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有徒如师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真正的剑术大师,驳剑如龙,展腾不息,就算是苍蝇蚊子都不在剑势所及的长度内近身。尤其是像林霆锋这样的剑术宗师,蚊子从周身飞过,突然一剑,要挑断蚊子的左翅膀,绝对不会伤到蚊子的右翅膀。

这样的造诣,更别提让对手近身,空手夺白刃了。

擒拿中的空手夺白刃,并不是指人用手去硬抓刀身,而是当敌人一刀砍来,或者一匕首捅来,快速闪过,然后贴身近进,擒拿敌人握武器的手腕。

但是以林霆锋的剑术,发如雷霆,收如细雨,就算是他的对手,武功再高,赤手空拳,也不可能近身去擒拿到他的手腕。他的剑势一发动,唐紫尘也不能近身靠上他。

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能制造工具,同样是练家子,有兵器在手和没兵器在手,那是截然不同。林霆锋有剑在手,刺击,劈剁之间,对手不能用血肉之躯硬挡,只有退闪,躲避一条路,一开始,就等于是敌人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

高手相搏,一线之间,尤重气势威猛,迫使敌人连续闪躲,就已经占了很大先机,自然上就有胜无败。

可惜唐紫尘将八卦掌势练到了最高境界的巅峰,如牛舌卷茅,一掌之下,抓拍席卷兜裹,以血肉的手掌硬扛金铁剑锋,闪电之间,便将剑彻底摧毁,面对这样已经到达武功极致的身手,就算林霆锋也不得不服软,俯首称臣,不敢再斗。

关于以后的找回场面和那口龟蛇剑,只能让自己徒弟江海成长起来,再去向王超要回来。

“哎……”等林霆锋一离开,唐紫尘坐回大厅的沙发上,眼神朝上,似乎穿过了屋顶,穿过蓝天白云,朝着东方,注视到大陆的土地上。

“我的弟弟,短短五年时间,你就已经名动四方。虽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你一生一世,都平平安安,没有风浪和惊险,无忧无虑的。可惜现在看来,你还是走上了这条路,而且渐渐已经和我交集,越走越近,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一两年之间,我们一定会再碰面的。不知道那个时候,你我还是不是以前那样,无忧无虑没有事实参杂,纯净的姐弟关系。”

唐紫尘的消息灵通,手下人手众多,势力范围涉及广阔,其实自从王超刚刚露出头角,她就知道了消息,尤其是在新加坡,和程山鸣交手,她是真正知道了消息的。

后来王超在国内的一切,包括和少林寺的结仇,打遍北京号称无敌的事情,唐紫尘也真正地认识到了,自己这个弟弟,已经成长为一代大师,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嫩涩的少年。

只不过她虽然知道了王超的消息,但却一直没有去找他,是因为王超现在已经卷进了国内复杂的人事关系中,如果再和王超联系,反而会增添更大的麻烦。但是她到底不放心,还是通过一个洪门拳师,将自己的金针要陈艾阳转托给这个花了自己很大心血栽培出来的弟弟。

国内的情形,王超所处的环境,唐紫尘是清楚的。这个弟弟没有根基稳固的后台,就贸然的卷了进去,竖立众多的敌人,以后的结果,那是很难善终的。

所以她要计划预先给王超安排一个退路。

在唐紫尘的心目中,早就已经把王超当成了她的亲弟弟一样。

“玲儿,你比我有资质多了。只不过你以后只要是不必要,就尽量不要出手和人比武,我其实只希望你练武陶冶性情,强身健体,遇到危险有自保的能力,并不希望你次次都和人打生打死。”

远在法国的唐紫尘知道王超已经西名动四方,心中却没有许多的高兴,而是希望这个弟弟一身平安,无忧无虑的时候。王超对于自己的徒弟霍玲儿施展出精妙寸劲功夫,“喜鹊蹬枝”的杀招,打倒李哲翰的事情,心里也没有许多的高兴。

霍玲儿在和李哲翰的打斗中所表现出来的机变,还有深厚的功底,冷静的心思,凶悍的杀手,高明的技击天赋,都令人十分惊讶,就连谭文东,一向都是眼高与顶,但自付如果和自己这个大师姐动手,也心里惴惴。

