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能否分享她的寂寞?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尘姐,你这次来韩国,还专门查崔长白和宫城良田的行踪,是为了对付他们?”唐紫尘身边的那个女孩子眉头微微翘起,又问了一句。

唐紫尘笑了一笑:“最近这些年来,长白流跆拳道馆势头发展很猛,在欧美国家都流行了起来,资金链也形成了一个独立于世界跆拳道联盟之外的特殊体系,这对我们很多和搏击相关的产业有很大的冲击。而且他联合空手道组织,对世界各国的华人武馆进行打击,其实洪门总会早就对他下了秘密的刺杀令,只是一直不能得逞而已。我现在虽然不再和洪门来往,独立了出去,但这次崔长白要对付我弟弟,我顺便出手,一举两得,拔掉这颗钉子就是了。”

“但是……”女孩子思考了一下:“崔长白在韩国是有名望的大人物,突然死亡,只怕会引起很大的反响。以前洪门总会也请人阻击过他多次,但没有一次成功,反而损兵折将。这其中固然是崔长白的身手高强,感觉敏锐,出神入化的原因在内,但他突然死亡产生的影响,也是个重要的因素。尘姐你出手,崔长白自然是难逃,但在韩国境内,我们不好善后呢。”

“谁说要杀死他。”唐紫尘轻轻嘘了口气:“这次不过是叫他身败名裂,砸掉他的光坏外衣而已。”

“尘姐要和他公开交手,击败他?可是韩国是美国的附庸,美国的军队就驻扎在本土上,只要尘姐你一露面,这更加不好善后啊。”

“我自然不会公开露面。”唐紫尘道,“我有安排,等下你照着我说的去做就是了。可惜了,这个崔长白本来是应该我弟弟来击败,但是我弟弟现在在国内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看似风光,其实树敌众多,四面楚歌。我不得不出来把水搅浑一把。”

“尘姐,我最近也听说您弟弟的传闻了,是东南亚超一流的拳师。不过我倒是越来越好奇了,真想看看尘姐弟弟到底是什么模样?拳法真的有那么高?如果有机会,我也还真想试试他的身手呢。我们很多姐妹,都是尘姐您一手训练出来的,听说您那个弟弟也只跟着您学了两年而已。”

唐紫尘后面的几个女孩子都脸上都浮现出了很重的好奇色。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现在的拳法已经锋芒内敛成圆,丹功接近圆满,至虚境界,指日可待,你们十个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唐紫尘看着这几个手下,瞑了一下眼睛。

“是嘛,不过尘姐说的话,应该不会错罢。”几个女孩子话虽然这么说,但语气却透漏出了明显的不服气和跃跃欲试的神情。

唐紫尘自然察觉到了这些小小的情绪变化,不过她只是露了一丝笑意,并没有多说什么。

“实在是太寂寞了啊!”唐紫尘眼睛瞑目,兮兮而坐,心中咀嚼着几句话:“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由我不由天,再加向上功夫,炼神返虚,打破虚空脱出真身,永久不坏,所谓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近于神形俱妙,与道合真之境矣。”

“近日深得斯理者,吾友尚云祥。其庶几乎。”

这几句话是孙禄堂在晚年著作《八卦拳学》中用丹道的术语来描叙武学最高境界:与道合真的至虚之境。

(武功拳法没有形成自己一套独有的术语和语言名词。因此在古往今来,很多大宗师,大师在著作拳经的时候,都借用丹道,或者医学的术语名词来描绘。这样一来,就造成了很多世事而非的误解。如用铅汞来表示动静,用阴阳来说顺呼吸,逆呼吸。用金木水火土来描绘拳劲。这让后人阅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就好像是用外语,来翻译唐诗宋词,韵味大变。)

