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待人接物里面也有拳术的道理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刘文军是道馆内最高级的教练,唯一一个跆拳道黑带六段,技击的功夫和经验都是一流水准,这一落败,其余的教练也不敢上前和打斗了,这令得王超非常的失望,他兴致刚刚被挑了起来,打性正浓,总觉得还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水平。

但是其余的人不上来,他也不好主动出手,这样的感觉,就仿佛一个酒鬼喝得半醉的时候,被人突然抢走了酒瓶,十分的难受。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了?”张彤赞叹了一句,轻盈地走到场地中间对王超柔声发问,声音十分的甜软,好像糯米甜酒。

王超看了张彤一眼,站定身子,很有风度地点了点头礼貌的示意,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他现在体能逐渐的强大,连带信心,举止言谈,气质都发生了变化。拳术养气,气养神,练气化神,改变人的气质。这也是两位武学大师宋世荣和孙禄堂论内家和外家分别时候说出的道理。

善于养气者为内,不善于养气者为外。练拳术者,炼气化神,由外即内,性情趋近阴阳道艺,赤子真性,深沉稳正,遇事不留手,但不故意欺人,这才为内。否则纵然技击再高,性格或者暴躁,或是阴狠,或是毒辣,或是懦弱,或者是温和宽容过甚,也是外家。

这也是唐紫尘说过的,要宽容,但不能受辱的道理。

王超现在功夫虽然还浅,性情也没有真正接近道艺的赤子真性,但是也在逐渐的在拳术磨练中变化起来。

张彤对王超的回答和表情神态越发地满意,这连走上来的李万姬都看了出来。

“李会长,考核通过了么?”王超转过身来问李万姬。

李万姬叫人把刘文君扶了出去,随后对剩下的黑带教练发问:“诸君认为如何?”

这些黑带教练见王超身手厉害,连摔一个四段,一个六段,都没有异议。尤其是其中三个女教练,还很有兴致地看着王超。

“好,我现在代表国际跆拳道联盟亚洲部S省分会正式聘请你为我们道馆的特级教练。请跟我来,在正式应聘文件上签字。”李万姬一本正经地道。

“这样也好,先看看应聘书合同上有些什么条件,这年头,空口无凭,都是讲究白底黑字的。”王超心中暗想了一下,随后对张彤又很是有风度地点点头微笑一下,算是做告别。

“等等,小弟弟,签过合同之后,能否一起吃个饭?”张彤优雅的伸出手来,对王超道。

“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王超胜了两场之后,随着拳术的领悟,说话也越来越纯熟,待人接物居然有了几分不温不火的风度。

也伸出手来和张彤握了一下之后,王超跟随李万姬来到了另外一间办公室。过后,李万姬拿出了一份合同来递给他。

王超拿起合同,仔细地一条条看了下去,发现倒是很通俗易懂,并不复杂,就是几条,主要工作是和来访者交流,维护道馆的声誉。工作时间并不要每天都来道馆,但是必须要随叫随到,不准超过两小时。

另外,还有一条,那就是若和来访者的交流中损毁了道馆的声誉,那么合同立刻中止,还要赔偿道馆声誉的损失金,具体数目,由跆拳道协会制定。

王超明白,这一条的意思就是,如果来了踢馆的,自己没有打赢,那么不但拿不到工资,还要赔偿名誉损失费。

王超看完这一条,发现自己最关心的待遇工资数目还在下面,每月月薪四万五千元,不安排食宿。

“这一条曹伯父应聘的时候有么?”王超指着如果打输了要赔偿的那一条问道。

“没有。”李万姬回答得干脆:“曹局长有特殊原因,因此这一条没有,但是他的月薪只是三万,我现在既然加了这一条,也就给你的待遇也加了。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特级教练,不是那么好做的,你没有信心可以不签这个合同,我们另外找人就是了。”

“不错,加了这一个条件,还加了薪水,做事还算公道,最重要的是,有得打,还钱拿,这样的好事打灯笼难找,这个字倒是签了。”王超心里暗暗沉思了一下,拿起笔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式两份,这是你的一份,你拿好了。”李万姬唰唰唰,也在合同上签了字,盖上跆拳道协会的公章,然后把其中一份交给了王超,随后又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教练证,“从明天开始,合同正式生效,你也正式上班了。记得上班的时候,带上这个证件。”

王超接过文件出了办公室,下了电梯,刚刚出了大厅,一辆火红色的精巧跑车就开到了自己面前,随后,车窗户自动打开,显露出了张彤的面孔。

“上车吧。”张彤摆了摆自己漂亮的长发,如水一般的倾泻下去。

王超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一股淡淡幽香顿时把身体上下左右全部包裹住了。

“小弟弟,你的身手这么好,是跟谁学的?”车子发动,张彤见王超不说话,饶有兴趣的发问。

“这个嘛……”王超笑了笑,脸上显露出为难的神情来。

张彤是个精明的女人,一看便明白了,不再问下去,随后又换了另外一个话题:“关于中国功夫,我倒是懂得一些,我手下有几个保镖,也是练这个的,不知道小弟弟学的是哪一种?”

王超道:“我学的是国术。”

“什么叫做国术?”张彤饶有兴趣地问。

“只杀敌,不表演的拳术,就是国术。”王超照着唐紫尘的语气说出来,觉得很有震慑力和内涵。

“哦!”张彤眼睛优雅地眨了一下,猛踩油门,车向前飙去。

车子来到了全省最豪华的星城大厦酒楼,张彤在二十八层的顶楼要了一个单间,点了几个精致的小菜,随后问:“小弟弟,你喝什么酒不喝?”

王超在一路上也想着怎么样对答,现在一听,半开玩笑地道:“酒是穿肠的毒药,色是刮骨的钢刀,我们练拳的人,对于这两样很忌讳的。”

张彤开始一愣,随后抿嘴笑了起来,十分灿烂:“那好,我就不用酒色这两样来引诱你堕落了。服务生,泡两杯人参乌龙来。”

这一顿饭吃得也是不温不火,对于张彤的问话,王超对答得颇为巧妙,也时常灵机一动,开了几个玩笑,讲出几句有内涵的道理话来。一顿饭吃完,两人也彼此熟悉了。

“小弟弟住在哪里,我开车送你回家。”张彤结账之后道。

“天星湖小区。不用送了,很近的。”王超道。

“咦!”张彤明显一愣神,以她纵横商海的经验,和王超交谈了一顿饭的时间,不会看不出王超是哪个层次的人,但是现在一听,王超住在天星湖小区,顿时惊讶了。

“天星湖小区的房子都是别墅,几百万接近千万呢,莫非我看错人了?”张彤不禁对自己的眼光有了怀疑。

她做梦也想不到,王超其实在扯着唐紫尘的虎皮装。

“那正好,我的家也在里面。想不到我们两是邻居,正好顺路。”张彤的确在天星湖小区买了一栋别墅,现在正好送王超回去。

“那好吧。”王超点了点头,两人上了车,不一会,便开到了天星湖小区,“我住在十八栋,张总住在哪里?”

“我在临湖的那头的二十四栋。”

果然,张彤见王超来到了十八栋,拿出电子卡打开大门,还邀请她进去坐,心中对王超的身份更加怀疑了。

“我就不坐了。等下次有空再来吧。”

王超看着张彤开车离去,皱了一下眉头,“虚虚实实,假假真真,不温不火,待人接物里面也有拳术的道理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