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打人先打胆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传说之中,道家练气,通神变化之后,能勘察自己的五脏六腑,经络皮脂,血管血液,一条一条,如掌上观纹,清清楚楚,仿佛整个人透似的。这就是内视法。

当然,人的眼睛不可能透视,但是高手通过呼吸锻炼自己的五脏肠子后,能感觉到每一个细微的变化,然后意念里面惟妙惟肖的显现出来,和真的没有什么两样,当熟悉身体到了一定程度后。

“不见如见”。

这就是禅宗之中,开心眼的意思。

用肉眼看事物,多有虚幻,看不穿迷雾真伪,而用心眼看事物,一切虚幻之相,都能无视。

瞎子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心里却比明眼人亮堂得多。

练武之人,劲力渗透进五脏六腑之后,一呼一吸之间,心意精神集中,排除杂念后,对体内的脏腑都非常敏感,久而久之,必然对自己内脏非常了解,最后了解到了比肉眼看还要准确真实的地步,这就是功夫达到了内视了。

以后,脏腑有任何病痛,达到内视的人,都能准确的“看”到,从而想出对策来解决治疗。

人如饮水,冷暖自知。这才是真正的养生功夫。

武功练到这个程度,技击搏杀倒是次要的了。因为养生的法门,已经登堂入室,真正益寿延年。

水底的暗劲,就仿佛无数个敌人,袭来袭去,捣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王超抱铅汞大球,在海底水流之中转圈,运劲成圆。全身鼓荡,以太极的听劲,化解水流的里面暗涌,就好似一条游鱼,丝毫不受水力的阻碍。

一连四五天,风和日丽,海浪平和,海水下面的劲并不强大,王超已经练得熟悉了水性,可以抱着球,在海底一连将八卦掌法全部演练一遍,才出来换气。

每一次动作,都牵动肺部,集中精神熟悉之下,王超已经能真正“内视”,“看”见自己肺叶上每一条血管,每一个肺泡,但是下面的心,肝胆,脾胃,大小肠,等等却是一片模糊,没有感觉,显然是没有熟悉。

这些天,赵星龙也跟随着王超在海面上练功,只是他武功还差得远,暗劲都没有练成,更不用说气达五脏,贯穿皮毛了。

不过自从那次被宫本阪神打断骨头,痊愈之后,赵星龙就开始抛弃一切,努力练功,一心一意之下,进步也是飞速。他的拳术主练八极,兼练劈挂,通背,本来就已经有了一定的火候,但是因为练得不纯,八极的炼髓之法已经失传,所以一直难以有大的进步。

但是这些天,王超已经把八极“哼哈”二音炼髓的法门渐渐摸索了出来,一步一步教给他。

渐渐地,赵星龙也开始领悟到了上层功夫,一拳一脚,都能打出响亮清脆的声音来,如皮鞭在空中抽击。

“这四年来,我在学校立,社会上,安逸的日子过久了,已经渐渐消磨了意志。拳术甚至退步了,那天要是有我打黑拳时候的巅峰气势,也不会轻易地就败在那个日本人手里!”

赵星龙陡然一肘击去,然后手臂一弹,啪的一声,响亮一击,一拳就碎裂了海面上扑面而来的一团大浪花。

随后海浪奔涌,越来越激烈,一团一团,扑面而来,赵星龙站在齐小腹深的海水中,脚趾狠狠抠在地面,身形稳固,手掌粘着衣袖发劲,一拳一拳击出,每一拳,衣服和拳风都一起炸动,清脆无比,和海浪之声交应,十分好听。

他这是通背劲力,通背讲究粘衣发劲,啪啪作响,每一声响,都和技击有关。八极,劈挂,通背,三拳连续演练,赵星龙越练,心里觉得越欢喜,那是从颓废中重新振作的喜悦。

和日本人比武失败的那一回,赵星龙的功夫其实已经退步了。几年安逸的校园生活和公司白领生涯,已经使他颓废了。而现在,王超又重新使他振作,踏上了追求武学道路的正途上。

“怎么浪越来越大?还有风,天上怎么下雨?不好,是风暴来了!”

赵星龙打着打着,突然觉得浪头越来越大,海水的冲击力也越来越大,自己扎的马步,居然被冲得后退了几步。

他的功夫现在也是突飞猛进,马步一扎,普通人推都推不动。现在一被冲动,心中立刻警觉,抬起头来,只见漫天水幕哗啦啦的落了下来,耳边呼呼的风声,海天似乎练成了一线,大浪奔涌,一个接一个的浪头打来,有的浪头,比人还高,如山一般夹带着雷霆万钧之威轰隆隆排山倒海压过来。

“这天气说变就变,大海还真是喜怒无常,刚才还平静得像个熟睡的孩子,一转眼就成了魔鬼。”赵星龙显得被一浪卷进了海里,连忙转身就跑,几步抢到了沙滩上,这个时候,平静的海面,早已经化成了咆哮的魔鬼,狂浪席卷,威势令人惊心动魄。

“不好,王超还在深水里面练功!这么大的风浪!只怕要被卷到海里面去!一个闪失,那就是不得了的事情!”

