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跳海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啪啪啪啪!一连串的声音响起,地面许多破木板被踢得飞了起来,到处乱弹。

王超和张威这两位拳术大师傅从上擂台比武到现在,时间才过去短短的三分多钟,两人就差不多对拼了八九十拳,脚底下的劲力也把擂台踏破,垮塌在甲板下。

这样凶猛的打法和对拼,让在场的很多拳师都感到皮肤上凉飕飕的。

两人这是生死一战,不同于任何切磋较量,一开始对打,就全身心的投入之中,把所有潜力和体能的极限都用拳术表现出来。

无论张威,还是王超,他们的拳术都已经到了神形兼备,声随手出的境界。一拳一脚,均有千斤大力,在生死格斗的压迫下,更展现出了武术大师应有的风范,双方的发挥都超出自己平时的水准。

王超开始以虎形对拼张威的咏春白鹤螺旋劲力,但第一回合的碰撞,就感觉到对方力量沉稳,手臂坚硬似刚,而且发劲之时,臂膀微拱如横架河上的拱桥,卸力打力,内折短打,都是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硬扎硬打,自己占不到一丝便宜。

手臂如桥。这是咏春拳中经典的桥手,和人一搭手,手掌抓,前臂内折,往往只一个回合,就能把敌人的手臂折断,最为狠辣。

而王超的虎形劈劲,都是张开双臂,力劈华山,一发就如猛虎下山扑羚羊,连番攻击不停歇,讲究的是一气呵成击毙敌人。

水浒里面武松打虎,施耐庵描叙老虎,“原来那大虫拿人,只是一扑,一掀,一剪。三般提不着时,气性先自没了一半。”

虎形正是这样,发劲扑人,全凭一股刚锐锋猛的意气。但“刚不可久”,一旦扑人不中,几个会合后,意气如潮水退落,立刻就会消泄。

张威是自王超出道以来,最为难对付的一个敌人。他可不认为,自己虎形连发,就能一气呵成把这个拳术大师毙于拳下。

若是虎形攻势受阻,意气消退,接下来立刻就要受到张威的雷霆反击,落败身亡那是迟早的事情。

王超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于是在第一个回合之后,他将拳术立刻化猛虎为毒蛇,两手深藏腰肾洞穴之中,左右扑击,刚柔并济,伴随咝咝咝咝之声,如巨蟒吞钻扑咬,灵活敏捷中隐藏毒辣暴烈的凶招。

张威对王超也是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他虽然成名多年,早已经打出名头,但对于年轻人一向都非常重视。

“拳怕少壮,欺老不欺少”的道理他自然是深深明白,更何况,在一个多月在,他和王超在跆拳道馆搭了一下手,一搭之下,都施展出暗劲,双双没有占到便宜,张威便已经知道王超是个劲敌。

无论如何,暗劲高手都值得重视。

秦茂蛟落败身亡的事情他也知道是王超所为。

秦茂蛟的猿形身法灵活多变,闪击腾挪跳跃,猴上树都已经是快捷得不可思议。这样都被王超打死,那说明王超也是个身法高手。

临战之前,张威也做了知己知彼的工作。

正如薛连信所说,这一场较量,是龙争虎斗!谁胜谁输,鹿死谁手,哪个都说不清楚。

呼呼,呼呼!擂台被两踏裂之后,张威和王超一下退步分开,相隔七八米,都手脚缓慢下来,剧烈地呼吸着,同时调整呼吸,暗暗运劲轻颤,疏通手臂拳头硬碰造成的麻木和淤塞的血脉。

他们的拳头虽然比普通人坚硬许多倍,但到底不是真正的精钢,经过多次凶猛碰撞,自然有些损伤和不适。

剧烈搏杀几分钟,踏裂擂台,两人的体力耗损也是非常剧烈,不得不借机缓和调整。

在分开来的后退中,两人的脚步都是擦着地面后踢而行,地面上散落的木块都被插得四散飞起,瞬间又空出了几条通道。

因为这擂台里面用了巨大钢钉,现在被踩散,很多钢钉散落在木板中,锋锐的钉头冒了出来,在阳光下闪烁晶亮的光芒。

两人自然不敢踩踏跳跃,否则一个不对,脚落到钉子上面,被一下盯穿了脚,胜负立刻就会见出分晓来。

擂台的震裂,木板和钢钉的散落,环境的改变,令得这次比武的结果更加扑朔迷离。

拳术旗鼓相当的大师比武,五分实力,五分天意。

两分一分开退步,张威剧烈地呼吸了三口,脸上的皮肤泛起血红色,胸膛一鼓,一手兜在胯下,一手弯曲,两腿猛蹬,箭也似的掠了过来。

张威这一动,王超只觉得眼睛一花,对方已经掠到了自己面前,桥手出拳擂向自己的胸膛。

“好快!”王超来不及多想,遇敌自然勃发,两臂向胸前一个大交叉,正好架住了张威刚猛的一拳。

这是横拳劲中的“二架梁”,在太极拳打法之中也有相同的招式“十字手”,只要架叉住对方的拳头,随后全身运劲,逆时针一绞,立刻就可以把敌人的拳头腕骨手臂绞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