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心如赤子,意如钢铁(中)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雪断断续续的下着,一连三天,都没有放晴的趋势,到处都银装素裹,白茫茫的一片,天上冷风呼啸,刀子一般刮得人脸十分的疼痛。这样的天气和大雪,不说乡村小路,就是城市里面的大路行人车辆都少得出奇。

而此时王超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山林间的小路上,每一步,积雪都淹没到裤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他走的是一条小路,雪地下面不是水泥,也不沥青,而是厚实的泥土。已经走了三天了,终于延着湘水来到了韶山。

这一路上大雪时停时下,气候严寒,王超艰难跋涉,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走到晚上,再到小旅馆,或者就近的农民家里过夜。

第一天,在雪地艰难的跋涉中,鞋子首先就被雪水浸透,他走的又是乡间小路,十分的艰难,走了几万步过后,终于踏破了,只得赤脚行走,等到天黑的时候,他的两只脚已经冻得麻木。

还好他在两年的练拳生活中,把功夫都练到了脚掌五指,可以闭住毛孔,不叫寒气侵入,否则早像普通人一样冻坏下肢。

因为雪下得大,风也大,他的伞也同时被吹坏了,雪落到头上化开,流淌到脖子里面,全身都是冰冷,饶是他的体质比一般人要强壮许多也受不了,到了天黑的时候,竟然有些头昏眼花,显然是被寒气冻伤了身体。

幸亏到了晚上,王超走出了一百多里,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户农家,农家家里是一个留守的老人,家里的人都出去打工,这个热心的老人给他烧了热水,生姜红糖茶喝,驱除了他身上的寒意。

王超还在这户农家的家里看见了一顶竹织的大斗笠和一件用棕树毛编织成的蓑衣,还有一双草鞋,立刻买了下来,全副武装的穿上,第二天走在外面,竟然不怕寒风和大雪的侵袭。只是草鞋虽然结实,但却抵挡不住寒冷。

于是他只有每走一步,都脚趾屈伸活动,力求不让冰雪把脚趾冻坏。

三天来的一路上,最受罪的就是王超的脚。

好不容易爬到了一个山顶,望了望四周,树干光秃秃一片,都积上了冰凌,到处都是萧索的寒冬惨景。

王超已经在上午的时候瞻仰了伟人故里,现在登上附近一座最高的山顶,迎着北风,批着的蓑衣被吹得啪啪作响,心中豪情万丈,不禁想起了那首沁园春雪。

“此情此景……”在山顶上站了好一会,王超才从山的另外一面走了下去,一步一步继续向着西南方向前行。

一路前行了一个多月后,王超终于走到了湘黔交界的地方,此时,大雪融化,寒冬过去,暖春来临,一路上,雪水融化,流淌在地面,到处都是泥泞。一步步的走着,正是印证了屈步蹚泥的意境。

开始的时候,王超还不适应。但是渐渐过了一个多月,他渐渐习惯了每天的行走和思索。浑身的衣服也不知道换了多少套。

每隔几天,他都会在沿途的城镇买上一套衣服,把旧的换下来,反正他随身带了一张几十万的卡,倒也不缺钱用。

只是那顶斗笠,蓑衣,草鞋却始终没有更换过。

一路艰难的跋涉,他多半走的都是山间小路,或者是无人的乡村小径,很少都碰见人和人交涉,一路的寂静,沉默和行走,都使王超渐渐地忘记了尘世的喧嚣,心灵放飞进了天地之中。

他在一步步的行走中,自然的配合着拳意拳形,一起一伏,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只剩下了拳术的许多精要和动作。

云贵一带多是山岚,王超不走大路,自然要浪费很多功夫,况且他每到一地,都要瞻仰当年那些前辈革命的历程,这样行程缓慢,直到春暖花开的三四份,还只走到贵州的遵义。

五月初,王超过赤水,进入了四川。

这几个月,他的身体经过风霜磨练,原来略白的皮肤已经成了灰褐色,只是他一路风餐露宿,身体不但没有垮下去,反而是越来越强健,脚步越来越有力。

在默默的行走中,王超有的时候闭上眼睛,心境寂静深处,甚至可以听见自己血管之中,潺潺的流水声音。

那是血管的血液在心脏的作用下,在全身上下身体各处不停的循环。

功夫到了细致入微处,能听血流如山泉。

王超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天的默行,无意中达到了功夫细致入微,深入五脏六腑的地步。他也并不去管,他的身体已经完全配合上了拳术的每一个精要,心灵也完全沉浸到了上个世纪无数人感动的精神中去了。

四川已经接近了高原,道路比贵州还要险峻,常常都是盘山路,一条大路,在一条条起伏延绵的山岭中蜿蜒,仿佛一条长不见首尾的巨龙。

天气炎热起来,可是王超并没有感觉到。

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好像一块粗糙的璞玉,每一步的行走就仿佛一个打磨雕刻,驱除杂质的过程,使得他的身体心灵渐渐显露出了纯真的质朴和明净晶莹的光辉。

这近半年的行走,王超只在开始的时候感觉有些艰难和困苦,在后来,竟然是越来越舒服,忘记了尘世的喧嚣之后,心灵的放飞,好像使他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他想了拳经中一些前辈的经验,“练拳要越练越舒服才算对了,若是觉得苦,便是错了。”

他知道自己练对了。

山越来越险,路越来越陡峭,山涧下面的河流也越来越湍急,天上的太阳也越来越毒辣。

这样恶劣的条件下,王超每天的跋涉也变得真正艰难起来,这却不是因为每天行走的过程中出了纰漏,这完全是外部环境和条件造成的。

六月中旬,王超沿着大渡河蜿蜒而上,经过的城镇风土人情也渐渐地变化起来,偶尔可以看到穿着不同汉族的藏人。

终于在这天,前面高耸入云的连绵大山,山头隐约有白色的积雪。

这些大山出现在了王超的眼前,完全阻隔了前行的道路,这便是雪山。

王超看着那些巨大不可逾越的雪山,心中知道,前面的旅程,比自己走过的道路要艰险十倍百倍。

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