但是比武凶险万分,这次赢了,风光无限,也许下一次,你就躺在冰冷的地上。

王超实在不愿意,霍玲儿这个女孩儿家家,像自己一样,年纪轻轻就要次次都和人在擂台上决胜负,分生死。

王超自己从开始练武以来,老是要和人决斗,一路走来,手底下的人命已经缠绕了很多条,但这都迫不得已,所谓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自己在霍玲儿这个年纪的时候,无论是经济条件,人际关系,社会地位都不能比。遇到事情,只有靠身手拳头来解决,否则的话,早已经被乱刀砍死在小巷子之中了。

但是现在的霍玲儿却大不相同,出生豪门世家,是亿万富翁。完全没有必要和人拼命。

对于这次的偶然比试,她自己也是认为发挥是超长出色的。在她的心里,也是渴望着王超夸奖她几句。但是王超没有夸奖,反而是告诫她,以后尽量不要和人打生打死。

“知道了。”

不过就算是不夸奖,霍玲儿心中却有另外一重高兴,因为她从王超的话中,听出了浓浓的关切语气,这令得少女的心暖洋洋的。

师徒两人之间,洋溢着一种淡淡温馨的气氛。

春天的早晨,还是有浓厚凉意的,天刚刚蒙蒙亮。王超已经早带着霍玲儿和谭文东,在军校不远处的湖泊岸边,练拳习武。

谭文东的弹腿功夫本来就练得十分精湛,而且抖拳上的功夫也并不弱,几乎到了声随手出的地步。

王超根据他的情况,先教他的是八卦掌中的圆趟七星步和形意的一套崩拳劲架子。如退步崩,连环崩,转身崩,半步崩,跨步崩,龙形跳崩等等。

崩拳有九,钻拳有六。崩拳的九种变化,当年郭云深号称半步崩拳打天下,就凭借单单一个变化,打遍黄河以北十三省全无对手。可见厉害。

而抖拳是靠腹部的弹力为根基发劲,和崩拳大致相似。

谭文东的功底本来就很深厚了,全身的劲也基本整全,比王超当年碰到的广东三虎之一“小臂圣”徐震的弟子秦茂蛟的功夫还要深湛一些。

所以王超教他,并不按照一般教法,而是在帮他巩固原来武功的基础上,再慢慢来。

不过谭文东练武有个习惯,就是每学到一个架子,整好姿势后,都要躲到一个清净没有任何人看着的地方仔细琢磨苦练,整理出心得,然后练熟了,再到王超面前打一遍,让他来鉴定。

霍玲儿却是不同,每一个招式的演练,都要让王超看着。遇到一点不顺畅的地方,就立刻询问。

今天霍玲儿照样练的是“鹰飞猿击”的杀手架子。

“形意的擒拿,用撕扯,用硬撞。而八卦的擒拿,用摔跤,用踢打。你前天用关节寸劲爆发鹰捉擒拿住李哲翰的手腕,施展‘猴挂印’的凌空跳膝硬撞胸膛,突然又变化为八卦中的‘喜鹊蹬枝’的踢打蹬击,是恰到好处了,但是换劲的那一下,还有小小的纰漏,比如可以这样。”

王超比划着,帮霍玲儿演练那天一式杀招的破绽之处,然后加以改进,在以后的打法之中,力求更加精湛精确。

霍玲儿今天穿的是一件纯紫色的衣服,头发扎在脑后,眼神身是锐利,闪烁的晶光中显露出明显的锋锐,再加上精巧的面孔,凝重执着的表情,让人看上去,别有一种韵味。

她很认真的练着刚刚王超比划的架子,身上散透出一股灵性。

王超突然觉得,在霍玲儿的身上,似乎有着一种自己一种非常熟悉的气息,只是这股气息很淡很淡,并且有些嫩稚的味道。

霍玲儿紫色飞衣服随着身体闪动,上下飘闪。

“对了,这个气息,是尘姐身上的气息。”王超看着这个紫衣少女,心中陡然惊起一个感觉:“尘姐在少女时代,是不是这个样子的形象?”

突然,霍玲儿收功,两手提到眉心,挤水一样虚按下来,按到腹部的时候,一口气从嘴里吐出。

嘴里的热气,在冷空气中形成了一条笔直的箭形,虽然立刻就散了,但这一幕,让王超看到眼里,不由得呆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