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蛤蟆与天鹅相处的恶果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辆火红色的跑车很快出现在王超视线之中,跑车在路口迟疑了一下,显然是驾驶人在观看,随后就发现了王超。跑车一下把马力开足,风驰电掣飙射过来,骤然在路边停下,显示出驾驶人非常精湛的驾驶技巧。

车门一开,张彤走了出来。

“你怎么成这样了,快上车!”一眼看见身上血液已经凝固成块块斑斑的王超,张彤大吃了一惊,随后发现他的神智还很清醒,似乎放了一下心。

王超现在头晕眼花,全身发软,脑袋昏沉沉的,恨不得立刻躺在地上睡一觉。这是失血过多,产生了疲劳,他自己也知道,要是一倒下去,很可能就永远起不来了。

被人砍了四刀,后背,两只手臂,肩膀,条条刀痕翻卷,又长又深。而且所处的环境还是大冬天的雪地里面,就算他体力再好,也有些支持不住了。

“好!”王超声音嘶哑,强自支撑,把手机依旧放到了那个女孩身上,然后抓一把雪,拍了拍她的脸蛋,这个被吓晕的女孩便发出了一声呻吟,渐渐张开眼睛。

王超见她醒了,立刻跃上了张彤的车。车里面很温暖,空调的温度适合,还有一股淡淡香味,和外面冰冷的雪地马路分别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本来紧张的神经一下松弛了下去,王超产生了一股死里逃生的庆幸感觉。

唰!张彤见王超上了车,也立刻上车猛踩油门。

“还支撑得住不?”张彤一面开车,一面担心地发问。

“没有问题。”王超长长地噓出一口气,如出了四个字,全身已经连一个指头都不想动弹了。张彤看见这样的情形,也不细问,专心把握方向盘,车子飞速行驶,不一会便在一家大型的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这时医院门口早就等了她的三个雇佣兵保镖战士,和一个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王超认得,这个男子是张彤公司的大律师周先生。

除这四个人之外,旁边还有几个身穿白衣的护士和医生推着医疗车等候在那里。

一见车开了过来,这群人猛的围了上来,那几个护士在保镖的指挥下,一下把车里面的王超抬了出来。放上医疗车,立刻朝里面的急诊室就推。

王超面对这样的情况,有些哭笑不得,他现在意识非常的清醒,只是因为失血过多,体力消耗剧烈暂时脱力,还没有到达急诊的地步。

不过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动,既然没有危险,也只有任凭这些人摆布了。

这时,把王超推上车的几个医生也发现他身上的异样,不由起了疑惑。看到这样的情景,那个周律师立刻从衣服里面摸出几个红包,塞进了这几个医生的口袋。几个医生立刻浑身轻了许多,神情严肃,好像推着的王超就是一个平常的急诊病人。

“张彤好大的势力,我给她打电话一个小时不到,就把什么都安排好了。今天是又欠她一个人情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掉。”

在打电话喊朋友帮忙的时候,王超也经过了考虑。

他在省城里面朋友就那么几个,李万姬是老板,算不上,自己被人砍了,自然不能给她打电话。

而赵星龙,姚晓雪等人,打电话也没有用,反而会把事情闹大。毕竟他闯出巷子的时候,一连砍杀了十几个人,若是警方介入,很是麻烦。

曹毅人在C市,又是公安局局长,身份神秘,水很深,王超也不会把他考虑在内。至于朱佳,他还是本能的觉得,不要同这位高干女走得太近,免得引起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议论。毕竟靠她的关系发财是一回事,和她关系暧昧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样,符合条件的自然只剩下一个张彤了。

上了急诊室以后,几个医生开始了忙碌,又是打麻药,又是消毒清洗,缝合伤口,又是输血,用药。

一直忙了几个小时才清理完毕,最后把王超抬进一间高级病房,身边安排了一个高级护士彻夜守在外面。

这样的待遇,王超感觉自己像是神仙,在温暖安静的病房中,舒舒服服地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外面天色大亮,王超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只觉得自己的伤口麻药已经消退,微微一动就隐隐作痛,尤其是后背,连挪动身体都觉得困难。

“看来这伤势比我想象的还要重,幸亏那些砍刀刀尖不尖锐,只能砍,不能捅,否则我有大麻烦。”

王超也知道,一般黑帮火拼的砍刀都是这样,只求将对方砍成重伤或者残废,斗殴受伤和人命案件那是天大的区别。

还有一层原因,那就是给对方造成困难,因为残废伤员的善后工作比死人还要麻烦得多。这也是报纸上老是报道,有的黑心司机撞到人后,进行二次碾压。宁愿撞死人,不要撞伤人。

“看来这些人是叫我终生残废?”王超无缘无故被人堵在巷子里面砍杀,事情过后,自然在想是谁干的。

“我是得罪了哪一方神佛?这么看得起我。居然出动有素质,有组织纪律的砍刀队?事情相当的危险,若是不把这个人查出来,解决掉,以后的日子太不好过!”王超脑袋中一一排查和自己结过梁子的人物。

“跆拳道馆的李风?这个年轻人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听李万姬说,好像是回韩国训练去了。或者是死个那个陈氏集团的人物陈武阳,还是后来贩毒的林立军?好像也不是,陈武阳是曹毅杀死的,那个林立军也是曹毅带队围剿的,怎么都算不到我头上来。到底是谁要砍我……”

想着想着,一个面孔在王超的脑袋中一闪而过,镜头定格在半年前的酒会上,那个赵省长的二公子赵均。

“莫非是他?朱佳拿我做挡箭牌的恶果?好家伙,果然是睚眦必报,事情都过去半年了才动手砍我,想必是这半年暗中调查我的身份?怕我的身份来头大了不好收手。谋而后动,倒是有些隐忍。”

想想自己这半年因为生意上的缘故,有时和朱佳接触得频繁了一些,这样自然落到了有心人的眼里。

想到这里,王超心中已经确定了百分之八十这次砍刀队和那个赵均有关。

“朱佳啊朱佳,我这只蛤蟆也没有想吃你这只天鹅,还是一样的弄出了事情。”王超心中想了一下:“是不是赵均,还得确认一下,我得详细地调查一下他的资料。朱佳是他那个圈子里面的人物,我得要好好问一问。”

想到这里,王超喊了护士进来,叫她把电话拿到自己面前。然后支撑起身体,拨动了朱佳的电话。

“喂!朱佳么?我是王超,我现在在医院躺着……怎么回事?这事情一下也说不清楚,不过可能和你有关,要不你来一下?”

王超放下电话之后,长长了噓了一口气。心中想:“要是确定是那个赵均干的,事情倒也要详细计划一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