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参与危险的行动(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做生意最好赚钱的对象是什么?毫无疑问是政府公款。

同样,做生意最不好赚的钱也是公款。

一个最好赚,一个最不好赚,两者之间的区别也就是两个字:“关系”。

有了关系,花几百万,可以买到价值上亿甚至是十亿的资产。而且这几百万还可以去银行贷款,这是空手套白狼的最高境界,在王超看来,这已经相当于拳术中的化劲。

没有关系,那只能干看别人发财,就算做到了政府生意,也可能只是一张白条。

王超开的那个天星网络公司,从开张以来,一直亏损。可以说如果没有出现大的转机,三个月后,大家把东西卖掉,门面盘出去,又按照股份分钱散伙走人。

开始王超投资五万元进去,一半是姚晓雪说得头头是道,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另一半是也动了自己赚钱的念头,毕竟跆拳道馆的这个镇馆教练不能做一辈,工资再高,也是帮人家打工。

只是他对于做生意赚钱是一窍不通,正好碰到这几个大学生创业,先搭个伙试试手。哪里知道一投进去就天天亏,门面房租,水电,工商,技术监督,物业管理等等乱七八糟一大坨东西算起来心烦意乱。

“生活看似简单,其实远远要比拳术复杂啊。”

王超这几个月来总是在心中感叹这个道理。

姚晓雪和另外三个女生心里也着急,虽然天天跑得风尘仆仆,四处拉客户,社会经验倒赚了不少,但是生意上却仍旧没有起色。

“说起来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这六个学生亲身实践,终于明白了知易行难的道理。弄到最近几次,姚晓雪和王超见面都有几分不好意思。

毕竟,这个公司一大半的钱都是他出的。三个月下来亏精光了,彼此的面子都不好看,这几个也是学生,还没有修炼到脸厚心黑的境界。

夜凉如水,天空一朵朵莲花形状的云飘浮,一轮明月就在云中穿行。湖水荡漾拍击岸边,水汽沁人心脾,显得极其有意境。

和曹毅通话之后,王超也在沉思:“时来运转了,这也是关系的力量,老曹啊老曹,你这样循循善诱,身份神秘,后台硬朗,是不是对我有所图谋?不过我现在除了一点拳术,能打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光脚不怕穿鞋的,有钱不赚不是我的作风,先看看情况再说。”

明明知道是对方的诱饵,还是禁不住咬了上去。

天星网络公司虽然不大,毕竟是王超第一次投资,也不想它垮掉。更何况,有了曹毅介绍的这个开端,他自然明白,以后做大了的好处。

想定之后,王超的心思也渐渐地平稳下来,呼吸均匀悠长。提起手中的大枪端住,身体一起一伏蓄势发劲。

王超站枪桩,站的是龙蛇合击的姿势。

唐紫尘留下来的这杆大枪,后粗前细,有两米九分长,杆子上通体油光,隐约带着一点红色,还有一股艾草香味的气息。

这根大杆子握在手里沉甸甸,巍颤颤,弹性极强,普通人一抓住身体就要随杆子转动,根本掌握不了枪势。

不过这才是好兵器,枪是百兵之王,老舍在文章中就写过“年刀,月棍,一辈子的枪”。

古代制枪,极为讲究,那都是先种下整株的小树苗,随时修剪,不准有分叉,也不准有树疤,等十几年成长起来后,再制成杆子,用艾草熏通树的脉络,使其更加有弹性韧力,最后才装上枪头。

这样制作出来的兵器,配合好马,在战阵中冲杀,真是杀百人如剪草。

毫无疑问,唐紫尘留下来的这根枪杆子这是这样精工制作,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弄到的。

王超一手按住这根大杆子的尾部,枪把不出手,按在肋下,用腰力配合臂力平端而起。

枪杆子轻微的颤动,到了枪头,幅度越来越大,竟然划出了一道道的圆弧。就好像一支毛笔,神龙摆尾般的在虚空中书写出一个个优美的文字。

枪头在动,王超的整个身体一起一伏全身肌肉骨骼也在轻微地颤动,也不知道是人带动了枪势,还是枪势控制了人。

这一式龙蛇合击中,有马势,蛇形,龙形,更有鹰形凌空下击的意和势,枪头运劲成圆,各种各样的弧度比划,也蕴含了太极劲势在内。

一式龙蛇合击,好像融合进了所有拳术的奥秘。

轻柔的月光照射下来,王超的意念完全入了神,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条巨大的蟒蛇,正匍匐在水边,仰头吸纳天上的月光。

渐渐月光充盈了整个身体,王超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长出了粗大的鳞片,又厚又重,脑袋两侧也有些鼓胀,最后竟然长出了两只弯弯的龙角。

“蛇变龙了!”

