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弹腿抖拳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超的手指一发劲,就展现出黑青的颜色。

筋络,血管,还有指缝虎口之间的腱子肉一条一条,刚劲的绞缠在一起,就好像许多钢丝拧成的钢缆。

练武的人和练体育健身的不同,健身的是练大肌肉,如胸肌,腹肌,背肌,胳膊大腿等大块可以看得见的肉。

而练武的则是主要练小肌,尤其是手爪,虎口,脚跟的腱子。

这些小肌肉,平时并不起眼,但却是至关重要。一般人做剧烈的动作,被扭伤的,多半是这些小肌肉。不过小肌肉在练武的人,经过站桩的功夫慢练抖动,可以逐渐强化。

如一般的人,和人打架,擒拿住别人,撕扯衣服,但别人只要猛烈一挣扎,手指很可能就会被扭伤。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手指拧不过胳膊。

但练武的人却不同,如一个经常用鹰爪拳架子站桩的人,他手指的腱子肉,筋络比一般人要强大十倍,一个擒拿手下去,被抓的人就算剧烈挣扎,也不会挣脱,更不会扭到自己的手。

而王超的手上功夫,则更为厉害,长期的桩法锻炼,抓提铅汞大球,力到化劲。现在足足可以生撕牛皮,洞穿牛腹,用上暗劲。

不说牛,就算是一只大象,被他全力一爪,也要把肠肚心肝掏出来。

不过如果是官方的比武,拳击赛,戴上拳套。那王超的武功,最少要降低三成,他的拳法,重擒拿,带撕扯。武功一半在五指虎口上。话又说回来,其实就算他现在带拳套比武,天下也很少有人抵挡得住。

不过他现在和谭文东交手,并没有戴拳套,受限制。

所以在谭文东以链子镖连续进攻他的时候,被他一下二指剪住,暗劲一发,练带腱子肉筋络的爆发力量,他的手指顿时变成了铁皮大剪,钢链子也被整整齐齐的剪断。

这一手功夫显露,顿时技惊全场。

要说用双手扯断铁链子,这只要是手上功夫硬朗的练家子,都可以做到,但用手指夹断钢链,比扯要厉害百倍。

就算是刘青看了王超这一手,也想着:如果是在表演中,给我专门的时间,全心发劲,不受干扰,倒能做到,但是在瞬息变化的打斗中,闪电般的使出这手,可能就难了。王超这人,在武术界中,称仙做佛,还真是名不虚传。

专门表演,没有干扰是一回事。在比武打斗中快速运用,又是一回事。

如一个练空手道的人,平时训练一掌斩下,能劈碎一块砖头。但和人打斗起来,肯定会十掌有九掌,达不到平时的力量威力。

刘青心中又想:自己如果不风流多情,在生活中一心一意,全力练武,现在也说不定有王超的功夫。

谭文东的随身武器被这一下剪断,眼神,脸色都不变,但眼皮顿时连连跳动。

他有一个习惯,就是碰到麻烦事,或者是把握不住的事情,眼神,脸上的颜色都不会明显的变化,让人有一种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感觉,但是他的眼皮,却会不住的跳动。

猛力回扯,链子一下收了回来,但是镖头却掉落地面。

在咣当一声响中,谭文东突然脚步一前窜,扑身上来,捏成拳头,捣向王超的腰眼。

他的拳头一出,顿时手臂颤动狂抖,就好像一根弹性大铁杆子被敲打,发出嗡嗡的声音,又好像是寺庙里面,敲大铁钟过后的余音。

出拳同时,他的腿就微抬,迅速下铲,就好像推土机。

他的打法,手脚齐到,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意境。

“弹腿抖拳。”

王超看见谭文东这一抛弃兵器动手发拳用劲,立刻就看出了这个黑社会老大的少年的武功。

腿是弹腿,拳是抖拳。

抖拳是一种小拳种,也是一种以发力方式命名的拳。抖拳发劲,是由小腹下面的丹田鼓气,牵动腹肌,由两条侧线筋肉使力量进过小臂,力透拳头前端。

抖拳一发劲,手臂就好像铁杆子被敲打一样的震动,铿锵嗡嗡。谭文东打拳,能发出这种声音,显然是练到了家。

王超面对如迅狼一样扑过来的谭文东,身体沉稳,脚步垫着走了两下,躲过攻击,随手一劈擒拿抓去。

他走的这两下,脚步厚实,蹒跚,身体沉甸甸,谭文东一瞬间感觉,面前的这个年轻军官瞬间高大了很多,就好像胖乎乎,肥嘟嘟,又高又大的一座肉山式的大黑熊。令得他有一种压力。