赵星龙突然想起王超还沉在水里面练功,这样突如其来的风暴,就算一座房子,都要被卷走,何况是人?

原来这一连五六天,都是风平浪静,风和日丽。赵星龙随王超练功,早已经习惯了,刚刚他练功入神,没有注意到天气突然变化。

噗通!一步抢进水里,赵星龙朝王超练功的地方扎去,但是风浪实在太大,一扑进海里,他的全身都被海水牵动,什么马步,披挂,八极,通背都施展不出来。

狂暴的海浪就好像一个拥有亿万斤神力的巨大神灵,人力不可能抗衡。

噗!一口海水呛进了嘴里,赵星龙觉得又涩又腥又咸,身体奋力挣扎,但去于事无补。很快的就被海浪拖进了深海,然后一波一波,猛的砸下,把他砸进海里。

“苦!今天死翘翘了!”赵星龙心中一片绝望,死死地屏住呼吸,想要向海面上钻。但是四周依旧是一片水世界,另他无从呼吸。

就在这时,突然,他的肩膀被一只强有力的手一下抓住。这只手就如钢钩,一抓之下,力气渗透骨髓筋脉,使他一点都动弹不得。

这只手提着他,行走在水底,一步步朝岸上走出,任凭四周水流暗涌如何厉害,都冲击不到分毫。

不一会,赵星龙就感觉到眼睛一亮,四周压力一轻,他立刻大口大口呼吸起来。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从心里油然升起。

眼睛一看,果然,抓住他肩膀的手是王超的。

王超一手托着铅汞大球,眼睛看向海面上排山倒海的风暴,笑了笑:“这天气变得果然快,我险些都葬身海底了。”

“你的功夫这么厉害了?居然能在这么猛烈的风暴中,一点事情都没有?”赵星龙刚才死里逃生,完全都是靠王超的一爪抓肩之力。

“水中的暗涌劲力,千变万化,不过只要顺势导力,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碍,不过你的内脏不强,就算明白了这个道理,也不行。”

王超把手中的铅汞大球猛烈一转,呼啦呼啦声中夹杂这水银碎碎的震荡,如风铃一般。

“这风暴来得正是时候,水底的暗劲涌动猛烈,正适合我练功,不过你却是不能下来。”

说话之间,王超又踏进了水里。

上面风暴狂卷,水底里面也是暗劲涌动,就好像无数的高手,用暗劲发拳,一波波的冲击着王超全身上下的每一寸毛孔皮肤,或是腰,或是胸,或是下阴,或是脸。

王超运用全身暗劲,两脚扎根,抖动全身,如“雄鸡抖羽”,暗劲从全身毛孔冲出,和水流的力量抵消。但是脸和下阴,还是被水流冲击得生疼。

风暴很快就过去了,水又平静下来,王超筋疲力尽地走上了岸,回到了拳馆之中。

接下来的日子,王超每逢风和日丽,就不在去海里练拳,只有大风暴雨来临,才深入海底。

而且赵星龙还发现,王超每天演练的招式,也变了,不再是虎形劈劲,也不是鹰形,甚至,连形意拳都不练了。

王超每天练的招式,就只五个,两手虚握,成锤。两臂挥动之间,劲风潜力震荡涌动,如古代猛将手里握着两个大捶在挥舞。

“你这是什么打法?”赵星龙问道。

“这是太极五捶,搬拦捶!撇身捶!肘底捶!指裆捶!栽捶!”

“我最初功力不足,和人对敌,用八卦游走,寻找空门。后来功力高了,就能稳打稳进,硬磕硬碰,以形意正面对敌。形意拳,内含枪意,枪法勇猛中蕴含变化,鬼神莫测。但是枪法意境,毕竟也有虚招,讲究虚实变换。对敌起来,刚中藏巧。而太极捶法,完全是一股刚劲,不用巧,如隋唐演义里面李元霸一样。”

“打人先打胆,现场临敌,你能把敌人的胆气压下去,可以说就多了一半的胜算。我以捶法对敌,两捶在手,不用机变巧招,完全一股刚劲。自己的胆气就先壮,自然盖压别人一头。”王超笑道。

“打人先打胆……”赵星龙似乎略有所悟。

王超有心点化他,哈哈一笑:“试试就知道了。”

一上步,王超双手开扬,一式“上步搬拦捶”朝赵星龙擂来,赵星龙只觉得王超这一捶,就正如那天的大海巨浪,暗涌奔腾,虽然没有脆响,但是劲风中却隐隐有一股轰鸣的震荡,使他极其难过。

啪!用手硬接了一捶,一接触之间,赵星龙立刻浑身血气翻涌,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就一下被擂飞,腾云驾雾似地撞了出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