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中央国术馆的剑术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嘎吱!就在王超放下电话之后,门被推开,张彤提了一个大的保温瓶过来,对那个护士妹妹使了眼色。

护士妹妹奇怪地看了王超一眼,就好像他是被包养的小白脸一样,挤挤眼睛钻了出去。弄得王超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要解释,但是想想没有必要,于是干脆露出一个微笑。

“好些没有?你昨天背上那一刀,医生说还差一点就伤到脊椎神经了。要是损害严重,上半身瘫痪,一辈子就躺在床上了。”张彤在床边缘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打开了保温瓶,一层一层热乎乎的菜和汤摆放在桌子上。

“现在好多了,而且我昨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嘛,医生总是喜欢夸大吓唬人,然后叫你多出钱,不要相信他们最好。”王超坐了起来,轻微晃动了一下身体和手臂,觉得不像刚刚醒来那么疼痛了。

“那也是。”张彤露出了一个温柔典雅的笑意,随后抽出两只筷子,递给王超:“这是我叫专门的人做的药膳,还有乌鸡人参汤,你的身体本来就很好,应该不会虚不受补。”

王超一听,果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点点头,拿起筷子先尝了一下,“嗯,味道不错。”随后风卷残云一般把桌子上三个菜和一碗汤扫了个干净。

张彤看着王超吃完以后,又叫护士进来,把碗碟和保温瓶收拾出去。

“对了,把筷子留下来。”张彤等护士妹妹收拾快完毕的时候,想了想,突然道。

等护士妹妹再次出去之后,张彤走到旁边的水龙头,把筷子洗了洗,自己拿一支,递给王超一支。

“这是什么意思?”王超愣了一下,有些疑惑不解。

“一个练拳的人,要是生病了,躺在床上久久不活动,血脉就会僵化,不出几天,功夫就会退步得厉害。你只背上一刀有伤势,手臂上没有什么大伤。我来帮你练功。”张彤笑意盈盈,就像一个调皮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睛。

“帮我练功?”王超看了看自己手上拿着的筷子,张彤已经在他床边坐了下来,突然手一抖,筷子仿佛毒龙出洞,疾点王超的手腕!

“好快!”王超一惊,只觉得张彤这一筷子点来,快如高手击剑,又疾又准。他立刻反应,手握筷子上挑格挡。

却没有料到张彤的筷子和他一交缠,突然向上一崩,手腕抖动,筷子好像在水里翻搅。王超的筷子被这一绞,居然有些把握不住的趋势。

“好家伙。”王超赞叹了一句,五指紧握,这才把筷子抓稳没有掉落地面,但是因为这一下的功夫,却被张彤接连点了上来,刺中手腕。

“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会剑术。”张彤笑了笑,“剑术十三势,抽,带,格,击,刺,点,崩,搅,洗,压,劈。我刚刚用的就是崩,挑,搅。你没有练过剑,一下试手,自然挡不了。”

“哦!你是哪一派的剑法?”王超顿时来了兴趣。

“这是那时候南京中央国术馆李景林传下来的剑,我的师公是李景林的一个部下,国民党垮台,去了台湾,再到法国,传给我师傅,我师傅又传给我。”张彤道。

“李景林啊。”王超回忆着。李景林在民国时候,是东北陆军第一师师长,后来又成为直隶军务督办。这人习得武当的剑法,武术高强,后来和国民党一帮元老成立中央国术馆。当时旧武林之中,和孙禄堂齐名,人都称他为“剑仙”。

李景林开办中央国术馆,一生的弟子多不可数,后来国民党垮台,一干人多流落海外。

王超也知道张彤会剑术,但也只以为她只玩玩花样击剑什么的,想不到她的剑术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难怪你喜欢看人练武,原来自己也是个真正的练家子。”王超回忆起和张彤结识的过程,也确实是因为武术在跆拳道馆认识的。

“我不是练家子,我只会击剑,其余的拳术都没有练过。真正打起架来,除非有剑在手,否则是打人不过的。女人嘛,天生就不会和人拼命。”张彤摇了摇头:“我师傅当年传我的时候,也就表明只把剑势留个种,不让它绝代了。”

“谁说女人天生不行。”王超脑袋里面一下闪过唐紫尘的影子,“来,咱们再试一试,让我看看你的剑术到底有什么精妙的地方。”

张彤笑了笑:“你的手腕不要被我刺肿了。”说罢,筷子又刺了过去。

“剑是等于是小枪,都是用刺扎来杀人,有相互沟通的地方。”王超连忙抵挡,筷子连翻,当作枪来使用,这下有了防备,竟然抵挡住了张彤的攻势。

两人你挑我刺,反应都非常规的敏捷,不过到底是王超体力好,战了一会,张彤有些气喘,脸蛋红扑扑,手腕慢了一下,但是王超已经沉迷进了去,筷子骤然扎出,如潜龙升天,一下打击落了张彤的筷子。

张彤惊讶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后退,躲避点刺。

但是她却没有留神,脚下面刚刚洗筷子留下了一点水渍,她穿的又是高跟鞋。站起来一滑,身体立刻后仰,眼看就要摔倒。

不过她到底练过功夫,立刻身体向前一倒,扑通一下,压在王超的床上。

“喔啊啊!吼!吼!”王超被这一压,全身伤疼痛得要命,差点大吼起来。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门飞快的被推开了,一个声音传了进来,“王超,你怎么受伤了,怎么伤的。以你的功夫,还会受伤?”

进来的正是朱佳。

“你……你们……你们干什么?”朱佳正好看见了这一幕,眼睛鼓得仿佛铜铃,张开嘴巴,手指着床颤抖,好像抽风一样,“这可是大白天在医院里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