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国术和枪的第一次对抗(下)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嘣!嘣嘣!枪上面装了消声器,所以开枪射击的声音很小,但是子弹头射击到坚硬的水泥路面上,却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王超在一瞬间,就直挺挺地扑到地面上,整个人好像做俯卧撑的样子,两手弯曲前爬,手脚并用,向前猛窜。

在黑色小车上面蹦下来的男女开枪的瞬间,王超便完成了这个动作。身体如蛇,两手两脚快速爬动,胸腔腹部接近地面,肌肉好像蛇的鳞片一鼓一松,全身微微扭曲,就真如一条在地面窜动的大蟒。

刷刷刷!他是速度也十分惊人,给人一种受惊了的蛇在草丛中猛窜的意境,平地窜起,带着嗖嗖的风声。

传说中,蛇行到了极点,整个身体一冲垫起来,尾巴如腿直立,到了那个时候,蛇就会架风了。

虽然是传说,但是王超这一招“蛇拨草”“蛇架风”的身法,尽全力施展开来,手,脚,肘,膝,腹部,胸部肌肉牵连,交换用力,在水泥路面上猛窜之间,还真的窜出了劲风气浪,有点“架风”的味道。

险之又险的躲避过了三个子弹的射击。

这不是说明,王超的身法快过了子弹,而是他的眼神锐利,反应敏捷,在那两男一女举手的一刹那,就看清楚了两人射击的规律。于是在子弹射出前的瞬间,窜出了瞄准的范围。

这一式“蛇拨草”“蛇架风”是蛇形中的一种奇特变化,介乎于练法和打法之间,既可以用它来练功,也可用它来对敌。

不过这一般对敌的时候很少用到,因为匍匐地面窜行,这本就是奇招,是用来防备被别人一下子摔到地面,飞快爬起来躲避袭击的一种。

这就等于和“鲤鱼打挺”“懒驴打滚”“铁板桥”等等一些看似不实用,但在关键时候却能救命的招数一样。

只不过这两式蛇形,比“鲤鱼打挺”“驴打滚”都要难练许多。

王超三下两下便飙出七八米远,子弹只差毫厘的打在他身后的路面上,崩出一连窜的火花,并没有射进他的身体。

“好蛇形!小心!”僧人永豹瞬间看见王超手脚身体齐动好像一只壁虎四脚蛇,在路面窜起劲风,刷刷几下,就接近了摔在不远处的永鹤,顿时惊呼了起来。

“砰!”王超头一偏,鼻子里面明显的闻到了一股火药味和金属高速摩擦燃烧的味道。

又是一颗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脸部皮肤射了过去。

僧人永鹤这时已经倒在地面,痛得两眼圆睁,浑身汗湿透了黄颜色的僧袍,好像已经闭不住气脱力了。

他被王超一记“指裆捶”击中小腿,骨头全部被砸得粉碎,连同血肉,筋,皮都被砸成了模糊的一团,整个脚齐裸骨就好像被压路机碾过一样。

王超的“太极五捶”劲施展开来,明劲暗劲柔和,一圆一刚,配合心意,勇猛刚烈,天下少有。就是面前一块大钢板,挨了他一记捶劲,也要被震得裂开塌陷。

太极练法,天下至柔。正是有至柔的练法,才能孕育得出至刚至猛的打法来。

练的时候越轻,越松。打的时候就越猛,越崩。

本来王超还不足以驾驭这么刚猛的拳法,但是在海底抱铅汞大球练功,几乎使他的形意劲融会贯通,体会到了当年孙禄堂的意境和味道。

孙禄堂是练形意拳的大宗师,但劲力融会贯通之后,却能借太极的“炮捶”架子,发挥出比形意更加刚猛的劲道来。孙禄堂是和武式太极的传人,郝为真交流,得了太极的架子。

而王超却是和李派太极的传人陈艾阳交流,得了太极拳的精髓。

更何况,唐紫尘在当年也教过了王超太极拳的精髓,更在自己的著作《国术实录》中记载了太极的几种架子,一是“三鞭”的架子,“单鞭”“双鞭”“开合鞭手”二是“五捶”架子,“搬拦捶”等等。三是“七炮”的架子。如“窝心炮”“连环炮”“冲天炮”“砸地炮”等等。

王超因为以前功力不纯,一直没有练习,怕练出花架子来。

太极的三种打法架子“鞭”“捶”“炮”,功力不足,根本打不出威力。只练出一身滑稽的架子,“武术”成为“舞术”。

就如发太极“炮劲”,一拳冲出,要学开大炮一样,打出后座力来。一发力,劲贯双腿,大地都震动,这才是真正的开炮。

天下间打太极拳的人多不可数,但是能达到这样的程度的人,少之又少。千万个人中,只有一两个。

功力不足,太极只能养生,不能打架,一打必输。

社会上有许多这样的例子:有练了三四年太极拳的人,被学了一年半年散打的人打得连爹妈都不认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