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张彤带出的线索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年轻人都是心力旺盛,血气方刚,喜欢好勇斗狠这一点都不稀奇。但是胜而不骄,还体恤败者,慷慨赠金,神态真诚,述说道理如潺潺流水入人心田。真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少年老成,已经有了拳术宗师的雏形,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在原来的接触中,张彤只以为王超是个武功练得颇为不错的少年,单纯的只是感兴趣。这也是张彤的爱好,开始赵星龙出现的时候,也让她非常感兴趣。但是现在王超慷慨赠金给赵星龙,这一行动,却令她心里震撼极大,从感兴趣提升到欣赏的程度。

“怎么?张总在想些什么?”

席散人终,王超看着赵星龙离去,心中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打斗经过,觉得这赵星龙实在是厉害,自己若不是这些天把全身的劲力都拧成一股,步法,力量,身法,掌法都精进提升了一个档次,达到明劲的上层地步,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赵星龙的实战经验显然是很丰富,最后那一下,显然是使用的通背拳的劲力,刚猛闪击,骤然爆发,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

亏得龙蛇合击一式的精妙,用蛇形缠身,龙形挑胯,最后回身掌甩劲才得以险胜。但是赵星龙摔了那么一下,居然还能爬起来,显然是并没有失去战斗力,如果是生死搏击,那还有得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论力量和功夫的纯度,王超自觉自己的劲力和赵星龙的八极铁肘比起来,还好像差了一些。

而且对方的内劲也练得肌肤隆起如铁砂的地步,一翻一鼓之间,让王超无法通过肌肉触摸到重心和动势。

“以前打的都只是擅长搏击的强手,如曹队长,李风,刘文军这些人,曹队长还要稍微厉害一点,一直隐藏着实力,不过也恐怕没有到赵星龙的地步。和这样的高手实战,实在是可遇不可求,打过一场后,受益良多啊。”

一一回忆着自己的遇到过的对手,在脑袋中闪电般地转过,随后清醒过来,见张彤一双美目看着自己不动,王超禁不住发问。

“嗯?!”张彤似乎也从想法中回过神来,优雅从容的一笑,把目光从王超的身上收回,“我只是奇怪,你不过是一个快要毕业的高中生,十八岁都还没有到,说话,打扮就显得这样老成,年轻人的一些青春,热血,锐气,都似乎在你身上找不到了,是不是有些奇怪啊。”

张彤实话实说,饶有兴趣地等着王超的回答。

“张总是指我刚才的行为?”王超随后领悟到张彤的话中的意思:“那也没有什么,是我最近读书养气,看老一辈拳术名家的历史经历,每每都很感叹拳术修炼的艰难,多数为生活所迫,拳术打得再好,就算是天下无敌,若是得不到别人的支持,也要穷困潦倒。赵星龙这人练得不错,要是为了生活所迫,丢掉拳术,那就太可惜了。我现在反正有点闲钱,能帮一把就是一把,和跆拳道比起来,拳术实在没落得太厉害了,再凋零下去,就我剩我一个人,找不到交流的对象,也是挺寂寞的,这与老成没有什么关系吧。而且老一辈的拳术大师,多是这个风范,学拳学人我觉得也是很有必要的。”

“嗯。这样的想法,就已经很老成了。”张彤笑了笑,“你刚才和赵星龙的比试,我也看到了,打得很是精彩,你觉得怎么样?”

“险胜而已,如果是生死格斗的黑市拳,那还不知道谁赢谁输。”王超照实说了出来:“他显然是练的时间比我长,而且实战经验丰富,所以我以后有还想和他切磋的想法。”

“等你再次找他的切磋的时候,说不定他又进步了,拳怕少壮,欺老不欺少,到时候鹿死谁手也说不一定。”张彤看得出来王超说的是实在话,并非谦虚,“我手下也有几个厉害的保镖,他们都是练家子,不知道你有兴趣和他比试一下没有?”

张彤这话好像抛出的一个诱饵,正待王超上钩。

有实战,王超自然不会拒绝,一口就答应下来:“那是再好不过了。”

“那就走吧,我带你去!”张彤潇洒的买单结账,然后下了酒楼,开车带王超一溜烟朝城市中心部位行驶过去。

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后,也在一栋十分豪华的商业大厦前停了下来,这里是整个S省最为繁华的商业街。

这栋商业大厦比跆拳道馆修建得还要豪华阔气,高耸的玻璃钢化建筑折射出现代都市的气息,街上人来人往的环境也透射出了热闹和繁华。

张彤的车一停在大厦前面,立刻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三个身穿黑西装,带耳麦,一脸冷酷相的男子。

“张总!”最先迎上来的一个男子奇怪地看了坐在车后面的王超,随后低下了眼睑。

“帮我把车开到车库里面,然后上来。”张彤点点头,吩咐了一句,随后下了车,这个男子立刻钻进车内,把车开到了商业大厦一旁的地下车库。

“走吧!”张彤对同时下来的王超笑了笑,身后跟着另外两个保镖一同上了商业大厦的电梯。

王超在出来的时候,也打量了这三个身穿黑西装,带耳麦,明显保镖打扮一样的男子,目光视线落到三人的手上,发现这三人的手和曹毅的一般模样,都是拳骨平展,褐皮一层一层,不过和曹毅不同的是,这三个人的眼神很冷酷,好像感情被淡化了一样。而且浑身上下也透漏出一股很不让人亲近的气息。

这种气息就是让普通人稍微靠近就会本能地感觉到危险立刻远离。

这样的气息也让王超感觉到了,心里稍稍提高了一点警惕。

“他们都是退役以后的雇佣兵,在非洲的丛林经过严格的训练,极其精通杀人的技巧和许多间谍手段。残酷的训练生活使得他们丧失了一部分的情绪波动,所以动起手来,最为可怕。你还敢不敢和他们比试?”

就在电梯停下来的时候,张彤小生对王超说了一句,眨了眨眼睛。

“雇佣兵?”王超一愣,心中突然想像拨动了一根丝弦:“我看国术实录里面有些地方提到了训练雇佣兵杀人的技巧,好像和尘姐也有些关联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