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以篙为枪,血战长巷(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超反应非常敏捷,一闻到刺鼻的气味,就知道不好,立刻闭上了眼睛,同时双手抓住自己的肩膀,用了个金蝉脱壳的身法,把衣服向上一扯,包裹住了头。

懒驴卧道!

驴打滚!

他的身体直挺挺卧倒在地面,随后飞快滚动,在雪地中间把身上的石灰粉滚掉了很多。直滚了七八圈后,身体碰到了巷子内侧的墙壁。

吧嗒一下,整个人仿佛猴子一样团身蹦起五尺来高。手掌向上一抓,立刻抓到了一条居民白天晾衣服的竹篙。

竹篙长三米,有弹性,尾粗头细,正如一杆大枪。

王超一手把竹篙提在手中,另一手把粘有石灰粉的衣服甩了出去。随后双手握篙子,掂量两下,立刻感觉出比较乘手,也不说二话,腰腿起伏,好像跨了一匹奔马。以竹篙当枪,手臂一抖,整条竹篙子好像出动的毒蛇,疾点最先冲过来的那个持着砍刀人的咽喉。

借助冲势,三米长的竹篙前探,一下刺中了五米开外那个人的咽喉。

轻微的喉骨破裂之声响起,被刺中的这个人脚步一软,胸腔里面发出咕咕的声音,歪斜着倒了下去。

他的喉管骨节被这一下点碎了。

王超自学拳来,抖了两年大杆子,力量非常大,而且扎得非常精确,虽然没有到达点死玻璃上的苍蝇,玻璃不碎的境界。但是在五米之外,扎人咽喉,那是肯定可以百发百中,不会失手。

此时,生死关头,命悬一线,王超也顾不得杀人不杀人的犹豫了。

况且他已经见识过死人,枪战,打斗,已经把那一点顾虑都消磨掉了。一狠心肠,战意勃发,杀意翻腾,头脑精神提起来,和一头炸了毛的野兽没有两样,任何风吹草动,都能清晰的传递进他的耳朵。

竹篙再点,闪电般的扎出三下,砰砰砰!三个人的眼珠子被扎穿,紫葡萄似的挂在脸上,血流满面。这样的伤势,不是那种专门受过训练的一流战士,根本受不了。

这三个人并不是一流战士,也没有三国演义里面夏侯敦箭射中了眼睛,把眼球拔出来吃掉再战的悍勇,眼球被扎破,立刻倒了下去。

这时候王超眼睛已经适应了巷子里面的微弱的雪光,看清楚了眼前冲过来的是些什么人。

一个个摸约不到三十岁的男子,个个都外套黑色的小皮马甲,一律小平头,紧身牛仔裤。

王超一瞬间扎倒了四个人,自己手都有些发麻,毕竟这不是扎沙包,而是扎人。

一瞬间的眼神里,王超也看到了这些人神态有些畏惧,整体后退了两三步,但是下一刻仍旧冲了上来。

这显然已经不是一见血腥场面腿肚转筋,身体无力,恨不得爹娘多生出两条腿来的小混混了。

这么清一色的砍刀队,敢杀敢拼,不畏惧的素质,简直可以媲美旧社会上海滩的斧头帮了。

被二三十人用砍刀堵在巷子里面追杀,撒石灰粉迷眼睛,这是电视里面黑帮盛行港台才会出现的情景。

王超却也没有料到,在治安良好的内地也会出现这样的情景,而且还落到了自己头上。

这里总算是S省的省会城市,虽然一些杂乱的地区市场有小流氓,小混混出没,但都是小打小闹,拿铁棍,木棒什么的,而且多半是用气势吓人,不敢闹出人命和伤残。警察车一来,立刻作鸟兽散。

但是为围追堵截王超的这二三十人显然和那些小混混有天壤之别,不是像小流氓那么一窝蜂一团糟的冲上来,一开始上来就显得身手敏捷,进退有度。

王超心里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体力,步法,和身体的敏捷度,场地空阔,打二十来个赤手空拳的小混混没有问题。

而且就算是对方拿了棍棒,只要一窝蜂乱糟糟,没有章法,一样能够战胜。

但要是对方不乱,站定了阵型,围迫上来,而且看到血腥场面不害怕,不逃跑。那么王超要把他们全部放倒,自己身体要挨上很多棍棒,受伤那是免不了的。

要是对方拿了刀,那情况又大不一样。人体毕竟脆弱,挨上几棍子和挨上几刀的区别只要有脑子的人能区别得出来。

所以王超在第一时间就抓到了武器在手,绝对不敢赤手空拳和二三十个训练有素的砍人队伍对拼。

情况十分危险!虽然倚仗着自己的敏捷,躲过了第一波洒石灰的攻击,并且抓到乘手的武器在手,点倒了四个人。但是前面还有十几个,后面巷口也有十几个追了上来,只要两方一合,拼着被王超刺倒几个人,也可以把他乱刀分尸!看见同伴被打死不逃跑的人是最危险的,这样的人,可以称为战士了。

历史上,有多少能打的高手,连第一波洒石灰都逃不过去。王超吸取前人的经验教训,躲过了这劫,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啊!”身上气息膨胀,王超舌绽春雷,身体疾冲,竹篙抖成了一条直线,人随这条线,朝着前面十几个人中央猛烈的扎去。

他瞬间权衡形势,当下的局面,要把这些人全部打倒,那是非常不现实。

要是场地开阔,一马平川,并且手上不是竹篙,而是家里面的那杆大枪,王超非常有信心做一场以一挑三十的举动,但是现在只能拼命杀出一条血路,跑出巷子,只要上了大路,那海阔天空,以他的腿功,没有人能追得上。

啪!竹篙的性能毕竟没有大枪的十分之一坚韧和有弹性,一连又扎瞎了三只眼睛后,终于被人抓住,狠狠几刀,砍成了竹刷子。

他的竹篙非常阴狠,专扎眼睛咽喉,但是人实在太多,场地不宽阔,不好游走进击,长兵器难以施展开。

就在竹篙断裂的一刹那,剩下的八九把刀好像剁肉一般,朝王超身上招呼。

与此同时,后面十几人也冲了上来,离他只有十几步路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