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神战四野(中)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嗷!嗷嗷!”中了“共”剑的孔令旗元神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叫,这叫声悠远深长,却又凄厉无比,仿佛深夜里对着月黑风高的天空嗥叫的恶狼。

本来乳白颜色的元神仿佛被人当头浇淋上了一盆浓郁的鲜血,一层层的鲜红流淌下来,令人触目惊心。

不但如此,孔令旗身上还散发出一股狂热浓厚的气息,这气息令每个炼气士都感觉到有如大难临头。

“衍圣公入魔了,衍圣公被魔头侵袭进了元神!这妖孽厉害,大家快跑啊!”在场百多位儒门高手不知道是谁先惊醒过来,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起身飞快的逃跑。

这一声尖叫有如捅了马蜂窝一般,站立在崆峒山周围的儒门高手蜂拥而起,向四面八风逃窜,乱糟糟的又好像一群被砍倒大树四处乱窜的猴子。

王秀楚这一下是把他们打蒙了。从刚刚破开封锁下来,到孔令旗中剑入魔,这只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许多人都没有回过神来。

孔令旗是老牌地仙,又是孔圣人的后裔,在儒门中的地位崇高无比,王秀楚这一击可算是立下了大威风,就如四代当年杀死王阳明一般。造成的轰动不亚于狂风地震。

其实在场中人除了孔令旗外也不缺乏高手,如老牌宗师黄道周,刘宗周这两个。还有他们的两个杰出徒弟,黄宗羲与顾炎武。

以及在儒林中号称“小宗师”地新秀湖南衡州石船山书院院主王船山。东林党领袖方觉渐。

还有得到了岷江三妖中老大醉酒青牛一本地母水经,以及数十件上古法宝连同两个小妾的冒辟疆。更有被朱熹细心栽培过的侯方域,钱谦益等江南儒林才子。

这些人都是人中之龙凤,当世的天才,最少都是渡过了二次天劫的宗师,其中刘宗周,黄道周两人更是多次与王钟对敌都成功逃脱。现在半只脚板都踩踏到了地仙门槛上的高手。

但是这些人全部都被刚才的景象吓到了,竟然一哄而散。没有一个起身反抗。

因为王秀楚一剑驱山,演土成钢地莫大神通都使得他们的信心全部瓦解。

就在群众多地儒门高手作鸟兽散之时,一道金黄颜色的剑光从刚刚被围攻的崆峒洞府中疾飞出来。

这金色剑光长达百丈,如长虹翻龙,满空电射游走。

这剑光气势包含着无穷的杀意,凌厉到了极点,遥控斩向了四周逃窜的儒门高手。

王秀楚一下认出来了这剑光是客印月的先天太乙真罡所化剑气。本来他也想一网将这些高手都打尽。但是却力不从心!

刚刚为了防备被“共”剑同化,王秀楚已经消耗了自己全部的精神来应付,实在是心神疲惫不堪,无力做出追杀了。

可是比客印月剑光更快地却是孔令旗被同化了元神,“共土,共土!”孔令旗元神嘴里发出了狂热无比,坚定无比的呼喊,同时身体化成一条鲜红的血影扑了过去。

孔令旗的元神宛如从十八层地狱血海中爬出的九地魔神。伸出两支又长又大的手爪,闪电般的抓起一个飞行的比较慢地儒门高手,一撕一扯,这位儒门高手肉身已经成了两半。鲜血如雨点一样飞洒而下。

这个倒霉的儒门高手元神刚刚遁出,就被孔令旗令一只手抓住,不停的挣扎着。

孔令旗抓住这儒门高手的元神之后。又变化成了一身全红,神态严肃威严的样子,嘴里发出十分清楚的问话:“汝为九州生灵永世安康故,可愿共土?”伴随着问话,孔令旗目光闪烁,发出了一股具体地意念传递进了这位儒门高手的神念中。

这位儒门高手先是求饶般的点头,随后仿佛是明白了孔令旗发出的意念其中蕴含的意思,两只眼睛发出了无比惊恐和恐惧,不停的摇头。

“哎,你这样冥顽不灵。思想僵固。我也不能留你了。”

孔令旗见到这位儒门高手这样的表情,双眼红光一闪。微微摇头叹息,双手一搓,一阵密集的阴雷声响起,这位倒霉的儒门高手元神便化成了粉尘飞灰。

“孔令旗,回来!”王秀楚刚刚镇压住自己的元神意念,收回了“共”剑,见到孔令旗还要去追杀,立刻叫了一声。

孔令旗一听,立刻倒飞回来,落到了王秀楚面前,依旧是一个风度翩翩,气质尔雅地红衣文士模样,看不出半点癫狂地神态来。

“神主,您有什么指示?”孔令旗对王秀楚恭敬的问道。

“你还有原来地神智?这样的清醒,以前的东西都没有忘记掉?”

