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细微之处见功夫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超师傅,你不坐下来和我谈谈么?”这个名叫沃顿将军的白人潇洒地挥挥手,指着前面的大真皮沙发,显得兴致盎然高雅。

本来是前来杀人,却想不到一下遇到这么一个神秘莫测的白人,王超心中飞快的盘算着,也不抓掉脑袋上的黑头套,径直坐了下来,他是要看看,这个白人到底是什么厉害角色。至于陈立波,一个老头,无论怎么样,都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而且这个房间的一举一动,他一进来之后,就了如指掌。陈立波只要有稍微细微的动作,立刻就能被他感觉得到,随后遭到他雷霆万钧的打击。

再说,现在就算要解决掉陈立波,也得先过这个神秘的白人一关。

“想不到,白种人之中还有这样出类拔萃的高手,我还以为,少林的那个永小虎已经不错了,但是今天看到你,才知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永小虎比你要差太多了。”

王超因为没有摘下头套,嘴巴蒙在里面,声音透过黑布有些嗡嗡的走调,但却显得有些阴深和恐怖。

陈立波死死地盯着这个黑衣蒙面人,听到走调的声音,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脸上的眼袋和老人斑剧烈地跳动一下,伸手就要去按床头的警铃。

床头的警铃只要一按动,立刻就会有大批的私人保镖从他居住的医院大楼外冲上来,陈立波越老越怕死,私人保镖都是花大价钱请的雇佣兵,个个荷枪实弹。

“陈老,不要动。”沃顿碧蓝色的眼珠子立刻一紧:“你一动,王超师傅就要动手了,他要杀你,我没有把保护住的安全。”

沃顿心中很清楚,王超的身手快捷如闪电奔雷,自己就算是再厉害,也难以保护住陈立波这个毫无能力的老头,弄不好自己还要赔进去。

而这次他亲自来,是洞悉了一场阴谋,怕陈氏集团的继承权落到和唐紫尘勾结的陈艾阳手里。

陈氏集团的财产多,影响大,在东南亚占有不少的分量,而且陈立波还未雨绸缪,多次用资金扶持了美国的一些政客上台,为陈氏集团巩固地位。

如果陈氏集团落到唐紫尘这方人手里,那将会给他们以后一系列的计划带来很大的被动。

但是陈氏之中,就数一个出色的弟子陈艾阳能掌握全局,陈立波也有些意思叫他继承,于是沃顿这个将军,亲自来到新加坡,想和陈立波详谈,让他把陈艾阳赶出去,彻底消除隐患。

不过陈立波疑心重,而且不喜欢外人插手他们家族内部的事情,谁插手,就要干掉谁。他察觉到唐紫尘插手了,第一想法,也是利用沃顿将军的势力,将其干掉。

这个老奸巨猾的枭雄,心中打的主意,是让两方两败俱伤。因为两方都要插手他家族内部的事情,这是他不能容忍的。哪怕沃顿背后有美国军方的势力。

唐紫尘也觉得,这个枭雄太狡诈了,于是直截了当,让王超过来干掉他。

总之,沃顿,陈立波,唐紫尘这三方,各有打算。勾心斗角,暗中又牵扯深远,数百亿欧元的庞大资产支配权究竟落入谁手,很值得玩味。

不过王超心思单纯,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只是觉得要杀掉陈立波,就要先干掉面前这个神秘的白人。

但是眼前这个白人的气质深沉内敛,端正地坐着,看似松散写意,其实所有的精气神都运聚在小腹小三寸的丹田,大腿肌肉内裹成圆,一条大脊椎骨沉甸甸坠落,重心在尾椎骨上好像蜻蜓点水,一起一落,细微的劲仿佛池塘的涟漪,荡漾着全身各个部位。

这样的坐姿神态功夫,随时都能扑身爆起,攻向四面八方。

将军大营帐中坐观春秋,神态写意,然三千铁甲环绕四周,刀斧手林立,看似闲散,却一触即发,刀剑铁骑,飒然浮空。

一般拳师从外表上看不出来沃顿坐势的奥妙,但王超却可以清楚的看得出,他坐姿中的神韵。

所以王超不动,觉得自己一击不中,被沃顿拦截下来后,陈立波如果按动警铃,那么下面的事情就难以善后了。

而沃顿也怕陈立波按动警铃,导致王超发狠攻击,他拦截不住。如果陈立波死了,整个陈氏集团的局面就难以控制,陈氏集团的其他子弟,哪里对付得了陈艾阳这个厉害人物。更何况有唐紫尘这样的角色在暗中干预。

