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心情的控制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太可惜了!”

王超深深地闭上了自己眼睛,长长嘘了一口,似乎要胸中所有的闷气都在这一口吐出去一样。枪声停下来,然后就是砰的一声,中年人的身体倒在了玉米地中,手掌还差一寸距离就抓到了朱佳的脚尖,但是他已经没有了力气,这一寸距离已经是天涯海角那样的遥远。

朱佳脸色惨白,高耸的胸腹剧烈地起伏着,过了好几分钟才镇定下来,一连退了好几步,站定以后勉强笑了一下,说出了一句令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话:“枪法要练很久才有准确度,而且手要稳,开枪的时候要冷静,这样才会有准头,不是我打靶练了很久,这一下就要失手了。想不到练武的人这么厉害,挨了这么多颗子弹,都扑到了我身边。”

王超只说了一句太可惜,再也没有开口,缓缓地睁开眼睛,看了底下这个中年人一眼,发现他匍匐向前,扬起脑袋,眼睛还睁着。

再叹息一声,王超缓缓蹲下身去,在他脸上抚了一下帮他闭上了眼睛,同时也平抚自己激烈的心情。

王超那句“太可惜了”包含有两重意思,一是这个中年人的拳术十分高强,如果是正式的比武,自己一定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刚才打斗,要是对方静下心来,不出十分钟,自己因为剧烈运动,体内气息沸腾,闭不住毛孔,最后也会泄气,支撑不下去。

虽然朱佳前来也算是救了他一次,但是毕竟这是个难得的高手。他练拳两年来,经历了不少次搏击,却还没有像今天这么刺激紧张。虽然惊险,但毕竟过瘾,对手突然死在枪下,顿时感觉到十分的扫兴和可惜。

还有一重可惜的原因,那就是两个黑色皮箱里面的钱,在朱佳没有来之前,王超倒是可以想办法据为己有,但是朱佳一出现,那就不好办了。

除非王超现在突然起恶念,杀人灭口夺钱。但是想想也不现实,不说后面的警察随时会来,而且朱佳出了问题,就算不是王超干的,保护不周的问题,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看了这一场枪战,王超知道厉害,不想为钱杀人亡命。

虽然这一刹那心跳加速,但是还是借助蹲身帮中年人闭眼的动作把心情平复了下去。

这时朱佳也发现了散落在玉米地里面的皮箱,不看不要紧,一看连她都吃了一惊。王超并不认识欧元,但是她认识,这一坨坨的钱,每一张都是大面值500元,兑换人民币一张也就是四五千元,这么两箱子,不知道有多少。

“视钱财如粪土,我一向只以为书和电视里面才有的人,想不到现实中也有这样的人!”

朱佳虽然见过不少钱,但是也被这么多大面值的欧元刺激了一下,却看见王超对地上的钱看都不看一眼,反而帮助死去的对手闭上眼睛,不由心底对王超的形象升腾起一股高大起来的感觉。

她却没有想到,王超一是不认识欧元,二是刚才这个动作是平息自己的情绪和微微的恶念。

“咳咳……好了,不要感慨了。”朱佳镇定了一下脸色,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走调,于是用咳嗽清理了一下嗓子,“我也是第一次用枪打人,以前只打过很多次靶子的。刚才你和他的交手,我也看见了。哎!一个高手死在枪下,我也不愿意的,我明白你的心情。”

王超刚才的叹息,很是感慨,里面透射出深深的遗憾和惺惺相惜。朱佳是记者,和人打交道多了,也立刻明白了王超叹息中包含的那一层意思。

平息了心中的一切情绪,王超的心神又变得活泼泼起来。在朱佳面前,他始终没有看一眼地上散落的钱。

“拳术高手,无论善恶死在枪下,这都是一种悲哀,当年八卦门宗师程廷华这样,形意门宗师薛颠也是这样。”王超语气中透漏出深深的悲凉,这并不是在朱佳面前表演,而是自己见识到枪战火器的威力后,心意自然流露的表达。

八卦门程廷华死在八国联军枪下,他是大英雄。

形意门宗师薛颠,是尚云祥的师弟,当年民国天津国术馆馆长,一身武功到达神变的境界,并且著书立说,将国术发扬光大。可惜在解放时候,被人民政府枪决。

这是王超在读国术历史中读到的。他总是有一种感觉,练拳的人要死也要死在拳下,不能死在枪下。

朱佳是第一次用枪打死人,虽然知道这不用负法律责任,但终究是亲手打死一条人命,心神激荡,不由也融合进了王超的情绪中。

上前拍了拍王超的肩膀,正要想出词来劝慰一下,突然脚下一软,“哎呀!”

王超连忙一把扶住:“怎么?”

“刚刚猛跑,不小心拐到了脚!”朱佳俏脸上显露出一丝痛苦。

“那我来扶你回去。”

“可是,这些钱怎么办?”

“告诉警察,让他们来处理吧。”王超沉静地道。此时的他,已经不是去年那个为了十万块就动杀心的愣头青了,经过一年的磨练,社会经历,已经知道了取舍得失。

“嗯。”朱佳点了点头,看了地下一下那个中年人的尸体,全身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快点走吧。”

王超刚刚扶起朱佳走了几步,立刻玉米地前面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曹毅和几个特警出现在了面前。

曹毅看见王超和朱佳,不由愣了一下,立刻关切地道:“没有事吧!”

“我没有事,就是拐了一下腿,前面一个重犯中了枪,好像还提了甚多赃款。你们去搜索一下!”朱佳道。

曹毅立刻使了眼色,旁边几个特警扑了过去。

“不错,我们刚才清点了一下人数,那个跑掉的叫林立军,他和他哥哥林立强都是新加坡陈氏集团在东南亚一带的主要人物之一,搏击高手。这次来打通内地的市场,亲自见面交易毒品,签订计划,建立信任后通过账号打款。这个案子我们准备了一年多了,而且交易数目巨大,第一次交易就有上千万,并且是欧元交易,我们在厂里并没有查到赃款,显然是这个林立军逃走了。想不到他中了枪,这次我们都立了大功。”

曹毅的话让王超有点心惊,想不到公安什么都查得一清二楚,自己还好没有起心吞下那笔钱。

“我那些记者怎样了?”朱佳问。

“一个胳膊中了枪,不过伤势不重,已经送医院了。”

“那就好!”朱佳点了点头,显露出一脸疲惫的神情,“我刚才累了,想回家休息。你送我回家吧。”

最后一句,自然是对王超说的。

曹毅对王超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满意的眼神,在王超擦身过去的时候小声道:“这次你干得不错,你的那笔生意包在我身上了,明天跟你说详细情况。”

王超似笑非笑的挑了一下眉毛,并没有说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