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彻底决裂(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就在王超要亲到唐紫尘脸颊上的瞬间,突然觉得自己双臂上传来剧痛,似乎什么东西深深地抠进了肉里面去,与此同时,唐紫尘头一偏,身体向外挪移,让王超的嘴落了空。

手一发劲,惊起四梢,唐紫尘擒拿住王超双臂的手就好像老猫的爪子一样,平时缩在肉垫子里面,骤然发劲,就好像刀锋钩子弹出来,深深抠入王超的手臂内。

“抱虎归山势!”

王超心中一惊,一下亲空,被唐紫尘擒拿抠肉,猛的内拉,抱进怀中,随着这个姐姐的腰瞬间拧转,炸劲猛甩,自己的身体好像一颗炮弹被直接击甩得飞出,朝厚厚的墙壁猛力撞去。

这要是换了平常任何高手,都要被贯甩得头破血流,不成人样,但王超却是不同,在匆忙之中,双手一插,暗劲勃发,两个爪子的手指头深深插进墙壁之中,手肘猛烈弯曲,然后回弹,一下就抵消了撞击的力道。

然后,他的身体就好像一只大壁虎,凭着两爪的抠劲,攀岩住自己的身体不使滑落下来,固定在高高的房间墙壁上。

刚刚唐紫尘这一下,用的是太极拳中“抱虎归山势”,敌人为虎,我用抱势擒拿,然后推之出门外。(出自姜容樵《太极拳讲义》)

这一招抱势擒拿,然后拧腰旋转,以自己的旋转的离心力,拨动敌人扑来的猛劲,使两股力量合为一体,然后把敌人瞬间摔击出去,是借力打力的神髓。

练到高的境界,敌人一扑打来,只看你贴身一靠一转,敌人就好像炮弹一样甩出去撞得头破血流,扑的劲越大,摔得越厉害。

“小弟,你没事吧?”唐紫尘看见王超一下攀岩在墙上,两臂上衣服破裂,血流了出来,知道是自己刚才发了猛劲,指甲刺入肉内造成的伤势,立刻焦急地问。

唐紫尘也知道自己这式“抱虎归山”的厉害,年轻的时候,她在非洲草原上练拳,就算扑过来凶猛的猎豹,狮子,都能在瞬间以抱势擒拿,然后甩到地上砸晕。

“我没事啊。”

王超心中有鬼,连忙滑落下来,抖了抖手臂,上面出现几个明显的指甲印,但血已经停止了。

当年周炳林比扯掉了手臂,都能驱动筋肉止住血,更何况是王超。

只是他因为这一下没有亲到姐姐,心里带着几许失落,有带着庆幸。

“要是刚刚一下亲到了,姐姐会是什么反应呢?是雷霆大怒,还是娇羞,还是顺水推舟,然后咱们姐弟……”王超心神不宁,心猿意马又起,脑袋里面乱七八糟,想入非非。

“小弟,你刚才鸡形头打,为什么不用额头,怎么用嘴?以你的拳法,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吧。”唐紫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眼神烁烁,其中带着一点复杂,令人琢磨不透的情绪注视着王超。

“这个……”王超嘟哝了一下,觉得现在是自己一生之中,最为尴尬的时刻了。

“好了,小弟。”唐紫尘叹了口气:“坐过来,我来帮你清理一下伤口,然后睡觉吧,后天会有一驾专机从韩国到新加坡,咱们就坐那个飞机。这两天,你好好的休息吧。”

王超闻言,松了口大气,走了过来,把桌子上的茶具收拾好,搬了过来。又把烂的凳子收拾好,才坐定下来。

唐紫尘就好像四年前一样,取来了跌打损伤的药水,帮王超擦上。

“你自己来吧,现在你长大了,姐不能帮你脱衣服按摩,通经活血散淤了。不过好在这点伤,根本没有什么大碍。姐也要去休息了。”

说着,唐紫尘走了出去,房间里面,只留下王超一个人。

王超突然觉得,自己和唐紫尘的关系,好像有些疏远了,曾经纯洁的姐弟关系,也出现了一丝变化。

当年,自己走水缸练八卦掌跌得浑身青肿,脱光了衣服,唐紫尘都帮自己按摩擦揉,而现在,却说自己长大了。

“我该不该向姐姐表白,说我喜欢她?但是万一表白了,姐弟都做不成了怎么办?刚刚我想亲她,是不是真的太莽撞了?幸亏没有成功。”

