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两分神州,命不可逃(下)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征南进来,没有一点声息和征兆,就连大禹这样的高手,事前一点都感觉不到。不得不说,王征南的法力实在是到了精细入微,与道合真的化境。

“你……”看见王征南进来,大禹首先是一愣神,随后便看见了王征南背后手提一红一白两口神剑的王秀楚和满身通红的孔卫红,以及两眼凌厉,丝毫不掩饰自己杀机的客印月。

不过大禹对于孔卫红和客印月两人并不放在心上,只是两只眼睛敏锐的注意到了王秀楚手里的土共双剑。

“天尊,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和他们在一起?”

大禹随后察觉到王征南等人都用冷冰冰的目光打量着自己,心里陡然升腾起一股大事不好的感觉。他全身一个机灵,法力运转,浑厚的气势勃然而发。

一圈圈闪烁旋转的纯清色光环从大禹身上升腾而起,直直冲破大殿苍穹,上接天际。

与此同时,大禹全身的龙袍也立刻鼓胀,身体缓缓悬浮而起,两脚心中同样冲出两圈土黄色光环朝地面钻入。

这是大禹沟通天地的大神通,一但施展,能从冥冥之中借来天地巨力,颠倒乾坤五行,塑造世界。

加上这里是北京紫禁城,乃是黄河龙脉最后汇聚的地方,多少年来不知道聚集了多少庞大的元气,一旦被引动借用。就算是天仙也不能抗衡。

当年王钟布阵势杀朱熹,也是利用朱熹和碧霞元君的关系,把他引到了泰山才得以歼灭。若是就在这紫金城中,那要杀朱熹,却是有些困难。

大禹自从杀死万历皇帝,夺取了政权成为皇帝,自然掌握了紫禁城。经过这么多天地呼吸吐纳,他追溯源流。几乎掌握了整个自桥山传递到太行,吕梁两大山脉的一条巨大龙脉!

大禹也之所以心里起了“天帝轮流做,今年到咱家”的心思,多半原因是他在这些天的时间,逐渐掌握了这条龙脉的性质。

如果假以时日,大禹相信,自己一定能把这条龙脉的所有力量炼化进自己的身体。

到那个时候。他地法力要比现在高出十倍!甚至百倍!

这九州大地之上,有亘古以来的三条大龙脉,一条是潜伏在喜马拉雅山深处最为庞大地一条主龙。所蕴含的力量不可以道计。

另一条便是潜伏在昆仑山最深处,是最为古老的一条,蕴含的力量虽然不如喜马拉雅的庞大,但是论精纯程度,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还有一条,无论是精纯度。还是力量,都不如前面两条,但对于任何天仙地仙,佛陀魔主来说,都是只可仰望的巨大存在。这便是潜伏在唐古拉山最深处的一条。

除了这三条主龙脉,九州大地经过亿万年的地壳变动。三条主龙脉灵气的发散,在各处大地上形成了或大或小无数条龙脉。

中土大地之上,帝王将相,杰出人物层出不穷,也是这些大大小小的龙脉孕育成就的。

但是这些散布各地,无数条龙脉,其母体还是三大主脉。

不过,这成百上千的龙脉,其中最大的也有三条,一条就是桥山到北京收住。还有一条是青海。注入黄河。自山东流入东海。

还有一条便是长江,流入南海。

论地位来说。如果说喜马拉雅,唐古拉,昆仑三条龙脉是天帝之脉,那么这三条,便是真真正正的帝王人主之脉。

所以,这三条龙脉经过之地,如北京,西安,洛阳,金陵。无一不是帝王之都。

其余或大或小的龙脉,如长白山龙脉,洞庭湖龙脉等等,都之不过是小儿科。就算人沾染了这些龙脉地灵气,也不过是个大将,宰相人物。做不得皇帝。

所以,在原来的历史长河中,满主努尔哈赤,也不过是一个酋长,直到皇太极打下北京城,这才真正建立清朝,称做帝国。

不过现在天帝降世,重新革命,颠覆时间长河,未来的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了。

天帝本来就是最大一条龙脉,比喜马拉雅,唐古拉,昆仑更要大,更要精纯。

大禹是秉承长江龙脉而生的,所以能做皇帝,只是他做皇帝之后,还要吞噬母体,以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其实大禹当年,整合九州,疏通河道,一半也是打龙脉的主意,要将其吸入身体,只可惜没有成功。

“夏禹,你和朱熹一样,动了不该动地心思。”王征南见大禹不停的提升自己的气势,用自身意念调动天地大力来驱动龙脉。不由得摇了摇头:“整个紫禁城都已经被我用乾天四相真罡星辰天幕笼罩住,你是借不来天地大力,也驱动不了整条桥山龙脉的。”

“可惜啊!你若是能为我所用,将来还能逃过神仙末劫,得一个善终,只可惜,你和朱熹一样,妄求自己不该得到的东西!”

