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革命彻底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啊!”

皇太极用本命真气修炼而出的金刚巨轮被郭侃万象碎灭刀所破,元神瞬间已经受了不小的损伤,怪叫一声,正要施展出遁法舍弃肉身用元神逃窜。

但是他这所做一切都是徒劳,郭侃这具身体现在被王钟用法有元神之术点化,自成灵性,所有的法力不但没有失去,而且还携带了王钟意念之中对天道人道更深的领悟,任何法术武功施展出来都比郭侃原来厉害了两三分。

“哈哈,你这长辫子野猪还想逃?”

郭侃一刀破灭金刚轮之后,嘴里发出哈哈大笑,粗旷的怒骂声从嘴里爆发而出,随后左手一甩,一条巨大的蓝影巨手飞腾而出,猛的逮住了黄太极脑袋后面那条乌油油的大辫子。

黄太极的辫子的尾稍还系了一条明黄颜色的结子,十分精巧雅致,但是被郭侃一眼看见,指头弹了弹,便碎成了片片粉末。

郭侃又粗旷的大笑起来:“你这长辫子野猪还学女人扎花,笑杀某家!”

皇太极的辫子被郭侃一把扯住,脑袋仰了起来,全身被一股浑厚的法力笼罩,元神被压迫在泥宫丸最深处,一点都动弹不得。遁出去逃跑已经是妄想。

“你到底是谁!”皇太极被擒住,还遭受到郭侃的辱骂,一张脸血红,却也十分不服,听出了面前这人不是郭侃的声音,一面奋力挣扎。一面大声喝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郭侃又大笑起来,扯住黄太极地辫子用力上提,“某家就是纵横八荒,九黎部落苗家首领蚩尤氏,你这野猪莫非没有听说过某家的威名!”

“不对。某家又好像不是蚩尤,某家到底是谁呢……”郭侃报完姓名之后。突然好像陷入了对自己身份的怀疑,更是喃喃自语起来。

皇太极心中疑惑。以为有机可乘,猛的运起全身法力一个挣扎,但是依旧没有效果,反而把郭侃惊醒了过来,随手抓住辫子一盘,围绕着皇太极的脖子缠绕了几圈,把这个满洲国的四贝勒勒得差点窒息。脸上如抹了一层朱砂。差点滴出鲜血。

“你管某家是谁,反正某家今天要扒了你的皮!”郭侃对自己地来历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不再去想。

原来注入郭侃身体和元神中的那缕意念,是王钟仿造蚩尤氏以及许多从时间长河最深处抽出来地零碎意念的综合。

当年王钟进入过蚩尤黎盘经中和蚩尤氏那点残存的意念较量过刀法,对于蚩尤那惊天动地的神刀实在是有些佩服。

更何况,郭侃自己修炼就是三苗神刀,和蚩尤氏的武功相合。

于是王钟便施展法有元神之术复制了蚩尤氏的那点意念打入郭侃身体元神之中,这样一来。郭侃重新复活的身体自然就带了蚩尤地一些口吻。

尤其这样一来,郭侃的武功得到蚩尤一点意念的融合,施展起来更是相得益彰,完美无缺。

只是蚩尤氏那点意念还不足以化成一个完完整整的人,于是王钟另外也杂七杂八的融入了许多沉淀在时间长河中的一些不知明强者的意念。

这也是郭侃在自报身份后又发出自己到底是谁的疑惑地原因。

不过现在的郭侃,已经稳稳当当是天仙一流的高手。而皇太极不过是刚刚晋升地仙业位,两者相比,相差了一个巨大的等级,所以不管皇太极怎么挣扎,都逃过不了郭侃的手心。

就在此时,重新复活过来的黄蓉蓉,郭囡囡两人也成功地制住了大玉儿布木布泰。

大玉儿虽然得了武则天遗留的法宝和秘籍丹药,但到底以前底子太薄,又没有皇太极那样得到了王佛儿的栽培传以轮转大法。

所以大玉儿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是宗师流高手而已。在早已经晋升地仙的黄蓉蓉面前。更本没有还手之力。

宫本武藏和八先生倒是抵抗激烈。和郭囡囡的蒙神斩将刀斗在一起,难分难解。不过下一刻。郭侃腾出了手,只一招两界大圣手,便直接抓破了宫本武藏的五轮阴流刀,随后八先生那庞大的八头大蛇身体也被擒拿住,捏得嘎嘎直叫,最后缩小,变成了年轻人的相貌。

