阴雷的浩然罡气,然后重新施展法术困住王秀楚,但是他刚刚一运转法力,陡然天空一黑,便见南北方向的两座大山凭空飞起,朝自己撞击了过来,心中又是大惊。

“这小妖孽居然能驱动山峰?不可能,不可能,这崆峒山的一草一木都被崆峒派禁制住了,就算就天人合一的境界,也不可能驱使一块小石头,他居然能驱山!况且随意拔山,那已经是天仙的神通了,可是这小妖孽的修为也就和我差不多,唯一的解释就是他那口剑的神通了!”

孔令旗心中电念疾转,动作也没有停下来,双手迅速的一磕一碰,两团强烈的风暴从手上爆发了出来,分别袭向朝自己撞击来的两座高大山峰。

这两座山峰撞击来的范围太大,匆忙之间,孔令旗也来不及逃出去,只有先发出罡煞碰撞,稍微延缓一下来势,争了一眨眼的时间才能再摧动元神跳出去。

否则被这两座山撞实了,纵然元神可以化气跑出去,但是肉身肯定要粉碎。

可是,下一刻又令孔令旗心跳再次加速,就在两团风暴撞击到山峰上时,整个山峰突然一变,化成了银白夹杂黑青的精钢颜色,一阵阵的钢铁交鸣如暴雨梨花似乎的传来,孔令旗大叫一声,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两座巨大的钢山撞了个正着。

两座足足有千亿吨的精钢大山相撞是什么样的情景?巨大的钢铁撞击声震得大地都动摇起来,声波引发了巨大的气浪,震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眼睛一黑,金星直冒。

被撞击在正中央的孔令旗一声惨厉达到尖叫,肉身已经磨成了血浆,骨骼都成了粉末和鲜血混合在一起,随后被钢铁撞击产生的火光炼成了焦糊的黑末。

孔令旗的元神从轰鸣声中化为一条悠长的白气钻了出来,冲天而起:“小妖孽,你等着!”

嗖!一道明红的剑光直射进白气之中,那是王秀楚祭出了“共”剑。

“共”剑之中亿万生民天下共土那不可抗拒的意念信仰迅速的同化了孔令旗的思维。

孔令旗彻底失去了自己原本拥有达到意志。他原来的一切意念都沉淀进了时间长河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准确的来说,孔令旗的元神在共剑击中的一刹那被同化了,以后就只是王秀楚最为狂热的信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