突然,天空之上一片金光,刺得王超惊醒过来。

天色已经大亮,火红的太阳升腾而起,那刺醒王超的金光正是太阳光。

“站桩入神了,竟然站了一个晚上?”王超突然想起身上长了鳞片,脑袋上长了角,连忙抖了抖身体,并没有发现异常,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也没有角。

“原来是个梦!”

笑了笑,想了一会,才明白:“可能是全身毛孔闭得久了,入神之后就错觉长了鳞片,功夫上了太阳穴,当成长角了。”

轻微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竟然觉得一点都不累,就好像是美美的睡了一觉。

“这是拳术中入神的地步,站桩站成这样,功夫才能上身。”王超收了枪,回到别墅中,对昨天一晚上的情况还是觉得有些神奇,想了老半天,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入神之后,我的意念并没有控制身体,但是身体却自觉地站桩颤动?这莫非就是太极拳劲中的无意而动的上层功夫?临敌之时,遭遇劲力,自然勃发牵引,不经过大脑,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

“但是我昨天也是偶然才入了神。现在要再来一次都办不到了,要运用到搏击中去,那不是还差十万八千里?”

王超想着把入神,无意而动的上层功夫运用到搏击中去,但是连试了几下,都感觉不对,便知道自己只是偶然摸索进了无意的地步。

“这种东西强求不来,只能在下次练功的时候碰巧遇到,次数多了,就能总结出经验来。”

摸索了片刻,知道不能强求,王超倒也放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曹毅又来电话了:“你到底干不干?我们已经开始布置行动了。”

“我马上就来!”王超这才想起曹毅昨天说的那个事情,立刻打了一辆车,风驰电掣的到了市公安局。

车到了市公安局门口停下来,门口多出了几个站岗的,严肃笔挺,一副闲人免进的样子。王超一看,知道进不去,正准备给曹毅打电话的时候,两个身穿迷彩服的从大楼里面走了出来。

“你就是王超?”

这两个穿迷彩服的人看样子都有二十七八岁,一个国字脸,一个浓眉大眼,身高都在一米八左右,浑身结实精壮,走起路来沉稳无声,显得非常的干练,一看就是经过刻苦锻炼的特警式人物。

“我就是。”王超回答。

“曹局长叫我们接你进去,走吧!”两人确认眼前这个少年就是王超之后,脸上显露出了一些惊讶和不相信。

两个特警对望了一下,有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立刻就收敛了起自己的表情。其中那个国字脸的特警伸出手来。

王超见对方表示友好,自然不能失礼,连忙伸出自己的左手。

两人一握之下,王超突然觉得对方使劲,好像一个铁钳子,狠狠地夹住自己手掌,手掌骨骼肌肉被挤压,传来了疼痛。

“咦!原来是试探?”王超骤然明白,手臂轻微一抖,好像抖大杆子一样。

同时候,他的拇指关节翻动,朝外一顶,正好顶住了这个特警虎口一团筋和肌肉的交接处。

“喔!嘘!”这个特警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一弹,一股力量传递到腰部,随后双腿膝盖处麻软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地下蹲。

幸亏他反应敏捷,一感觉不好,立刻正腰挺住了膝盖,才没有出丑蹲下去。

而此时,王超不动声色地抽出了手,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一下试探没有讨到好,两个特警立刻又交换了一下眼神,“曹局长在里面分配任务,快点进去吧!”

王超点点头,跟随他们进了局子,随后转了几个圈,来到一间宽敞的会议室外面。

“报告!”

“进来!”

会议室门打开,走进里面,王超一看,只见全部都是一帮干警特警坐着,正前面是一块巨大的地形图,旁边是幻灯,曹毅正在地形图面前讲述着什么,吐沫横飞。

除此之外,另一旁美女记者朱佳和几个扛摄像机的男记者也坐着听。

王超一进来,众人的目光受到吸引,都投向了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