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女朋友多也能练成武功的怪胎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超和刘青这一下试手,最后用鼍形的挤劲,把对方横打出去,没有全力下杀手,主要的并不是因为曹毅先前说那番话的作用,而是刘青在试手前自报家门,是韩派八卦门的传人。

韩派八卦的精髓,现在只有李老爷子这一脉,王超在几年前在北京军区受过指点,这是个缘分,因此对刘青自然要留很多情面。

拳师比武要慎重,但一旦动手,绝不留情,赶尽杀绝,斩草除根,不然等对方练好武功又来找场子,吃亏的就是自己了。

刚刚要不然的话,王超刚刚不用鼍挤的横劲,而用稍微刚猛一点的鼍撞,刘青不说被打死打残,最少内脏受震荡,身体留下内伤隐患是免不了的,以后武功因为身体上的障碍,再难进步了。

挤的劲是身体下盘不动,只摆腰用胯和肋的力量,一拱一拱,使人失去平衡。

而撞则不同,是连腿部的力量都要用上,走步子,借着一股冲势,刹那发劲,宛如被激怒的斗牛。像王超这样的高手,撞到人身上,最少都是个筋断骨折,内脏破裂大出血。

不过这两种劲,也各有利弊,挤虽然威力不大,只是使人失去平衡,跌坐出去。但好在发劲快,一下就完成了,如蜻蜓点水,一沾一沾,往往是被挤出去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撞要借助走步子的冲劲,发劲的速度就稍微慢了一点。

一个威力小,但速度快,一个威力大,但速度慢。在实战比武中,各自看情况灵活运用。

不过王超刚刚因为刘青的失误,一式“金雕抛狼”没有擒拿贴身摔到,倒是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撞劲,甚至鳄鱼剪尾这一大杀招,刘青都未必躲得过去。

刘青也是高手,自然知道对方是留了手的。才说出上面一番话来。王超见到刘青要走,也索性把话挑明了,说清楚渊源,免得对方以后因为今天输了一招,耿耿入怀,迟早想着找回来,到时候很麻烦。

这叫做是打完了套交情。

“你……”刘青正要走,一听王超说起李老爷子,顿时愕然了一下。

“我在三年前,也受过李老爷子的指点。要算起来,我们今天的试手,也算是同门切磋。”王超看着地上的碎玻璃渣滓,脸上浮现出往事如烟的味道。

“嗯?可是,你的八卦掌功夫,并不是我们韩派的功夫。”刘青眼神怀疑:“我们韩派的八卦打法,重擒拿,讲摔打踢击,而你的八卦功夫,重撕扯,以分筋错骨,拆卸关节为主。不是一路的。”

“武功各有各的风格,就算真正是同出一门的师兄弟,得到相同的师傅手把手教,最后也会形成不同的流派打法,这也没有什么。不过我的八卦掌,的确不是李老爷子所传,但我的心法,却和他的相同。”

“那倒是!”刘青拍了拍身上的玻璃渣子,“你的气质,和老爷子有几分神似。我也没有想到,你以形意成名,八卦掌的打法也炉火纯青。”

“好说,好说。”王超摆摆手:“我用八卦打法也赢不了你,最后也得改用鼍形险胜你一手,在我看来,你的确得了老爷子功夫的真传。”

“反正我的功夫在你之下,你的盛名远扬,名气也比我大很多,输你一手,也不是输给无名小子,不算丢脸。既然你也说你是李老爷子指点出来的,那我也不算丢老爷子的脸。”刘青本来今天这一败,心中的确是郁闷到了极点,但是王超这么一说,倒令他舒服了很多。

王超自己也承认,是受过李老爷子的指点,那么自己败给他,不算是丢了门派的脸,只算是师兄弟较量,技艺不行而已。况且王超的名声比他响亮,不像成名已久,牛气哄哄的高手一下败给了无名小辈,面子大过性命。

像王超刚刚出道,和张威比武,张威输给了他,虽然没有死,但也跳海自尽。

“不过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刘青平了下心气。

“什么事?”