一拳不中,弹腿铲脚无功,谭文东又看见王超一个擒拿捉来,连忙闪避。刚刚他看见了王超的功夫,二指剪钢链,要是让这五指擒拿到,胳膊手臂可没有钢链这么硬。

他这么一退,王超就进,身体如熊,手上如鹰,连环擒拿抓捉。

王超其实和谭文东刚刚动手,只用五六成的功夫,就连打法,也是熊鹰合形的一种架子。

王超虽然单独的熊形,鹰形都练到巅峰绝顶,但是却并不会真正的熊鹰合形杀招,刚刚的熊形鹰捉,也只是根据自己的理解,加上从北京和宋安然比武,看来的动作参杂在一起自己创的熊鹰打法。

这种自创的拳术,在国术历史之中,并不稀罕,反而非常之多。

同一门的师兄弟,练同一种武功,最后练到家了,根据自己的理解,都各有不同,比如形意门,有人用劈拳是用手掌劈抓,而有人用劈拳则是用拳头一拳劈下去,到顶的时候,五指弹出去。

但是一种自创的打法,要经过多次试验,千锤百炼的实战,渐渐完善,才能真正成功,王超自己琢磨的,才刚刚开始,本来不应该用在实战中,但谭文东的身手,比他要差很多,因此也不怕对方找出不连贯的破绽来。

劈拳退转熊形势,继续鹰捉向前攻。

鹰捉再转熊形势,拗步鹰捉再前冲。

王超这两式打法是自己以熊鹰二形为根基,结合形意打法中的连环擒拿“出洞入洞”势的口诀来借谭文东试手。

八卦门中以八掌为根基,演变出许多打法,如“二十五路快捶”“反臂八捶”“龙形八掌”“64路散手掌”“连环肘”“死活困变三十二摔”等等等等。

形意门也一样,以十二形,五行拳为根基,结合起来,演变为许多路数。“龙蛇合击”“飞马踏燕”这些连形杀招不说,还有许多连环擒拿摔打,如“鸡形四把”。以鹞形为主的“金刚八势”,以熊鹰为主,蛇鸡虎为辅的“出洞入洞”势,还有以捶法为主的“杂势捶”“十二宏捶”,还有十二形连环打的“十二连拳”。

王超功夫入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把十二形的拳架子,五行拳的架子,都练得神形兼备,内外通达,已经登峰造极。

但换个角度,也就只叫做是登堂入室,还没有脱离前人的桎梏。只是宗师的皮毛。还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顶尖东西。

如台湾薛连信薛门的形意拳,则是抛弃了十二形,以龙,象,狮,虎,猿,牛,熊,虎八法为主。虽然是形意,却和一般的形意大不相同。

唐紫尘的拳法,以马步枪术,配以龙蛇二形为主,则是展现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战场冲杀之术。

而北京天津的形意,则是熊经鸟申的养生为主。

王超的拳法,还没有自己的东西,不过他现在已经开始摸索。

这一两式熊形鹰捉,连环进攻,谭文东突然叫不好,肩膀上已经被王超的五指碰了一下,眼皮一下跳得更厉害了。

可是王超并没有擒拿,而是轻轻一碰,就后退停手,发问:“你在哪个学校读书?”

“就是城东的信息学院。”谭文东拾起被王超剪断的飞镖链子:“你的身手比我好,不过你的年纪比我大,我会赶上来的,今天动手,你手下留情,在将来,我也会对你手下留情一次,记住了。”

“哎。再等等。”王超连忙叫了一声,又问一句:“你的师傅是哪个弹腿名家,抖拳名家?我想去拜会拜会,没有恶意。”

“我这是家传功夫,你也不用拜会了,我现在就孤家寡人,要是有家人,也不会出来混黑道。”

“咱们走。”谭文东看见王超的语气并不讨厌,于是干净利落的回答一句,深深地看了王超一眼,说走就走,和手下的风云二将,飞快的下楼,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超也没有再阻拦。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厉害了,我那个年纪,也没有这么好的功夫。”刘青看着谭文东远去,连连的摇头感叹。

“今天咱们先回去。刘青,你能否帮我一个忙?调查一下这个谭文东?今天回去吧。”

刘青道:“我和这省的公安厅有交情,这个少年是黑社会头目,那倒是容易查清楚。估计一两天,也就清白了。”

“那就多谢你了。”

家传的功夫,现在没有家人,也就是没有师傅门派,孤家寡人,难怪出来混黑道,一是没有顾忌,二是小小年纪,没有人教育管理,没有经济来源,无法生活,走上歧路,也是必然。

不过这样的人,正是符合了王超心中的条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