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7章 忍无可忍的张开远

作者: 鱼人二代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句话,是大家都想说,但是都没有好意思说的话。之前为了吃饭,大家都一致推举张开远说几句话,但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没完没了的说个没完,这就让大家有些烦躁了!

可是,张开远是大家都一致认可的人,大家也不好意思开口说什么难听的话。但是并不代表大家都没有想法。

别人不敢说,可是小王却敢说,小王也跟本不需要给张开远什么面子,小王见到杨明对于张开远没完没了的演讲微微皱了皱眉,于是就直接站出来喊了这么一声。

张开远本来正慷慨激昂地讲着自己准备好的演讲稿呢,正讲到兴高采烈之处,爽得不得了,突然的冷不丁的听到了这么一句话,立刻将他从梦幻中拉回了现实来!

这谁呀这么没素质,居然在自己演讲的时候打断自己!张开远这个恨啊,嘴上的演讲虽然没有停下,但是被这么一打岔,原本发挥得很好的一些即兴说词全部忘得一干二净!

张开远恨恨地在场中找寻着说话的目标,一下子就看到了小王那张嘲讽的脸孔!妈那个逼的,又是他!张开远觉得自己真他妈的憋屈了,一天之内被一个以前是小保安的人给戏耍了好几次!

但是,张开远却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悦表现出来,因为小王已经不是以前普通的保安了,而是名扬娱乐的保安部经理和后勤部副经理,这样的身份,比自己一个小贸易公司的总经理的身份要强多了。

尤其是惧怕小王这保安出身,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对于这种蛮人,张开远是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

但是,张开远却把这笔账记到了杨明的头上,在他看来,杨明就是没什么能耐的富二代,到时候自己使点手段,就能弄得他屁滚尿流!

想到这里,张开远的心里面还好受了一些,不然的话,他简直要郁闷死了,现在也只有拿杨明的未来遭遇意淫了。

张开远清了清嗓子,继续了自己的演说,他正讲到激情处呢,可是不想停下来,所以干脆不搭理小王,假装没有听见。

其实,小王对于自己喊出这么一声来还是有些忐忑的,他怕杨明觉得自己多事爱张扬,但是这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一种赌博,对老板心思的揣摩,如果顺了杨明的心思,那么杨明以后肯定会对他更加的看重。

不过杨明也确实有些烦了这张开远在台上吹吹嘘嘘的没有一句正经话,这让杨明很是不舒服,听得耳朵都要出了茧子,正有些发愁该怎么办呢,小王就开口说话了,倒是省去了杨明开口的麻烦了。

赞许地看了小王一眼,杨明微微点了点头。

小王收到了杨明鼓励的眼神,一下子有如打了兴奋剂一般,浑身上下都处在了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张开远,你也真好意思啊,让你上台去,是给你面子,看在你是以前的组织委员、现在的同学会发起人的份上,可是你这没完没了就有点不地道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最有成就的人呢?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最有成就的人是我们荆总,不是你这个二逼!”

王林毫不留情的恶骂顿时打断了张开远的演讲,全场的同学也冷场了下来!大家之前虽然看到了在度假村门外的那一幕,知道王林和张开远之间有所矛盾,但是却没想到两个人的矛盾已经激化到了如此的地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王林是根本就没有打算再给张开远留任何面子了,已经打算撕破脸皮了。

张开远也没想到王林会骂的这么露骨,到最后连“二逼”这样的词都用上了,这让张开远的面子顿时有些放不下了,站在台上,有些下不来台。

其实,王林的话,已经代表了很多同学的心思,他们来这里是来聚会来热闹的,而不是听张开远墨迹的,他们的工作和张开远八竿子够不上关系,也不指望和张开远搞好关系有什么好处,只有一小部分人是在利益上能和张开远产生交集的,只有这一部分人,才是真心实意的想和张开远套近乎的人。

于是,王林几句话之后,就造成了现在冷场的氛围,最后,还是那几个坐在第一桌,和张开远关系比较好的人中其中一个站起了身来:“开远,我看大家都饿了,要不,咱们就开餐吧?王林兄弟说话有些激进,你也不要介意。”

张开远点了点头,有些感激地看了这个人一眼,然后借着这个台阶就下了台去,也不说话。这个时候,他也没法再说什么了,说多了,也是徒增尴尬。

本来,张开远在家里面策划和憧憬了很久的同学会,被王林这么一搞给弄砸了,远远低于他预期的效果,甚至起到了很大的负面作用。

早知如此,自己就将与自己关系好的几个人叫到一起吃个饭得了,何必搞什么同学会呢?可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张开远已经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了,他办同学会,就是为了在以前的同学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成就!

王林还想说什么,却被杨明给制止了,杨明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然后对王林道:“可以了,不用再紧追着不放。”

“是,杨哥。”王林听后,连忙恭谨地说道。

“我看这张开远也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反倒有些小心眼,我怕他会记仇,你小心一点。”杨明提醒道。

“他?”王林有些不屑的摇了摇头:“我还真不怕他,他那小样的,我一个能弄他三个!”

“总之你还是小心一点吧。”杨明淡淡的提醒道。

“我知道了。”王林点了点头。

一顿饭,在很压抑的气氛中吃了起来,很多张开远预先准备的助兴节目都不得不被迫取消了,不过也没什么,反正主持人鱼仔已经走了,张开远也没办法临时再找一个主持人过来,但是一些例如他每桌敬酒的节目也取消了,现在的张开远,哪还有什么脸面去每一桌敬酒呢?

虽然自己身旁这一桌的人,都不停地安慰自己,不要与小王一个粗人出身的保安计较,不要理他,但是张开远却还是憋了一口气。

而后面那些与张开远没什么利益瓜葛的人则是自在多了,很多人彼此都有自己的小圈子,在一起吃喝得不亦乐乎,于是乎,前面的那些与张开远关系好的人,吃得倒是有些压抑和郁闷,反而后面的人十分开心,与每年的情形刚好相反。

每年都是张开远附近的那几桌呼声震天,其他桌的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却也自知自己的身份,不敢凑近去也不敢喧宾夺主,但是今年却有了很大的反差。

越是往后面,那些越是混得不怎么样的同学越是觉得解气!往年自己这几桌都是属于没有人搭理的,任他们自己吃喝,但是今年有了小王这几句话,这些人吃得都很开心也很尽兴,呼声震天,倒是成了场中最热闹的几桌。

而张开远愈发的不是滋味,最终忍无可忍,借口去洗手间,来到了度假村的门口。

张开远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果断的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德哥吗?我是张开远。”张开远有些紧张地说道。

“张开远?谁?我不认识你。”电话那边听了张开远的名字后,有些不耐烦的要挂电话。

“等一下,德哥,是我啊,张老富的儿子!”张开远连忙报出了自己老爹的外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