“你和段国超就在去年交过手?他的武功如今怎么样?还有周炳林的武功,高到了什么程度?”段国超和周炳林都是刘青要挑战的对象,现在一个死亡,一个残废,刘青自然要问问把这两人弄得一死一残的始作俑者。

“好了,刘青,也服气了吧。”高峻连忙出来做和事佬,他在北京做警卫,对于王超的情况,知道得很多,王超每次和人较量,对手不是死就是残,很少有不受伤的。生怕刘青一言不和,又闹了起来,再动手,出了大麻烦:“王师傅,你还没有吃饭吧,咱们一起请你出去喝个酒,上面安排你做我们的教官,说老实话,我很不服气是有的,但是你刚刚显露了一手,我们都承认,你有这个资格。”

“嗯,嗯。”旁边的方伟,张凯也附和:“我们请客,请你喝个酒。刘青,你有什么话,酒桌上才说得清楚哈。”

刘青嘿嘿笑了一下,脸上又显露出了少许玩世不恭的样子,看着王超,似乎把刚才的失败郁闷心情一扫而空:“兄弟几个说得也不错,王教官,初次见面,一起喝个酒聊聊天,等下到家具市场上,我再买个玻璃茶几回来,算是赔偿刚刚破坏的东西。”

“也好吧。”王超刚才一番话,也稍微的摸清楚了这个刘青的性格,好像平时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但却有认真的时候,遇到失败和挫折,心里非常重视,但也不一直耿耿入怀,当成心病。

“去城里的天上食府吧,那里的菜不错,酒水味道也好,不做假,我们以前吃过几回。我调台车来,半个小时的路。”

这四个人的路子很广,人缘也不错,一下就调来了一辆小车,也不知道是哪个军校领导,校长副校长的车。一溜烟的开上高速公路,果然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军校附近的大城市里面,在一坐装修得很高有档次的饭馆大楼前停下来。

六人找了个最好的雅间坐下来,王超就乘着点菜的功夫,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个天上食府的确不错,四人坐的雅间在八楼,落地窗户,玻璃墙壁,上面挂着青竹帘子,帘子是崭新编制的,上面似乎还有竹片淡淡的清香,地面也是一色竹木雕花,古色古香,旁边还有竹子小桥流水,水中金鱼游来游去,门口还站着两个标志的旗袍小姐随时听候吩咐。

“这个地方的招牌大菜是竹鼠,我先点一个,再来两瓶十年的茅台。其余的配菜你们点吧。”刘青叫了一个漂亮旗袍小姐点菜,随后眼睛看着坐在王超旁边,端端正正,抿着嘴巴,似乎在闭目养神的霍玲儿。

“这位想必就是霍玲儿小妹妹了。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这是菜单,不知道玲儿小妹想吃些什么。”刘青盯着霍玲儿,眉头皱了一下,好像在回忆以前哪里见过。

“嘿嘿嘿嘿。”霍玲儿轻轻笑了一下,“那次在英国皇家赛马场的酒会上,我倒是看见刘大校和一位皇室公主手牵手来着。”

“咳咳咳……”刘青一听,差点连一口茶都从嘴里喷了出来,摸了摸鼻子,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刘大校,我听说你在国外很风流的。光女朋友就有几个,而且不是财团首脑的女儿,就是皇室的公主,我还听说,你和国内的几个私人大企业的继承人小姐,也在保持良好的暧昧关系,你的武功虽然好,但也要小心身子骨。”霍玲儿一边说,一边指着菜单,随便点了几个菜。

“玲儿。”王超看见霍玲儿在掏对方的老底,而刘青的脸色似乎有些尴尬,便叫了一句,不过心中也的确很惊讶。

“这个刘青,霍玲儿好像知道他的底细,似乎风流债很多。不过这人这么风流,武功居然能练到这样地步,未免也有些离谱。像我日夜苦练,五年之间,每时每刻,不敢有半点分神。才将拳意融汇,贯通上乘奥妙。如果牵扯风流债,现在只怕连玲儿都不如。”

王超心中纳闷,再用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刘青,看着他的眉宇,印堂,太阳穴。没有因为纵欲过度,而气血虚浮的样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