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逼上梁山的赌拳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你!”

赵均的耳朵很好,清楚的听见了刚才的话,不由自主的眼睛上瞟,王超那副皮笑肉不笑的面孔竟然出奇的狰狞。

他顿时大吃一惊,就要后退,哪里知道王超一只手闪电般的伸了过来,仿佛铁钳子一样,死死捏住他的手,让他怎么抽都抽不掉。

从外面看来,两人好像是谈得欢,连连握手。

“开个玩笑而已,玩笑而已。”王超脸色又一变,显露出和谐的微笑,好像春风拂面,“赵公子一年前给我开个玩笑,我今天是投之以李,报之以琼瑶。想不到却吓到了公子,实在是抱歉。”

“哼!”赵均刚才一瞬间,是真地感受到了很恐怖的杀意,因而失态。面对自己的失态,他很是恼火,把声音压得好像蚊子哼哼:“不知道你的父母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这语气里面包含着赤裸裸的威胁,是人都能听得出来。

王超脸色不变,“他们身体现在很好,不过人生百年,草木一春,哪里有不出问题的。还好我倒是懂得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把林冲逼上梁山的高衙内可是个纨绔子弟。赵公子志向远大,言传身教,不会没有养出枭雄气度吧。”

“好,好,好。”这番话说得赵均心里动了一下,打了个哈哈:“我自然不能做高衙内,不过你比林冲要厉害多了,你说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可我的理念是打蛇不死,蛇必伤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说老实话,刚刚我听见你这几句对答,就知道你日后大有前途,以前我只不过当你是一个稍微能打一点却不入流的小子。居然还想接近朱佳,灭了就灭了,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两样。我却没有想到惹上了一条要化龙的蛇。我们现在已经结下了梁子,你对我始终是个威胁,要是日后让你得势,我的日子难免会有麻烦。我现在一是骑虎难下,要么我们成为朋友,要么现在就把你解决掉。不过我现在性命掌握在你手里,主动权在你,你教我,我该怎么办?”

赵均被王超握住了手,虽然一时失态,但随后就冷静下来。

王超听见赵均的一番话,也感觉到这个人不是一般的纨绔弟子,很难对付。

“你不要说以后两不相干的话。我这个人不相信承诺,梁子结下了,对手不死,我可是一日都是如鲠在喉啊。现在就听你一句话了,要么你现在打死我,然后被警察打死,要么你投靠我,咱们合作。这两条路,选择吧。”

赵均一镇定下来,立刻想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那这么说,赵公子是在逼我杀你了。你自己逼我,我也没有办法!光脚不怕穿鞋的,烂命一条,换你省长公子的性命,那是大赚了!”王超不为所动,手上猛一发劲,赵均只觉得钻心的痛。

“慢着!”赵均连忙叫道,他到底是穿鞋怕光脚的:“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你先不要动手!”

“什么办法!”王超沉声道。

“你现在也略有一点家业,我们黑道上解决纠纷的方案,不论对错,就是上擂台一决生死,我们俩之间的纠纷,还是依照这个规矩来吧。”

“哦!难怪你带了那个广东三虎之一的张威拳师过来!”王超立刻知道。

赵星龙说过,沿海一带的黑帮,或者公司解决纠纷,很多都是赌拳的方法。

最大的一次赌拳,是新加坡陈氏集团和香港华兴会的纠纷,资金牵扯20多亿,最后以华兴会拳师张光明被陈艾阳用暗劲虎形击毙而告终。

沿海的公司,大型企业,都和黑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甚至就是黑道漂白了。黑道在古代又被称为绿林,武林。中国古老的武林纠纷,不论对错,都是在擂台上一分胜负。谁赢了,谁就对。

王超也知道,甚至当年许多国术馆之间的纠纷,也用比武的方式来解决。

当然形意大师李存义开办的天津国术馆,就曾经和山东国术多次发生纠纷,打过无数次擂台。

“你的意思是说,我和那个张威现在打上一场,我赢了,咱们的纠纷就一笔勾销?”王超眼神闪烁。

“不不不……”赵均嘴角勾起:“不是现在,这是私下比武,算不得数。解决纠纷,那要轰动效果,再说,我可不想错过一次大的赌局。”

“一个月后,我的亿科公司将和你的天星公司在广东潮州解决纠纷,到时候,我会邀请各个道上的大佬都来下码,开盘口下注。陈艾阳大师,马洪俊大师,以及薛连信大师,朱洪智大师都被到场作证,不会黑了你的。咱们之间的资金每人一亿如何?”

“一亿?”王超哼了一下。

“我知道你现在的天星网络满算起来,也就五千万,这样,你的两只手,一只两千五百万!”

“我现在这么值钱了么?”王超冷笑道。

“你在这跆拳道馆坐镇一年多,已经小有名气。再说,我现在小命掌握在你手里,也只有让步一下咯。”赵均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你同意不同意?一场擂台下来后,纠纷解决,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找你任何麻烦,若是出尔反尔,道上还吃得开么?”

“好,我同意了!”王超道。

“果然有胆。我十天后,会把合同送来过,赌拳的合同虽然在国内没有法律效力,但是在黑道上,却是个凭据。”赵均说着,慢慢抽回了自己的手,松了一口气。

“这位是张威大师,你们认识认识吧!”赵均转过身,对张威眺了眺眼神。

张威点点头,走了过来。两人同时伸出了手。

哧!两人一搭手,在场的曹毅,张彤等人都觉得地面一颤,好像发生了地震。

随后,训练场地厚厚的地毯在两人脚下开裂,发出了撕扯破布般的声音。

原来两人搭手用劲,脚下用力,好像锋利的剪子,撕裂了厚厚的地毯。

两人一搭即收,并没有做过多的较量。

“赵老板,走吧。”张威面无表情,对赵均说了一句。赵均扶了一下自己的金丝眼镜,冷笑了一下,两人飞快的下楼去了。

“好功夫。”王超见两人刚刚下楼,全身一松,豆大的汗珠从毛孔中渗透了出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