“天尊何出此言!”

果然,在王征南说话的同时,大禹身上腾出清色光圈刚刚飞到天上,但是一接触到王征南布置的那星辰巨蛋薄如蝉翼的天幕之时,却出乎意料的反弹了回来,任凭大禹怎么出力,就是从不出去。

与此同时,地面也涌出了一层薄薄的星光,大禹双脚脚心射出地土黄色光圈也射不进地底。

碰到这样地情况,大禹就好像一个打电话叫小弟来打架的黑社会头子,却发现电话线被人切断。心中又急又怒。

不过他毕竟是比天仙还高地大神通者,心中虽然急,脸上却丝毫不显露出来。

“天尊果然好手段,不知不觉中布下这么厉害的天幕,我居然毫无所知。不过请问天尊,我并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就在数天前,还与天尊一起诛杀四海龙族。天尊为什么今天还同妖人弟子一起前来,似乎要置我于死地?还望天尊给个明白话。”

大禹不卑不亢的道。

“放心,本尊杀人,从来是有理有据,让人心服口服。”

王征南一摆手,制止住了蠢蠢欲动,恨不得马上动手的王秀楚,“这条桥山龙脉乃是当年逐鹿之战以后,姬轩辕统一九州,得我命令,汇聚一百零八位上古练气宗师,开凿的一条大龙。起自桥山,自北京收住。成为人主的象征。这条龙脉中蕴含的力量,相当于数百位天仙汇聚的法力!”

“你若是吸纳了这条龙脉的所有力量,只怕和我的力量也相差不了多少了!”

王征南继续道:“朱熹他心怀鬼胎,也一心一意要吸取这条龙脉的力量,只可惜,轩辕陵中有上古元神坐镇,他经营了数十年,都没有一点功效,到最后,被逼无奈,孤注一掷,才施展法术,震塌了坟墓,使得上古元神提前出世。他身为一儒门小辈,妄自图谋业位,我这才出手把他的意念打落凡间,然后借天妖之手除了他。”

“如今,你也走上了他的道路!轩辕陵中没有了上古元神的镇压,以你的修为,要降伏这条大龙炼化自身,增强法力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你若炼化了这条大龙,自然是法力大增,然后再吸取长江,黄河两大龙脉,再增法力,最后定然图谋三大主龙大脉,达到天帝境界。这样的念头,我如何能容你?”

“就算天帝陨落,神念散在过去未来,茫茫时空之中,但新任天帝大位,要做也是我等十大神主,三大天尊来做。如何轮得到你们这些杂牌小仙?你图谋大位,自然要死!”

“我这样给你剖析你的死因。夏禹,你可心服了?”

王征南向前踏了一步,整个皇宫大殿猛烈的震荡了一下。在这一下猛震,大禹本来身上飞扬的气势一个窒息,减弱了许多,漂浮在半空的身体也降落到了地面。

这时,大禹的脸色非常难看。

两只眼睛死死的盯住王征南,又看了看王秀楚一眼,大禹恍然大悟的哈哈大笑起来,宛如一个枭雄的穷途末路:“哈哈,哈哈,我明白了,天帝麾下十大神主,三大天尊,如今就剩下了你们两人?想必这位,就是赫赫威名的四野战神意念转世之身吧。而天尊你,想必就是……”

大禹话还没有落音,王征南突然爆喝一声,打断了大禹最后的音节:“还不动手!”

王秀楚身体猛然一矮,手中土剑横卷,崩出了一连串的银黑色星星点点光华,如流星雨一般笼罩了大禹全身。

与此同时,王征南也没有停留,脚步一踩,神出鬼没似的踏在了大禹左侧两步距离的位置上,猛然出拳,发劲如箭,砰的一下击中了大禹的左肋。

大禹宛如炮弹被击打得飞了起来,狠狠撞击在宫殿的大柱之上。然后滚落到地面。

这不是大禹没有用,而是这一拳,乃是王征南最为厉害的绝招杀手锏。

同王秀楚的神战四野一般,王征南这一拳名为“两分神州”。意思是一拳之下,这偌大的神州大地都能分成两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