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武夫一怒,千里杀人(下)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超在印尼泗水这个城市里面已经转悠了一白天。

这个城市到了二十一世纪,已经发展成和国内的一些现代大都市没有什么两样。

不过整个城市,并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几乎全部都是矮小的平房,最多也不过四五层的小洋楼和高大的清真寺庙。城市边缘还有杂乱的巷子,街道上种植的树木是典型热带植物的棕榈,椰子。

因为印尼整个地域,都属于热带海洋风暴肆虐的地区。老是有风暴,海啸冲击。房屋不能太过高大。

当然,最多的是一群群漆黑,卷毛褐色头发,又黑又小猴子一样的印尼人,穿着拖鞋,大花格子衬衫,在街道上吊儿郎当的走来走去,一副懒洋洋,却又眼神奸猾暗藏狠毒的气质。

虽然已经是到了十月份,但天下还是很热,城市里面热浪卷着海风水汽时不时不时的扫过。

白天太阳高照,王超随便在街道上寻找了一家华人的饭店,吃了点小吃,喝着茶,很是悠闲。

而他的对面不远处,大约一公里的地方。就是一条水泥马路。马路边上,画出了一条条的黄线,标明是专用车路禁区,几辆绿油油,上面印着英文字母的大越野吉普军车停靠在禁区内。

几个漆黑,明显是印尼土著的士兵,戴着帽子,手持AK式枪支,在车辆旁边走来走去。眼睛望着禁区外路上走来走去的行人,只要稍微有年轻一点的黄皮肤女子路过,这士兵眼睛里面就闪烁出狰狞赤裸裸的气息来。

这几个士兵后面是足足有三人高的白漆围墙,围墙里面是一栋栋的洋楼。还有高高的岗哨和瞭望台。

这就是王超的目标,印尼驻政府军驻泗水的城防军第547营驻地机构。

最高长官苏哈尔尼的一家都住在里面。

王超来的时候,已经全部都调查清楚了。这个政府军547营,一共有五千多人的军队,大半都驻扎在港口,或者分散在另外隐蔽的地方。泗水的港口,还有印尼的海军舰队驻扎。而这个城里的机构,就等于中国的省军分区大院一样。

但是其防御力量却不可小视,里面常规有三个卫队,每个卫队有一百人。个个都是荷枪实弹的精锐军。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热带的天气,说变就变,突然乌云笼罩,狂风大起,伴随着瓢泼大雨哗啦哗啦降落下来,天地之间,一片漆黑。到处都是朦胧的水汽,耳边哗啦啦大雨倾盆。

天气一变,街上也渐渐地没有了人。

王超静静地站在漆黑的雨水中,任凭雨水把全身都淋得湿透。

雨越下越大,就连他的视力,都难以看见十步之外的地方,这样漆黑的夜里,瓢泼的大雨。正是杀人的好时间。

三下两下就潜伏到了高大的围墙旁边,弯曲身体,朝上一纵,人的手就已经轻轻松松的抠到了墙壁头。手臂发力,身体好像荡秋千,唰的在雨中一甩,甩过围墙,轻盈的落到地面,潜伏下身体,贴到一丛棕榈树下。

就在这一瞬间,一串强烈的光丛围墙上照射了过去。

同时,一串脚步在丛棕榈树旁边的路上走过。是巡逻的士兵。

王超就像一只大狸猫,鬼魅一般的在雨中穿行,时而匍匐,以蛇架风的架子前窜,躲避开哨兵。直接向中央的小洋房潜伏进去。

瓢泼大雨,漆黑的夜晚,为他的行动形成了绝妙的掩护。

雨水虽然把他身上弄得湿淋淋,但他的小腹丹田却火热滚烫,眼睛闪闪发亮,耳根子后面也滚烫。除了这三个地方,其它全身各个部位,都是冷冰冰,没有一点热量。心脏的跳动,也降低到了最低。

原来他的武功已经能到聚散气血,随时凝聚一点的地步。

他现在是把气血都运到眼睛,耳朵,还有丹田小腹这三个部位,以保持耳聪目明还有心脏的跳动被人发现。

闪电般的摸近了中间的洋楼,这个小洋楼几乎没有死角,屋子里面灯火通明,屋子外面的走廊上,到处都站着一排排士兵,大约三十多个。

“难怪谢莉她们虽然恨之入骨,但多次都杀不掉这个苏哈尔尼,这里的戒备,实在是太过森严了。我刚刚不是提起全部的精神,也摸不到中间来。”

