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让我们荡起双桨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唐紫尘端枪站立,枪把按在腰眼中,含而不露,整个姿势就好像站三体式。然而,她的腰腿一起一伏,就好像身下多了一匹颠簸的烈马。

这样的姿势,真是标准的站出了个马来!

不但如此,唐紫尘枪杆向前,如箭直射,也有些像发崩拳劲。

但是,她的身体一起一伏颠簸之间,起落的时候,又好像凌空下击的炮拳劲。

整个枪头却是晃动微微颤抖,如扬脑袋的毒蛇,寻找噬人的机会,正是钻拳劲的力量。

这一式端枪,竟然同时含住了“三体式”“马步桩”“崩拳的箭劲”“炮拳的凌空劲”“钻拳的翻浪劲”。

“这才是真正标准的拳架子,高手的拳架子。”王超目不转睛地看着唐紫尘这个端枪架子,心中感叹至极,好像自己先前练的拳架都是一团狗屎。

突然,唐紫尘整个人做势一纵,就好像驾驭着一匹烈马高速前进的瞬间借势刺出一枪。

枪头划破空气,闪烁出一丝晶亮的银电光芒。

啪!唐紫尘已经一枪击在了石槽中间的铅汞大球上。

就在枪尖点到大球上的一刹那,王超只见唐紫尘沉腰,抖臂,以枪尖画圆,猛地圈住了铅汞大球然后向上一挑。

滴溜溜!整个球被挑离了石槽,随后如粘在枪头上一样,随着唐紫尘的枪势旋转。

哧哧哧……唐紫尘枪尖连挑,铅汞大球便在枪头的尖上做弹丸跳跃。

啪!唐紫尘收枪一点,铅汞大球又落到了石槽中滴溜溜旋转不停。

这出枪,挑球,粘球,抖球的过程,只有短短的几秒,但是已经把所有拳术的精髓完全演绎了在里面。

“运劲成圆,听球中汞水流动,把握重心,借力旋转粘字诀,这就是所有太极拳的精髓,并没有特定的招式在里面。”唐紫尘演练过这一式“龙蛇合击”后,眼睛瞟向了高出,好像看穿屋顶到达九霄云外一样。

“这一式龙蛇合击你看懂了多少?”

“看懂了七八成,基本上差不多了!还要琢磨琢磨!”王超沉静地道。

刚才王超看得目不转睛,聚精会神。心里把这大半年所学的东西全部沟通了一下,心里一股明悟隐隐升腾起来,但是具体的明悟是什么,他又说不出来。

这样似通未通的感觉,令他感觉很不舒服,但是他如今却练得深沉内敛了一些,心中暗暗盘算,只要琢磨就能真正贯通。

“哎,我本来只教你教到这里,但是今天兴趣来了,就还演练一式枪术吧,跟我来!”唐紫尘提起枪,走出了练功室。

王超跟在后面,发现唐紫尘来到了车库中。

车库很大,中间停着一辆银色的跑车,地面是水磨石。

开了灯之后,王超明显地发现,车库离墙壁的里面上有一个明显的手掌印,而且墙壁上有点点陈腐的血迹。

“看好了!”唐紫尘的声音打断了王超的思维,王超连忙精神一凝,只见唐紫尘的枪如毒蛇一般钻入了银色汽车的底盘。

枪杆压在地面,很弯曲。唐紫尘沉腰一挑!整个银色的跑车竟然随枪挑了起来,凌空翻滚了两圈,然后轻盈如一片树叶似的落到地面,一点损伤都没有。

“京剧内有一局戏叫做铁滑车,是演的当年岳飞部将高宠攻击金兵山寨,金兵制造了铁车,从山坡上滑下来,却被高宠用枪一一挑飞。我的龙蛇合击若是练到上乘地步,也能一样。”

王超看着这一切,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拳术的精髓,已经都在这两枪之中演绎尽了。你自己练习吧。”唐紫尘丢了枪,拍拍手,意兴索然地走了出去。

王超却把枪默默地捡了起来,跟在后面。

接下来的一连十几天,王超都在默默地练功,不过,他却把更多的心思放到了唐紫尘那一式“龙蛇合击”之上,时常端枪站立,但是却没有一次能端出唐紫尘的韵味来。

唐紫尘这些天,也很少教王超别的东西了,只是偶尔见王超练习“龙蛇合击”的时候,校正他一些错误的运劲。

直到暑假的最后几天,王超也准备要回去了,但是想起唐紫尘说过这个暑假后就要走了的话,心中十分的惆怅。

“今天不要练了,你跟我出去走走。”这天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候,唐紫尘突然对王超道。