见到孔令旗这等模样。王秀楚也是第一次使用“共”剑,以为中了这剑的人等于走入魔,痴狂无比,理智全无。变成只听自己命令杀戮的怪物,却没有想到孔令旗居然神态清明,一点都看不出癫狂的样子。

“哎!我才知道,这九州被流毒所染到了如此不堪的地步。”孔令旗长叹一声,神态仿佛从噩梦中醒来的孩子,又宛如一个刚刚悟道的智者,“读书人千年意气,今日一遭消磨,我以前所学达到道理原来是那么的陈腐不堪。今日才正真从噩梦中醒来,还要多谢神主刚刚那一束红光,为我照亮了前进的道路,使我从时间长河的迷雾中寻找出来。”

“一遭悟道,虽死无憾。”

“然后我当誓死追随神主,传播天下共土的意念!”

孔令旗长叹之中蕴含着了喜悦无比地笑意和无比坚定的信仰。

这样诡异无比的情形。就连刚刚冲出洞府准备报仇追杀逃跑儒门高手的客印月都惊讶无比。

客印月自然认识孔令旗,见到孔令旗这样的变化,她完全失态,小嘴张得溜圆。

就这一耽搁的功夫,所有的儒门高手都跑得无隐无踪,就剩下了一座光秃秃地崆峒山以及王秀楚,孔令旗。客印月三个人。

“客长老,你们崆峒派东西两宗的耶律掌门呢?”过了半会。王秀楚才真正明白了“共”剑地妙用。

“这其实是一柄悟道之剑啊!使得苍生迷途知返。不是杀人的武器,而是救人的武器,这才是剑器最高境界。可惜我和师傅两人都是要做临驾大道之上永恒的存在,这剑只能做为驾驭的武器,不能合一。”

“耶律两位掌门早在紫禁城中被大禹抓起,不知囚禁在哪里。你刚才也看到了,我们崆峒派千年基业被大禹王派遣的儒门高手已经毁灭了。派中六百多名留守弟子全部神形俱灭。”客印月恶狠狠的看着孔令旗:“孔令旗。这都是你干地好事!”

孔令旗潇洒的一笑,并不以为然:“那都是我沉迷时的糊涂事,现在已经悟道成真,脱胎换骨,过去的孔令旗已经死了,以后请叫我孔卫红吧。”

见到孔令旗这等飘扬洒脱的模样,客印月不知道怎么的,提不起一点报复的心思来。

“现在怎么办?”客印月一时寻思不出话来。突然问了王秀楚一句。

“自然是诛杀大禹王。你我联手,我又得了五代亲练的两口神剑,现在更添加了孔令……”王秀楚看了孔令旗一眼,改口道:“又有孔卫红打前锋。我有九成地把握收拾掉他!”

王秀楚看得出来,现在的孔令旗虽然失去了肉身,但是战斗力并没有下降。反而好像是上升了许多。要比以前全盛时候都高出一截。

这令王秀楚对“共”剑的神妙和对王钟厉害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

就在王秀楚准备去北京城刺杀大禹王之时,突然,收藏着的“土”“共”两剑突然间震动,朝着辽东方向飞去。

与此同时,剑身上传来了王钟的声音:“杀大禹王地事情先缓上一缓。你先恭候应龙氏的大驾吧。”

王秀楚一惊,和孔卫红同时飞起,客印月想了想,也跟随在了后面。

就在王秀楚降落在崆峒山之前的时候,应龙氏就由昆仑山来到了辽东。应龙氏早在上古之时,就和姬轩辕相交。两人关系极好。简直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他一出世就来辽东。其实根据姬落红的血脉寻找姬轩辕元神转世之身是一个小的方面。更重要的是,他通过王征南知道,王钟这人很有可能是天帝的一缕神念所化,他在未来差点被天帝杀死,现在自然是迫切的想看一看王钟的厉害。

“应龙氏下来了!”

其实在应龙氏的意念降临到九州大地上地一刹那,王钟就感觉到了。

在辽东木兰城中,王钟地一条元神对姬落红道:“他已经从昆仑山出发了,我看不出一小会,他就会在你前面出现。他是来你的,也是来找我地!”

“什么!”姬落红一听,顿时脸色一变,有些不安:“应龙是上古龙族最强的战士,你现在真身不能动手,三尸元神和我联手也难以对付他啊,况且现在强敌林立,稍微有个差池,我们都是万劫不复。怎么办才好!”

“你放心!”王钟目光沉静,站在城墙上远望四方,姬落红顿时感觉到整个天地都在王钟面前矮上了一截。

“现在的应龙氏,已经没有再和我动手的资格了!”王钟的声音响起,“神战四野,神战四野,就让我的接替人来把他彻底的诛杀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