王超现在所处的地方,十分危险,只要露出一点动静被发现了,立刻就要面对乱枪扫射的局面。在这样的情况,他就算长了翅膀,也难以逃脱,铁定被打成马蜂窝。

王超就这么伏在远处的角落中,一动不动,静静地等着,他很有耐心,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动。

这么长时候的匍匐,他全身的肌肉关节也没有丝毫的僵硬。

突然之间,房屋周围一阵骚动,又有一队士兵走了过来,原来是换岗。

“就是这个机会。”王超脚蹬腿发劲,身体一闪,好像泥鳅一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贴进的洋楼背后的排水管处,双手呈鹰爪,连番鹰抠,身体好像一只大壁虎,三下两下,就贴到了房顶。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钟。

这套动作,是他体力骤然爆发出的极限。

自从他武功大成之后,还从来没有爆发过这样强大的运动量。

王超这翻上楼的功夫,当真是比敏捷的老猫还要快,而且抓墙无声,因为手上满是肉垫子。

整个人倒贴下来,好像倒挂的蝙蝠,刚刚挂到了一个窗户旁边。

透过窗户,里面亮个着灯,是个大房间,书桌前面,一个身穿着格子衬衫的,皮肤有点黑的年轻人正在随意的拿着一本书翻看着。

王超立刻用手指头轻轻敲了几下玻璃,发出轻微噔噔噔的声音。

这个年轻人立刻朝窗户边上看来,却没有发现任何踪影,疑惑了一下,他放下书,走近窗户,打开了窗子把脑袋探了出去。

唰!王超就抓住这个机会,一下窜了进来,好像饿虎寻羊,把这个年轻人按在地上。手捂住嘴巴,照胸就是一虎抓。打碎了他的内脏。

这个年轻人腿猛烈的直挺,眼睛死死盯着王超,却已经失去了光泽,好像死鱼眼。

“小崽子!”王超以虎爪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毙了这个年轻人,鼻子里面轻轻哼了一声。

这个年轻人叫苏哈曼,是苏哈尔尼的亲生儿子,现在二十六岁,从美国留学回来,刚刚要进入印尼政坛,而且准备和泗水最大的华商黄家联姻。

王超的资料很详细。

击毙这个小崽子后。王超正要收拾一下,砰砰砰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个人用印尼语说着,王超也听不懂在说什么。

不过他耳朵听得出来,门外就只一人,立刻上前,拉开了门,就见一个脸上皱纹道道,眼睛闪着锐利光芒,穿着宽松衣服的老头,好像是管家一样的人物。

这个印尼老头,很是机灵敏捷,王超一打开门,他立刻感觉到不对,身子直了起来。

王超哪里容得他反应过来,当胸就是“黑虎掏心”。

这个老头匆忙之间,居然反应快速,老态全失,好像一只受惊的豹子,朝后跳步,同时一肘反撞王超的掌心。另一手从腰里抽出一根短棍,朝王超就砸!

与此同时,他的嘴巴张开,准备大喊。

泰拳肘击,菲利宾短棍搏击。

这个印尼老头居然是个练家子,南洋的搏击术泰拳,菲利宾短棍都使得很纯熟。一肘击过来,风声呼啸。

王超哪里容得他叫出声来,掌肘碰撞,虎爪变为掏挖。正是黑虎掏心的变招,只一下,就抓碎了老头的肘关节骨头。

同时另外一手兜在屁股后面甩出,“虎尾鞭”!

咔嚓,老头还没有叫出声来,虎尾鞭就抽在他头上,啵的一声轻响,颈椎全部碎掉,整个脑袋直接被拍进腔子里面。

而他的短棍砸在王超的头上,却被反震得裂开。

王超将这个老头打死,用脚一踢一送,送进了房屋里面,让他和苏哈曼叠在一起,随手关上门,耳朵动动,听见了二层楼下大厅的声音。

“将军,听说令郎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这次毕业回来,要进入政坛,以后还得多多仰仗。”

王超来的楼梯口,一丝余光就看到了二楼大客厅的景象,大真皮会客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唐装的华裔中年人,这个中年人旁边坐着一个手持酒杯把玩的女子。

这两人身后,站着两个身材坚实,太阳穴明显隆起的保镖。

而他们的对面,却是坐着一个皮肤褐黑,麻点斑斑,三角眼,身穿军服的印尼人。这个印尼人后面也站着两个持枪的士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