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蒙混过关

作者: 鱼人二代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做完这一切之后,杨明伸手将自己刚才悄悄潜上船时,放在隐秘处的手机取了出来,按了一下录像停止键。

之前手机的摄像头一直对着眼镜男子来的,眼镜男子说的每一句话,都完整的录入了手机当中,杨明准备将之发给朴大牛,也算给他一个交代了。

虽然,以杨明的身手不需要给朴大牛什么交代,但是这个朴大牛还算比较合杨明的胃口,所以杨明也就顺势还他一个人情。

不然的话,等朴大牛发现眼镜男子消失了,没准还以为自己杀了他呢,到时候平白的给孙三叔找麻烦。

虽然杨明不怕朴大牛会将自己或者孙三叔怎么样,但是这个黑锅杨明可不愿意背,尤其是为这种恶人背,杨明编辑了一条电子邮件,发到了朴大牛的电子信箱中,相信他看了这个视频就什么都明白了。

做完这一切后,杨明再次跳入水中,向梅铁拿镇码头的方向快速游了过去,这艘小渔船一般的偷渡船,则孤零零地停在了大海中央……

梅铁拿镇码头,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白人男子坐在一辆豪华的房车内,透过房车的玻璃,可以看到码头那边的情景,不过男子却并没有将目光看向码头,因为码头上已经站满了装扮成水手模样的自己的手下,只要有人上岸,根本逃不过这些人的视线。

这个人,就是黑鹰帮的副首领维斯德鲁夫,也是尼古拉斯谢维奇的亲舅舅。

“尊敬的维斯德鲁夫先生,已经很晚了,您休息一下吧,有我们值班就好了!”一名手下恭敬的对维斯德鲁夫说道。

维斯德鲁夫摆了摆手:“这个人有些古怪,虽然眼镜之前给我的消息,这个人并不属于松江警方的人,但是从其出手的手段来看,倒也不像是一般人,如果不是白道上的人,那么应该也是黑道上的。”

“哦?维斯德鲁夫先生,这个人真的很厉害吗?”这名手下小心地问道。

“厉害?哼,何止是厉害,金鹰帮整个被他一锅端了,核心人物没有一个活着跑出来的,我们在边海市多年的经营,被他半天时间就给毁掉了,你说这个人本事如何?”维斯德鲁夫冷笑道:“我有一种直觉,这个人不是警方的人,肯定是黑道上的人无疑!当然,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不然不可能如此狠辣!”

“金鹰帮就是叫厉木易的人干掉的?”手下一惊,这件事情虽然还没大面积在黑鹰帮内传开,但是作为这些帮内核心领导的心腹手下,也都有所耳闻,但是却是第一次听说是厉木易做的!

“不是他又是谁呢?”维斯德鲁夫道:“不过,奇怪的人,这个人为什么会趟这趟浑水?与我们对立面的是松江警方的人,关这个姓厉的什么事?要不是他和眼镜无意间透露,他真的是为了那两个人质而来,我们还都蒙在鼓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一个人了!”

“维斯德鲁夫先生,能不能是松江警方欲盖弥彰,不好用正常手段和身份来做这件事情,于是就弄了这么一个厉木易出来,毕竟,这种事情警方是不好做的。”手下想了想分析道。

“你说的倒不是没有可能。”维斯德鲁夫说道:“各国都有这样执行特殊任务的特工存在,手段凌厉狠辣也是正常的,所以这也是我重视这个人的原因!”