在他的心中,陈立波不能死。

这种双方都不愿意贸然动的微妙气氛,从王超一进来,就立刻形成了。

“王超师傅,现在可以谈谈了吧。”沃顿阻止陈立波按警铃的时候,注意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王超半点,闲散的神态深处蕴藏的是如履薄冰般的小心翼翼。

“谈什么?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底细,可我还没有知道你的身份来历,是不是我太吃亏了?”王超的眼睛却望向陈立波,似乎对沃顿的注意力丝毫不放在心上。

从进来,到坐下的几句话,几个动作,王超一直在寻找机会。

一个杀人,一个要保护人,自然是保护的那个人浪费心力多。王超在这个气氛上,还是占了不小的优势的,他之所以坐下来谈,是因为想把这个优势扩大,有十足的把握动手。

“我是美国军情处三十二区的负责人,准将军衔,沃顿·桥可斯。不过我一直用中文名。我的中文名叫唐莲溪,唐人的唐,莲花的莲,溪水的溪。”沃顿将军笑得很开怀。

“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王超瓮声瓮气:“我感兴趣的是,你这一身的功夫,造诣之高,就连我们华人拳师之中的顶尖高手也很少有比得上的,真是令我吃惊不小。”

“佛说,众生平等。大道如水银泻地,粒粒皆圆,只要能领悟,又分什么华洋?”沃顿道,“我自幼生长在中国,五岁就开始接触技击拳法,南派咏春,螳螂,太祖长拳,北派弹腿,查拳,形意,八卦,太极,八极,六合大枪,纯阳剑也都下过苦功夫练,后来去日本,接触大东流合气武术,空手道,剑道,柔道,合气道,也都融会贯通,虽没有不见不闻知觉的不坏功夫,但金丹也自觉圆满,王超师傅这些年的名气,我也知道一些,拳法进步神速,现在看来,也已经踏进了金丹大道。人生得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华人拳师之中,我能引之为神交知己的,也就只有唐紫尘姑娘和王超师傅你了。”

王超打了个哈哈,觉得这个沃顿将军,谈吐清丽,文辞底蕴丰富,信口拈来,不假思索,饱学经论,比自己的文采不知道要高出多少,这样的人物,可惜了是个白种人。

“不知道沃顿将军最擅长那种拳法?”

“当然是太极拳。”

“太极拳为万拳之母,拳术道理的本来源流,有先天内劲流动。”王超弹了弹自己的手指,指甲发出崩崩如金石的声音,好像钢片在震荡。

“说得好。王维说,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林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沃顿轻轻的吟诵着一首唐诗,意境盎然,就好像面对着的王超是一个很久没有见到的老朋友,“王超师傅,似乎是那轮明月悬挂着。令我心旷神怡。”

沃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话之间,他不经意,臀部肌肉发劲,轻轻在沙发上挪移了一下身体。

这一下挪移发劲,很微妙,很小幅度,就算是高手,也看不出来他调整了一下姿势。

但是王超突然之间,暴身而起:“我看我不是明月,是达摩克斯利剑悬挂着吧。”

沃顿原来坐的姿势,保持着最佳的攻击防御姿态,但这样小心谨慎,坐久了就会疲惫,要细微的调整一下,才能顺过气血。就好像一个人平躺着睡觉,开始很舒服,但久了也要翻一下身。

他刚刚是想借着说话,寻觅机会,调整一下,但王超这种超级大宗师水准的高手,全神贯注了,十步之内,蚂蚁趴土,都清晰可见,清晰可闻。沃顿这一下,还是瞒不过他的耳目。

就是这个细微的机会,王超立刻抓住了。

束身,背膀,双手交叉,胳膊护胸,小臂护肋,手掌护裆,用身体朝前硬穿硬钻。

这个姿势,好像一只鸟用翅膀裹住自己身体,穿进树林中。

鹞子入林的身法硬钻挤靠,瞬间就抢入了沃顿的中线怀中,贴身用腰肋腹上提靠打。

沃顿脸色变得沉静如水,两手一提,挤住王超的身体。自然的拧腰,拉开弓箭步,一式提手转为如封似闭,一按一推,就把王超的撞钻封闭在门外。

这两式太极拳势,借力打力,行如流水。

可惜王超的目标并不是他,被一封闭之后,并不继续进攻,而是身体侧过,抢步挪移到了陈立波面前,用手轻轻在他身上一拍。

“你……”陈立波只觉得自己身体内部好像被无数的针扎了一下,挣扎两下,两腿一蹬,就倒在了床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