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内壮神力八段锦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清爽的风吹进屋子里面,携带着大海清新的水汽,令人心旷神怡。

南洋的雨和王超在大陆内感受的雨都不同,风中裹着的水汽,似乎带着一股缠绵的味道,让人不知不觉就沉醉进去。

唐紫尘似乎和那些有钱的亿万富翁一样,在世界各地都有价值不菲的房产,狡兔三窟的典型代表。

现在她和王超居住的,是一栋高层公寓,很宽敞明亮,打开窗户瞭望远方,视野开阔。

不过王超现在却是没有心情看窗户外面缠绵的雨落南洋,一连七八天过去了,他脑袋里面都始终回忆着和沃顿这个白人交手的情况,以及他死在程山鸣枪法之下的那一刹那。

王超并不为了这个大宗师的陨落而惋惜,他只是在重新把枪支和拳术在心中再定一次位。

自从武功进入化劲后,他自己也有和枪支对抗的经历,那次早上晨练,被人开车暗杀狙击,凭借超乎常人的敏感躲了过去,然后一枪挑翻汽车。这样近乎超人的体力和爆发力,还有速度,敏捷,都令他自己在心里有无比的自豪和信心万丈。

而且在野战军校,他也多次抽出时间和狙击高手在丛林之中进行游击训练,那些狙击枪手在部队之中,也算是专门的人才,但却没有一次击中过他。

渐渐地,他的心里也对现代的枪支,产生了一种视之为无物的心里。

但是真正看见了玩枪的北美枪王程山鸣出手,心里又出现了一丝惴惴不安和危险。虽然和程山鸣见过一次,但那次王超并没有见识到这个枪王的手段。

而这次,沃顿的武功和他旗鼓相当,被枪打死,王超有一种感觉,就好像拳术之魂魄,在那一刻,也被子弹粉碎了。

“连一个白人,都能练出至神至化的武功,精通中国文化最深邃的理念,那么世界之大,像程山鸣那样杰出的枪手,也肯定还有。我有朝一日遇到了,该怎么应付?我的体力,爆发力,现在已经练到了巅峰,人体的极限,再进一步,似乎已经不可能了。难道真的要修炼成仙?”

王超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陷入了死胡同,于是转过头来,看着正在一张桌子上,用毛笔写字的唐紫尘。

唐紫尘正在一丝不苟的用笔墨在写字,不过她用的并不是纸张,而是一块正正方方,三寸厚,光滑整洁的石碑。

王超看见唐紫尘在石碑上写字的样子,就想起了小时候在农村经常为别人写碑然后照着字画刻出来的人。

什么“故显考公老大人某某之墓”。

不过唐紫尘写字的姿势很奇怪,太极的无极式站着,一手托腰,悬腕书写,身随笔走,就好像舞剑一样,身体空空的,似乎所有的精气神都贯注在了笔尖,笔如游龙,奔蛇走虺。完全是笔势在带动着人的身体。

王超一看就知道,这也是一种练功的方法。

书法,文字都能陶冶人的性情。配合上拳术中的锻炼,强身健体,能收到很大的效果。

“小弟,你还在想和唐莲溪交手的那个事儿呢?”唐紫尘也不抬头,眼睛始终瞄着笔尖,随口问着:“这几天,我们也把交手的几个回合都试手了一下,你们境界上都差不多,最后要分出胜负,得要拼体力和耐力。”

“那姐如果和他交手呢?”王超问了一句。

“我的体力,比他要好一些,如果正规交手,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要击毙他,最少都要三十分以后,等他的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

“三十分钟!”王超听见唐紫尘的话,吐了口长气,生死搏击,就是一瞬间的事,王超这么五六年来,和人比武交手很多次,打斗的时间,最多都没有超过十多分钟的。绝对没有出现像某某大侠和某某大侠在高山上比武,三天三夜都没有分出胜负的情况。

要沦到拼体力的地步,除非是官方的比试,设定了许多规则,双方只准按照条条框框来。

而且自从练武以来,王超的体力充沛,从来没有挑战到自己体力极限是什么程度。

因为和人比武,打的就是快,准,狠,抓住机会,一举擒王,一击毙命。如果在生死搏击中,正的要沦落到拼体力取胜的地步,那就说明,交手的双方,经验,修为,临敌的发挥,心理因素,都几乎没有差别。

这种情况,几乎是万分之一,微乎其微。生死搏击一万场,可能会碰到一两场。因为就算是天天切磋不分胜负的同门师兄弟,在生死相搏的时候,各自的心理也会不同,这个细微的差别,足够造成快速毙命的因素了。

