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只听劲的薄弱,不看人。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软大松……”王超听见老人说筋骨要松,皮毛要攻的话语,突然想起一年前跟唐紫尘学艺的时候,唐紫尘讲述太极拳动势的时候,就说过这样一句话,现在和老者的话一结合,简直如拨云见日,心头一片空明。

右手按肋,左手平升,王超自动摆了个龙蛇合击的姿势。暗暗惊动尾椎,攻起皮毛,然后把自己整个身体分成内外两层,暗暗松弛下来。

但是明白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王超一紧毛皮发劲的时候,全身肌肉也随之绷紧,总是做不到内外划分阴阳。

“不错,就是大软大松,年轻人,明白和做到是两码事情。还要多做磨练,和人试手,太极中的推手,八卦中的绕手,都是两人护缠,最少都要一年才能让手跟上身体。咦,你这是什么姿势?站的是什么桩法?好像是形意门的合击之术?”

老人一见王超喃喃自语,便知道他已经领悟,便立刻出言提醒,但是随后看了王超的桩法,脸上惊讶之色大起。

“这是龙蛇合击之法,我师傅说龙即为马,蛇即是枪。马枪合一,能在冷兵器战场搏击上为王为尊。”王超并不隐瞒。

“原来如此,看来你师傅是上过战场的人。历代拳术高手,只要上战场而不死的,肯定会成为一代宗师。能创出这样标准的合形架子,已经可以开宗立派,以自己的名字为形意门另一起脉了。”老人感慨道。

王超熟读国术历史,明白老人所说的话。形意门,太极门,八卦门的各种宗师,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后,都能发一脉分支。

如尚云祥的形意拳,就叫做尚氏形意,另外还有车毅斋的车氏形意,郭云深的郭氏形意,程廷华的程派八卦掌,等等等等。

“不知您老人家练成了化劲没有?刚刚和您一搭手,手腕暗劲勃发,似乎钢针潜伏,我还没有炼通暗劲,不知道这是哪个层次的功夫,师傅和我试手的时候,也没有施展暗劲。”王超急忙问道。

“哎!现在老了,我一身武学巅峰的时期,武功的确入了化劲,全身毛孔无一不能出全拳伤人,喷劲如针。但是现在却不行了,也只能做到打人急在手上,全身已经急不来了。”老人神色一黯,语气中流露出对岁月流逝,人如朝露的感慨。

“怎么,难道练成了化劲,老了以后,也会跟外门功夫一样手脚退化?”王超皱了一下眉头。

“年轻人,拳术不是神话,修为再高的宗师,也敌不过时间的流逝,岁月的侵袭。岁月不饶人,人不服老不行。我现在九十多岁了,内三合中心与意合,意与气合还能做到,但是气与力合已经通达不到全身了,有些地方的运劲不到了。”

说罢,老人又是一个进步,闪腾进来,以掌为刀,削向王超的咽喉。

老人步法精湛,动起手来敏捷得如扑击羚羊的豹子,走的正是正宗的八卦步,用的也是正宗八卦门手刀。

只不过老人并不踩侧边,而是猛进猛打,抢中线,踏中宫,把贼溜的八卦打法使得雄赳赳,气昂昂。

“好!”王超忍不住喝了一声彩,老人这一动手,立刻显示出了与众不同。八卦,形意,太极上层道理是相同的,不但这三家,连同所有的内家拳术,最终的东西和最基本的道理也是一样,不一样的只是对敌时候的打法和理念。

但是虽然打法不同,但是练到上层,依旧能相互融合,八卦也能正面强攻,形意也能绕身侧攻,太极也刚猛爆裂,一击毙人。

“既然是八卦门的前辈,我也用八卦掌对抗!”王超心念一动,在老人动手的同时,只感觉对方气息扑面而来,受得气息牵引,王超脚步自然的斜踏了出去,就好像是条件反射,完全不经过大脑,这一下,立刻竟然比原来快上了几分。

这一斜步,瞬间就抢到了老人的侧面,此时,王超浑身的毛孔鼓立,静听,就好像人处暴风雨的海洋礁石之上,听着四处咆哮的风暴,那些风暴哪一团强,哪一团弱,都要做到心中有数。

风暴就等于是老人全身的劲,哪里强,就说明老人的劲运到了什么地方,哪里弱,也就意味着老人的劲没有达到那个地方。

王超突然进入了一种就玄妙的境界中,毛孔竖听,眼睛只看着自己的手,感觉对方哪里劲弱小,就往哪里扎。

“年轻人,好样的。庖丁解牛的时候,庄子说,不要看全牛,只感觉牛筋骨连接的地方,这跟拳术一样,不用看全人,只听劲力薄弱的环节。”

王超抢到侧面之后,出掌扎击,位置精确正是敌人劲力薄弱的环节。宛如羚羊挂角,浑然天成,不经雕琢,显然是有些无意而动的上层功夫了。

老人也踏步,转身,竟然后发先至,比王超快了一步,依旧抢到了正面,手掌和王超一碰,立刻纠缠而上,穿腰插肋进胯。

王超和老人手掌相撞的时候,也同时跟老人一样,手臂穿插,缠腰进胯。

这是八卦门中的回身掌的摔法。

八卦掌,本来里面就蕴含有摔跤。那是程廷华糅合进去的。

“啪!”两人同使回身掌,一碰就粘,粘在一起成了摔跤的模样,王超毕竟差了很多,两人同用回身掌绞缠发劲的刹那,他立刻感觉到不支,全身腾起,脚步离地,失去了力量的变化,被放飞了出去。

脚下的大地是踩住用来借力的,任何拳术,脚离了地面,都难以借力变化。

扑通!王超被甩出去了五六米远,滚在地上,随后手掌兜在尾椎,好像尾巴撑地,一个猴蹦跃了起来。

“你们……”旁边的朱佳看得目瞪口呆,在她的眼里,这一老一少简直莫名其妙。两人见面,名字都没有问,就谈得火热,并且相互试手,打了起来,这令她感觉到两人都是疯子和痴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