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过夜……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朱佳第一次用枪打死人,虽然当时显得比较镇定,但是事情过后,明显有些魂不守舍。被王超扶上车后,沉默不言,只用手揉着拐到的脚,精神显得有些恍惚游离。

曹毅对朱佳倒是不敢怠慢,动用警车一路送进了市区。朱佳的家在城南一个很幽静的小区里面,送到门口后,朱佳的腿脚不方便,还是由王超一个人扶她上了电梯。

房子在十五楼,开门之后,并没有像王超想象中的那么大,也是两室一厅,不过布置得很是雅致,墙壁上贴着字画,角落里面放着青翠欲滴的文竹,风铃在窗户口旋转发出清脆的声音,处处透露出书卷气息,并没有像一些女生那样在家里买些娃娃和熊之类的东西。

“啊,你请坐!”

朱佳坐在沙发上,闭了一小会儿眼睛,这才觉得自己失礼了,连忙示意王超坐下。

“你的脚没有事吧。”王超微微打量了一下四周,收回目光。

“已经不疼了,我想休息一晚上就没有事了。”朱佳摇了摇脚,试着站立一下,果然比刚才好了许多,看来问题不是很严重,于是给泡了一杯茶递到王超手上来,“今天麻烦你了,改天请吃饭好好谢谢你。”

王超接过茶喝了一口,脑袋中回忆起刚才和咏春白鹤拳高手林立军打斗的情形:“形式一面倒,自己支撑不住他的攻势,这人拳术技击的确厉害,赵星龙说,沿海一带高手多得很,显然不是假话,我现在还真是井底之蛙。不过那个陈氏集团,我这是第三次听说了,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第一次听说陈氏集团,是那绑架曹晶晶的那一批绑匪。第二次听说这个集团是从赵星龙的嘴里那次资金二十亿的赌拳。第三次则是这次贩毒团伙,又是陈氏集团,总部在新加坡。

“难怪上次那一批绑匪绑架曹晶晶拉曹毅入伙,可能是为了打通贩毒的路线。”

把几次前前后后的事情联系起来,王超作为一个局外人旁观者清,好像发现了一些零碎的蛛丝马迹。

王超有一种直觉,自己将来肯定会和这个陈氏集团发生事情。

这个直觉也不是突如其来,听了赵星龙的叙述,他知道沿海,东南亚这一条道上,第一高手就是陈艾阳,作为一个练拳人,王超心里面很想看看这个高手到底怎么样。不过现在他没有这个资格,这一点还是很清楚的。

“喂!是姗姗么?今天住我这里来好不好,我无聊,想找人说说话!”就在王超想事情,准备就告辞的时候,朱佳却在打电话:“什么,你有事情,要加班?那好,还是算了吧。”

挂了电话之后,朱佳又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喂!红红,我今天在家无聊,你来陪陪我怎么样……什么,你和你男朋友在一起。那算了……”

朱佳一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约到人,显得有些郁闷。

“第一次拿枪崩了人,晚上不害怕那才有问题。”王超对朱佳现在的心情倒是有些把握。

“你的枪法练得很好?我听说没有专门练过枪的人,就是人站在面前让他打,子弹都会落空?是这样的么?”

王超的发问,令朱佳的脸色又变了一下,想起自己的开枪的情形,浑身又轻微地哆嗦了一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点点头:“一大半是这样,子弹百分六七十会落空,还有可能伤到自己,我以前是练过枪法打靶。”

多少武林前辈都死在枪下,王超自然会对枪械热兵器产生兴趣。但是在现实中,他没有条件练习枪法,摸清楚枪械的一些道理。

虽然很想再问下去,但是王超把握到了朱佳的心理,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谈,也就适可而止。

“这家就你一个人住么?”

“是啊,就我一个人,我家在省城里面,这只是我临时的一个房子。”朱佳点点头。

“这里环境很好,很安静。”王超随口说了一句便起身告辞:“你好好休息,我也回家去了。”

“等等,再坐会再走。”朱佳好像很害怕一个人在家里,听见王超说这里很安静,脸色不自觉地又难看了一些,“我先去洗个澡,你就坐一会儿,等下我问你点东西,你很有新闻价值,我也很有兴趣做个武林专访的。”

刚才在现场面临枪战采访,凭着一股勇气,朱佳倒是不害怕,现在事情过后,想想起来却是后怕得厉害。

想用说话来冲淡心中的恐怖,朱佳连忙留住王超,话说都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好吧。”一刹那,王超好像把握到敌人运劲的动势一样,准备地把握到了朱佳的心理。

“人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怎么好像就能知道她想什么?”摇了摇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驱除了出去。朱佳已经起身进房间。

房间另外一头的卫生间里面不一会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响。

王超脑袋里倒没有想入非非的念头,而是把心思沉浸了林立军咏春白鹤拳的打法之中。

不知不觉,他站起身来,手脚走动,慢慢的比划着刚才的情形。和林立军的一战,令他获益很多。

“你在比划什么?怎么练得这么勤?”

突然,一个声音把王超从比划思考中惊醒了过来,抬头一看,原来是朱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来了,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长长的头发用毛巾包裹着,比穿职业装的时候多出了一分妩媚,少了一分冷峻。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嘛!”王超看了朱佳一眼,垂下眼睑,“一天不练手脚慢,两天不练丢一半,三天不练门外汉,四天不练瞪眼看。”

“扑哧!”被王超的话逗得一乐,朱佳坐了下来,“好了,咱们谈谈吧。你武功高强,能不能一苇渡江,在天上飞来飞去?”

“那是神话。”王超啼笑皆非,随后向朱佳解释了一下基本道理。

朱佳似乎也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两人说了片刻,王超谈吐得当,竟然越来越投机。谈得熟了,朱佳甚至问得很露骨:“你身上为什么一点汗味都没有?刚才我看见你活动得很剧烈的。”

王超笑了笑,用话语叉了过去。随后王超也随意的发问,朱佳的家世,工作,甚至年龄,七大姑八大姨都问了出来。

谈到最后,朱佳眼皮开始打架,竟然一下在沙发上睡着了。显然是惊险刺激,加上疲劳使她扛不住了。

王超看见这样,也就退了出去。到了大街上,天已经朦胧亮了,远处传来鸡鸣的声音。

天色大亮,朱佳也突然一下醒来,先是一惊,随后本能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什么异常,这才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自己竟然让男人在家里过了一晚上?”朱佳觉得有点惊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