“哦?什么意思?”手下有些不明白维斯德鲁夫的话。

“你不知道我姐夫的另一个身份吗?他是梅铁拿镇的议员兼任警局名誉局长,如果这姓厉的真是华夏那边的特工,如果被我们生擒来,姐夫将他交给情报部门,也算立了一个大功了,对我们帮派的未来发展,也是有很好的作用的。”维斯德鲁夫说道:“姐夫的政治地位越显赫,我们帮派在梅铁拿镇自然越势大。”

“原来如此,维斯德鲁夫先生,还是您想得周全啊!”手下点了点头深以为是的佩服道。

“几瓦诺夫,你去给我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一杯咖啡来,岁数大了,熬夜的话有些扛不住了。”维斯德鲁夫叹了口气,说道。

“好的,维斯德鲁夫先生,我这就去!”这名手下,也就是维斯德鲁夫口中的几瓦诺夫,连忙应了下来,下了车去,快步的向码头上的咖啡厅跑去。

维斯德鲁夫也闭上了眼睛,开始养起神来。

杨明慢慢的浮上海面,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毫无掩饰的向码头岸边飞速游去。

几个正在码头上搬运货物的水手看到了这一幕后,彼此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然后不动声色地继续着手中的活计。

杨明很快地就游到了岸边来,飞快地爬上了岸去。

“呼啦”一声,原本正在搬运货物的水手们顿时放下了手中的货物,迅速地向杨明围了过来,其中一个貌似领头的人,冷冷的对杨明说道:“别动,什么人,站在那里,将你的脸抬起来!”

杨明却也毫不犹豫地抬起了头来,看向了那个领头之人,鼻中冷哼了一声。

“啊?几瓦诺夫?”那领头之人看清杨明的脸庞后明显的一愣:“几瓦诺夫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几瓦诺夫是维斯德鲁夫的心腹手下,码头上的人哪有不知道的?所以见到几瓦诺夫从水里上来,虽然很是吃惊,不过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恭敬之极,不敢有丝毫的造次。

“维斯德鲁夫先生……”杨明冷冷地回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话,倒不是杨明不想说明白,而是杨明学了这么半天,只学会了这么一句俄语而已。

这个“几瓦诺夫”,就是杨明幻化而来的,这是杨明在海中观察了很久岸上的情况,找到了维斯德鲁夫的那辆车,看到了维斯德鲁夫和几瓦诺夫的对话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虽然杨明不知道他们两个说了什么,不过显然可以看出,这个几瓦诺夫是维斯德鲁夫的心腹手下,所以杨明就拿定了主意,用这个人的形象上岸,想来这些手下也不敢做过多的盘问,到时候真要问起来自己,自己只要含糊地说一句刚学会的“维斯德鲁夫先生”就可以了。

果然,杨明的一句不明不白的话,顿时让这几个手下为之一愣,愕然之下,虽然不知道杨明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却又不敢多问,而就在这之际,杨明已经迈开步子快速的向维斯德鲁夫的豪华房车走去。

几个码头上的手下苦笑着摇了摇头,之前那个领头水手,也无奈的耸了耸肩,几瓦诺夫平时别看对维斯德鲁夫讨好至极,但是在这些其他手下面前却狐假虎威,而这些人也知道他是维斯德鲁夫面前的红人,哪敢开罪于他?

“卢克列队长,几瓦诺夫先生到底是什么意思?”等杨明所幻化的“几瓦诺夫”走远了之后,一个手下才小心地问那个领头的水手道。

“谁知道?不过谁敢多问?几瓦诺夫那家伙的脾气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仗着是副首领心腹的身份,平时嚣张跋扈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这叫卢克列的队长一提起几瓦诺夫显然是一肚子的怨气,却又无可奈何:“不过,他肯定是为维斯德鲁夫先生办事去了,我们也不好问,这种小人,以后还是少招惹为妙!”

“是!”也就卢克列队长这种身份的人才敢对几瓦诺夫出言不逊,其他手下虽然心里面对几瓦诺夫讨厌无比,但是嘴上也得恭敬的称之为“几瓦诺夫先生”。

“行了,继续干活吧,做好我们分内的事情吧,其他事情,也与我们没什么关系。”卢克列队长对手下说道。

于是,这些个手下又继续扮作水手,开始在码头上忙碌了起来,将一些货物周而复始的反复搬来搬去,累得不亦乐乎,就为了装样子而已。

他们要是知道,他们要找的目标已经刚刚从他们眼前溜走了,他们还在继续扮苦力,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