这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达到这个境界的,除我之外,还有我的朋友尚云祥。

如今唐紫尘却没有这个朋友,不过她有个弟弟王超。

在她的心中,似乎自己这个弟弟,在将来的某一天,能有资格来分享她心中埋藏了很久了寂寞。

当年无意之中随手插下的那株小树苗,如今不知不觉,已经成长成了参天大树。

世事之扑朔迷离,颠倒反复,不可琢磨至此。

“韩国长白流跆拳道,日本刚柔流空手道,诚挚的邀请少林寺,崂山内家拳馆两大搏击流派进行弟子之间友好的交流,增进中日韩三国搏击界的友谊……”

刘青脸色古怪,随后又渐渐凝重的读着一封邀请函。

王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把玩着两件纯钢打造,亮晶晶,光闪闪,刃口呈现锋利的月牙形,内环有护手的奇门兵器。

这两件奇门兵器是一对,各接近一尺长。握在手里,能锁拿人兵器,又能削,戳,扎,套。

王超手里拿的这一对奇门兵刃,就是八卦门最为经典的兵刃,属于正宗内家兵器的子午鸳鸯钺。

“单田芳说书的童林传,童林就是董海川的原型,用的就是这件兵器。到现在为止,我才真正地看见这子午鸳鸯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听说这东西使好了,近战几乎无敌。师傅你也精擅八卦掌,不知道熟悉不熟悉这兵器演练的套路?”

谭文东目不转盯地注视这对兵刃,他本来就是练链子镖的,对奇门兵器自然很感兴趣。

这对兵刃自然是刘青的。现在拿出来,是想在王超面前演练一下,看看能有什么地方能够完善,解决,或者彻底抛弃这个兵刃的套路,一心精进手脚上的功夫。

不过王超给他看了一封邀请函后,刘青就再也没有心思演练兵刃了。

前天,就在永小龙搅场子没有搅成,反被王超挂了彩之后,林雅楠就打来电话,说是山东省武术协会和体育接到了韩国长白流跆拳道馆的邀请函,言辞热烈。随后不久,林雅楠又把邀请函用文件传真的方式传了过来。

“宫城家刚柔流空手道道馆遍布世界各地,杰出的高手和弟子很多很多。师傅,你曾经打死过宫城家的宫城阪神那个小子,这次他发邀请来,绝对是有针对性的。”霍玲儿眼神有些奇怪的说话。

“你哥昨天给你来电话了吧。”王超好像丝毫不关心这个邀请函的事,突然问霍玲儿一个问题。

“嗯……”霍玲儿忧虑了一下,“是来了,我哥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消息,不让我随师傅参加这个交流,但是我拒绝了。其实我也知道,这次发邀请函交流,明显有针对性,肯定会有阴谋诡计,但未尝也不是一种实战的锻炼,三年前,我在日本学习空手道的时候,早就想找那些有名的段位高手正式决斗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这个机会,我说什么都不会放过的。”

谭文东脸色上神情复杂地看着霍玲儿这个大师姐,语言上也不甘示弱,冰冷冷地道:“我手底下有几条人命,也不介意再多几条。”

王超站起来,走了两步:“这次崔长白联合宫城家发邀请函,地点是在韩国首尔的长白流跆拳道总馆之中,由他安排一切食宿,吃住问题,往返路费,还有每一场交流友谊赛的出场费,听说他为了这次交流,还拉拢了不少赞助商,搞成一次商业活动,想在打击我的同时,名利双收,这一手玩得真是妙。少林寺这些年的武僧团体,在外国搞交流循环表演多了,这样好的事情,肯定不会拒绝。我是三面受敌。不过这也没有什么。”

“玲儿,文东,你们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明天就回山东,然后启程去韩国,会一会他们,我倒要看看,崔长白能搞出什么规模来。”

“可是……单单就凭着玲儿和文东两个人,怕是在交流格斗中应付不过来吧。”刘青也看得透彻。

“那也不一定。”王超刚刚沉思,站起来的刹那,心里深处,好像闪过了一些东西。他有一种感觉,这次去韩国,会有对自己很重要的事情发生。

这种感觉,虽然他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也想不清楚,但绝对不是猎物被野兽盯上的危险。

“上面不知道得到这个消息没有?按照道理,应该知道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安排?”

就在王超想到组织上级的时候,电话响了,声音是曹毅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