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8章 求助德哥

作者: 鱼人二代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哦?张老富的儿子?张小孬啊?”德哥听到了张老富的名字之后,才变成了正常的语气。

“是我,是我,德哥!”张开远虽然不喜欢张小孬这个乳名,但是没办法自己的老爹总是喜欢在外人面前叫自己为“张小孬”,以至于那些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本名叫张开远,都跟自己的父亲一样叫自己张小孬。

“哦,有什么事情吗?”德哥确定了张小孬的身份后,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德哥是张开远的父亲张老富老家那边的一个老乡,是个混社会的刀枪炮,前几年在外面据说混得还不错,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回了自己家乡还受了很严重的伤。

养伤好了之后,就开始在自己家的乡里横行,很快的招兵买马成了乡中一霸,前几天过年的时候,张老富领着张开远回家过年,然后乡里乡亲在一起赌钱,认识的这个德哥。

要说这个德哥,论辈分的话是张老富的一个远方表侄,但是因为德哥在乡里面混得很牛逼,所以张老富也不敢自大,都称他一声德哥,而张开远自然也叫他德哥。

这辈分看似有点乱,但是在社会上混的人都喜欢别人叫自己这个哥那个哥的,德哥也不例外。

张老富和张开远一样,都是八面玲珑之人,觉得这个德哥在家乡里面很有影响力,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能用上他了。

这几年张老富觉得在大城市里赚钱,要是没有关系和门路的话,比小地方难多了,在小地方,十里八乡的都能找到自己家的亲戚,不管远近,也是沾上边的,办个事的话要比城里容易得多,所以也萌生了回家里面开一个大企业的想法。

要是回家开企业的话,不免要与社会上这些混子打好交道,防止他们捣乱,而这个德哥又是自己的远亲表侄,正好是个拉近关系的好机会。

于是,在过年的时候张老富就叫着张开远,然后叫着德哥还有德哥的一个助手上一起打起了麻将,在张老富的暗示之下,张开远输掉了很多钱给德哥。

这样一来,德哥就对这父子两人的印象还不错,拍着胸脯满口答应下来,以后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自己能帮上忙的绝对不推辞。

所以这一次,张开远才想起了德哥来,张开远并不认识什么社会人,唯一认识的就是德哥了。虽然知道父亲以后要有大忙让德哥去帮,自己叫德哥帮自己的忙,这人情债用一次就少一次,到时候说不定又要投进去多少钱才行,但是这口气张开远咽不下去!

他要是不给杨明点终身难忘的教训,他就会寝食难安。所以这一次,他犹豫了再三,还是决定要麻烦德哥一次,不然的话,自己没准会憋出病来!

“德哥,我确实有点事情要麻烦您啊,不知道您有空没有?”张开远小心地问道。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指使得动德哥,毕竟过年的时候是自己的父亲约的德哥,虽然钱是从自己手中输给德哥的,但是想必德哥也看得出来,这是在自己的父亲张老富的授意之下进行的。

“哦?什么事情?你先说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办到。”德哥倒是对张老富这对父子的印象还不错,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远亲了,而且过年的时候输给了自己十多万块钱,这让德哥还是很感激的。

德哥虽然在乡里面混得风生水起,又开洗头房又开歌舞厅的,但是此刻正是他招兵买马的时刻,招兵买马自然需要大量的金钱了,没有钱谁跟你玩?

就在德哥最需要钱的时候,张老富父子送给了自己十多万块钱,虽然不多,但是也能解决当前的燃眉之急了,德哥怎么能不感激呢?

所以德哥对于张开远才会如此有耐心。

德哥有一个秘密一直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之所以在外面混了好多年突然回到家乡,而且还受了伤的原因!这个原因他谁都没有说,甚至连他身边最亲近的手下都没有说!

因为,这是德哥内心深处一个永远的痛,他是被人撵回来的,伤也是被别人砍的!他差一点就个死他乡,要不是当初一个兄弟拼死保护他,他早就挂掉了。

原本威风的德哥,犹如一条丧家之犬一般,被人撵出了他曾经辉煌一时混得风生水起的大都市,回到了自己这个小家乡,等伤势好了之后,德哥就开始招兵买马。

德哥的终极目标并不是要横行乡里,而是要东山再起!他要让那个当初给自己屈辱的人死无葬身之地!他要报复,他要拿回他失去的一切!

当然,这个想法德哥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认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他怕人多嘴杂,万一自己的消息传到了自己仇家的耳朵里,到时候人家斩草除根寻上自己,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所以现在的德哥就像是和其他的农村大恶霸一样,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带着一帮兄弟做一点灰色的买卖,虽然有点违规,但是却可以很好的掩饰掉。

这时候接到了张开远的电话,德哥的心思就又开始活络了起来,要是能说服这父子俩回家乡里投资开个公司,不用多,就给自己入一股就行了,那就是一笔不小的进账。

不得不说,张老富确实也是这个想法,如果能早点提出这个想法的话,没准那十万块都不用送出去呢。

“德哥,我这举办了一个同学聚会,我这一个喜欢的女同学却跟别的男人好上了,那男的还瞧不起我,我想教训他一下。”张开远也没隐瞒,这些事情德哥肯定也能调查出来,自己要是故意隐瞒,到时候德哥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哦,这事啊。”德哥沉吟了一下,觉得这也不算什么事,这种修理人的事自己在乡里也没少干,于是道:“那人什么背景身份?”

“是个富二代,家里面挺有钱的。”张开远说道:“现在自己开公司。”

“哦?身边没有保镖或者打手吗?”德哥倒是很小心,一听是个富二代,下意识地就想到这人身边有没有高手。

“他公司里一个保安部的经理跟着他,不过我们可以选择一个他们不在一起的时候再下手。”张开远说道。

“就一个跟班啊?”德哥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管他什么保安部经理不经理的,一个人再能打有个屁用,自己多带几个兄弟不就结了?

“还有一个,是个什么物业公司经理,以前也是个小混混出身的。”张开远忽然又想起了毕海来,于是赶紧跟德哥说道。

“那没什么事。”德哥听后满不在乎地说道:“他们在也没事。”

“那德哥,您是答应帮我忙了?”张开远一听德哥的语气,好像答应了下来,顿时有些喜出望外。

“这事我能办到,帮帮你自然没有问题的。”德哥笑道:“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最好是今天晚上,我一刻都忍不住了!”张开远有些激动地说道:“德哥,您知道他们怎么羞辱我吗?他们让我在那么多同学面前都下不来台。”

“行,等我带几个兄弟过去吧,你在哪里?不会是在松江市里吧?”德哥问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