“小弟,你太年轻了。虽然能抱丹坐胯,一粒金丹吞入腹中。但丹到底是圆而不润,欠缺点东西,所以不能进入至诚之道,体力也似乎到了巅峰,不能再增长。”

“你不要回答,听我说。”唐紫尘放下笔,眼睛的光柔和地打量着这个弟弟,似乎下了某种决心似的:“你现在的爆发力,一扑之下,能有二十多米,接近三十米,全力爆发拳头的力量,也有接近两千斤。但这都是突然的炸劲,刚不可久。一个耐力,用的是心。你的心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非常的沉静了,已经有宗师的风度,但没有到大定大安,忍如蝇蚯介子,腾如九天神龙这个地步。你杀吴文辉,是你不甘受人胁迫,一怒之下,血溅五步。这样的拳意,虽然是武人的上乘境界,但不是至诚之道。”

“你来看我写的碑文。”唐紫尘对王超道。

王超走上前去,只见石头上写了八个字,但个个字的线条都很古朴,有的笔画似蚯蚓弯曲,有的笔直锋利如剑,有的笔画飘渺如云气,有的笔画虽然只是一点,但高高悬于天上,大气磅礴。

这八个字的神韵,似飞龙神鸟,好像天地王者,俯瞰众生。

王超虽然不认得这八个字,但其中的蕴含的意境,却好像充塞进胸膛。

“这是什么字?”王超看着,突然用手轻轻一翻,把石碑翻了过来,只见石碑的背面,竟然清晰的出现八个字的反体!

这显然是唐紫尘的笔力,直接渗透过石碑!

“王羲之写字,入木三分。笔墨渗透进木的纹理里面。姐写字,居然能渗透岩石?”

唐紫尘笑笑:“王羲之晚年写碑,也是这样。书法大家,以写碑为最高境界。颜真卿的多宝塔碑,字字都渗入碑底。书法高明的人,力透纸背。书法大师,入木三分。书圣则是笔力可穿金石。这三重境界,和武功的道理其实一样。一杆笔,就是一条大枪,一条大枪,就是自己的拳。”

(颜真卿其晚年喜书碑,尝载石而行,遇事则记之镌石,故世传碑刻较多,著名的有《麻姑仙坛记》、《颜勤礼碑》等等)。

“这八个字,是什么字?我看着,大气磅礴,好像天地命运,寿命福禄都在其中蕴含。”王超问着。

“小弟,你能看出这点,说明你的拳法眼光,真的是踏进至道边缘了。这八个字,是古时的鸟形文字。”

鸟是能飞上天的,鸟形文字的意思是说,古人认为这种文字可以和鸟一样,能于上天沟通。

唐紫尘顿了顿,“这八个字,读起来就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当然有磅礴的大气在里面了。”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王超大吃了一惊,这八个字的来历,他也是知道的:秦始皇嬴政命宰相李斯以和氏璧作皇帝玺,命丞相李斯篆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

虽然是现代社会,封建思想都扫光光,但是王超仍然觉得,唐紫尘写这八个字,很不和谐。

“一般人用手腕写字,高明人用胳膊写字,上层书法,用身体写字。书法如练拳。用鸟形文写这八个字的运笔方法,是八卦门中最高层次的锻炼身体和陶冶心情,养内在气质的心法,又叫内壮神力八段锦。”

唐紫尘道:“董海川是白莲教的,造反事情败露了,才躲在王府里面当太监。白莲教志在复国,这内壮神力八段锦的功夫,也是八卦拳中最高秘传,其实洪门原来的宗旨,也是驱除满清,恢复中华。当然现在时过境迁,一切都如风流云散了。但这只功夫,隐秘的流传了下来。我是现在八卦门中,唯一会这门功夫的人了。”

“写这八个字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意。八个字,每个字,都蕴含着不同的心情意境,和八卦八种卦象相合。不明白八卦易学中蕴藏的东西,写出来的就是花架子。跟练形意拳一样,打虎形,心里没有老虎扑的那股狠劲,功夫不会上身的。但形意好懂,虎就是虎,猴就是猴,而易道八卦,深奥难解,所以当年我没有教你。而且就算当年教了你,你也练不出来。这是我压底箱的最后功夫了。我当年能由你这个境界,胯进至诚之道,全凭这套功夫修养气质。”

“小弟,姐现在把我最后的东西,都交给你了。”这一句,唐紫尘在心中默默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