皇太极,大玉儿,宫本武藏,八先生,不到几个回合,被郭侃这一家三口全部擒拿住。

与此同时,王钟也对上了飞快赶过来的王佛儿。

皇太极是王佛儿轮转传承的一颗重要棋子,王佛儿是九州之外最为高深精妙地左道教派教主,一直想把自己地教派道理传播到中土九州,成为神州正统法门之一,为此还专门降生到皇鹂儿体内,强行和王钟拉扯上关系。

现在皇太极眼看要被王钟擒杀,王佛儿万万不想舍弃这粒至关重要的棋子,于是立刻赶来,但到底是迟了一步。

“见过至尊。”王佛儿地遁光快速无比,一晃眼便到了渤海之上,看见王钟的黑烟横栏住去路,王佛儿也不硬闯,静静的停了下来,对王钟行了一礼。

王佛儿的称呼又一变,以前称呼王钟是妖皇,现在却直接称呼为至尊。

王钟一听,便已经明白了王佛儿隐隐约约知道了一些关于天帝的秘密。

“怎么,王佛儿。你这么快赶来,意欲何为啊?”

王钟剑已经彻底控制住局面,倒也不再做防备,身体一摇,收了元神,本体立在空中,手一摆,郭侃一家三口齐齐停在身后,同时也把皇太极四人擒住动弹不得。

“明人不说暗话,希望至尊能够放本教传承人皇太极一手。我可以担保,以后满洲国绝对不会和至尊作对,并且一力相助至尊打入关内,统一中原九州,尽快整合万民信仰!”

王佛儿一脸肥笑,皮肉耸动,眉毛却飞扬挑起。显得很是诚惶诚恐。

“满洲国是化外夷民,不入九州之列,我要有什么用?况且你欲保存你这一派的旁门左道一些道理,一样是坏我的信仰!”

王钟目光直盯着王佛儿,慢条斯理的道。

“红花还需绿叶扶,至尊要重新统一九州信仰,原来的那些诸子百家杂门,自然要清除,但我这一教,正是化外夷教,可以随遇而安,随声附和,为至尊信仰马首是瞻!两者并不冲突。有时甚至还能辅助至尊加强万民百姓信念。至尊在未来也是这样做的,现在重新来到这三百年前的时代,重新开天辟地,颠倒时间长河,何必又要对我这一个毫无威胁的教派赶尽杀绝呢?”

王佛儿连连叹息,舌绽莲花。

“哦,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了我真正的身份了?”

王钟似笑非笑,目光炯炯,不答反问。

“到了如今这样的状况,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王佛儿倒是回答得十分诚恳,“至尊最大的敌人是王征南,应龙一伙,我等佛魔不过都是随遇而安,谁强就依附谁在九州传播交易,取得一点点微薄的信仰灵光来维持自身不灭。至尊不必对我们放在心上的。如果至尊能放过我派一马的时候,稍微关照一番,那么,我佛魔两道将誓死效忠至尊,为至尊平定叛乱鞍前马后效劳!”

“为我平定叛乱鞍前马后效劳?”王钟哈哈大笑两声:“好,果然是好。”

随后,也不理会王佛儿的表情,王钟又自顾自道:“我的传人已经带了土共双剑去北京城刺杀大禹,这次行动非同小可,想必那王征南不会不知,如果我现在就答应你的要求,跟未来一样,你们一佛一魔定然会去帮助我传人刺杀大禹之后,成功控制大明王朝的政权,不让王征南插手。我也得益非浅,少了然后许多功夫。”

“不错,至尊洞彻时局,对天下大势大发展了如指掌。”王佛儿击节赞叹道。

原来王佛儿此来,并不是完全救皇太极,而是通过皇太极看王钟的态度。

王佛儿和王若琰一佛一魔,自从降临以后,就两边摇摆,谁都不得罪,既没有和王钟闹翻,又和王征南混在一起,是个两面倒的角色。

现在王佛儿通过王钟对皇太极的态度,来确定王钟以后对自己这一教的态度。

若是王钟还杀了皇太极,那么王佛儿立刻便会彻底倒向王征南,若是王钟现在放过皇太极,王佛儿便立刻投靠王钟来对付王征南。

前面两人一番话,虽然涵义深远,但最终的意思还是在这里。

“至尊表个态度吧!”王佛儿把话挑明了:“能不能为我教在将来留一丝缝隙来苟延残喘?”

“我操,革命……”王钟嘴里喃喃拒绝着两个关键字语:“我以雷霆万钧,扫荡人道之中一切左道旁门,若不彻底,将来必留隐患。革命不彻底,万众不归一,如何永恒?如何永恒?”

王钟最王佛儿道:“不但是轮转传承要断绝,这次我重新革命,连你也是要革掉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