王超停下了手中的功夫,跟随唐紫尘走出了别墅。

两人来到了水势宽广的天星湖一处幽静的地方,远处白鹤山前,太阳一半沉进了山里,余晖反射得湖水金鳞滚荡。

唐紫尘在湖岸边租了一艘小船,“上来吧,咱们姐弟到划到湖中心去说话吧。”

王超点点头,上了船,唐紫尘轻轻拨动船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朝湖中心漂去。

水面十分的平静,微风习习,远处不知道是谁在唱歌,传来了清脆的童音:

“让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海面倒印着美丽的白塔,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唐紫尘一边轻轻摇桨,一面静静地听着,眼神恍惚,心中似乎有无限的感慨。

直到天色渐渐地晚了,童音歌声渐渐消失,唐紫尘还没有回过神来,王超不由叫道:“姐姐,姐姐。”

“哦!”唐紫尘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王超连忙找话说,“姐,你说太极拳没有特定的招式,但是你一开始教的撩阴掌,又说是太极中撇身捶,说太极的打法最为刚猛,那是怎么回事?”

唐紫尘道:“当年杨露蝉在陈家沟学艺,陈家沟的武学并不是太极拳,而是‘炮捶’。炮是形意中的炮拳,捶也是一门刚猛无比的打法。后来杨露蝉和他师傅陈长兴练武的时候,见到王宗岳,王宗岳是道家拳术中的大宗师,太极拳是道家无数代人研究出的精华,那个时候,王宗岳传给了杨露蝉师徒两人,后来杨露蝉师徒两人研究,将王宗岳的拳术融合进了陈家沟武学中,最后由杨露蝉到北京城发扬光大,最后形成了今天的一些太极架子。”

王超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唐紫尘突然脱掉了自己的鞋子,露出一双白莹莹的赤脚,随后把裤脚也卷到膝盖上,两腿伸进水中晃荡。

“水性好的人,在水中踩水,能直起身子,把肚脐眼下的小腹丹田都露到水面外。不过这就是极限了,但是拳术好的人,却能继续的把身子在水中一寸寸地提起来。每提高一寸,都是一个天大的进步。你看我脚。”

王超连忙朝唐紫尘在水里波动的脚看去,只见唐紫尘的脚趾如手指一样的灵活,在水中划来划去,每一次划动,水都能带起一个漩涡。

“用脚发出暗劲,踩水,能把身体提起来。各个脚趾的暗劲平衡了,就是化劲。王宗岳的拳劲是练到了化劲的,所以当年杨露蝉见王宗岳的时候,王宗岳踩水过大河,水只过膝,这就是拳术中的最高境界了。”

唐紫尘突然一下,脱离的小船,整个人站立在水面上,果然,水只刚刚到她的膝盖!

“水到膝盖,这就是拳术中的极限,也是最高境界,再要提升,那就是不可能的,变成神话了。”唐紫尘对王超道,“脚趾发出暗劲,多股暗劲交汇平衡。”

唐紫尘的脚趾在不停地动弹,一个个漩涡出现在了唐紫尘身边,漩涡的力量,始终保持住湖水没有超过她的膝盖。

唐紫尘提起自己的鞋子,一步步踩水朝远处走去:“你姐走了,你要保重,你一定要记住,拳术练得再好,也不能当饭吃。拳术的时代过去了,你碰到现代火器,不要逞强。你心胸要宽阔,要能宽容,但是不能受辱。这是练拳人的原则。姐的房子留给你了,没有给你留钱,钱要自己挣。房子是给你住的,里面的佣人也遣退了,你雇不起他们的,以后自己打扫吧。姐在房间的抽屉里,给你留下了一本书,是姐一生的拳术精华,基本的东西都教你,你自己可以领悟了……”

唐紫尘一步一步踏水而去,声音渐渐传来,身影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中。

“姐!”王超扑通一下,扑在水面上,冰凉的水压迫得他的胸口喘不过气来。

漆黑深沉的夜幕,和唐紫尘这样的离去,令王超感觉到深深孤单和寂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