“四年前的尘姐,是那么的神秘强大,女神一样,但是经过这些年我的成长,尘姐的印象渐渐在我心里清晰了起来,但是,我现在还不真正了解她呢。算了算了,等我真正了解了她,再向她表白吧。反正现在和她在一起,有的是时间。”

王超呆呆地坐着,心里的思绪万千,好像乱麻一样堵着,很不舒服。

他想安定住心神,于是正襟微坐,摆出抱丹坐胯的拳架子来。

但是,因为心乱如麻的关系,架子虽然摆了出来,但精气神,心意老是敛不到一处。无法在骤然间收缩成丹,把身体彻底放空。

“难道感情也会妨碍武功?是我心神不宁的缘故吧?”

王超试了几次,都无法完成抱丹坐胯的神髓,心中一凛,立刻调整好呼吸,定气凝神,把一切的杂念都排到了脑后,渐渐进入状态。

一进入状态,陡然发劲,一式抱丹坐胯的架子显现,果然这下似乎魂儿,魄儿,都剧烈收缩到小腹丹田处。

王超有种全身所有的气血,都刹那间海纳百川汇聚一点的感觉。

而且就连脑浆,都似乎冲到了丹田处凝聚起来,抱丹坐胯的瞬间,脑壳里面空空荡荡的感觉。

“哎,心神不宁,果然是大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刚刚因为对姐姐的感情,心神不宁,于是连拳法的神髓也似乎丢了,境界退步得厉害。要不是及时警醒,平神静气,悬崖勒马的话,时间一长,老是牵挂着感情这条线,只怕等真正退步到底,就再也无法寸进了。”

“也许,姐姐刚才,是不愿意我因为感情分心颓废吧。或者,姐姐自己……”

忽然,这一瞬间,王超似乎洞彻了唐紫尘的心意。

于是,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楼顶上,海风轻盈的吹拂过来,唐紫尘静静地站着,仰头望天。

天上的一轮明月在莲花形状的云朵中穿行,极具诗意。

刚才和王超试手的动作,闪电般一遍遍在唐紫尘心中回放,以她的心意,其实已经知道了王超那一下是要干什么。

“小弟,我是始终拿你当弟弟一样爱护,疼爱,不想这个感情变味,可惜,你已经成长为男人了……”

唐紫尘长长对月嘘出一口气,一条长长的气箭,震得空气中出现涟漪波纹,却没有一点声音发出。

突然间,她的耳朵轻微弹动了一下,在这一下,她听见了王超的出气。

于是,她的脸,露出了一丝微笑。

瞬间,姐弟两个心,似乎真正的开始接触在一起。

北京军区,还是那个老式的住宅楼里面,简易的书房里,刘青站着,静静地看着一个老态龙钟,接近百岁的老人。

“王超这个人,我是知道的,他怎么会叛国呢?吴文辉这帮人,胡搞乱搞,也太不像话了。”这个老人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是啊,不过曹毅好像跟我说了,暂时要王师兄背这个委屈,等这次整一下廖俊华他们,然后过两年,再要他秘密回来,继续为国家效力。”刘青给老人倒了一杯茶。

“他们真是这么说的?”

“为了大局,个人委屈不算什么。更何况,以后会给他平反的。”刘青道,“师傅,这是上面的原话,我可是一字不漏的复述。我得到消息,曹毅和周良,已经去新加坡,告诉王超,只要他在海外,发表一篇针对廖俊华的声明,然后等几年,风头过去了,他照样回国。”

“哎,这帮人,就干不好事。朱洪智在解放前,和我见过面,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想必他徒弟也不差,我还是见一见廖俊华吧。”这个老人,正是李老。

两天,一架欧洲大型跨国集团公司的商务机从韩国平稳的飞到了新加坡。

“姐,你这么飞来飞去,不怕人家用导弹把击落我们啊。”

“在非洲的时候,有过,只可惜,我在上飞机之前,都会有预感的。”

姐弟两个,下了飞机。

就在出机场的时候,突然,一两车横开过来,停在两人面前。

车门打开了,里面居然是曹毅,周良,以及后排几个精悍的便衣战士。

“王超,你好自在。上车吧。唐小姐,也一起上来,在韩国不好谈,这次到了新加坡,可以谈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