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禹步,踏斗布罡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超的八卦拳反臂捶下砸,有个名堂儿,叫做“顶门开花”。

以他现在的武功修为,反着手臂,凌空一拧,鼓气血奔腾之勇,捶势砸下,别说是个人,就是一头大象脑袋也得给砸破了。

这个黑人身体虽然大,铁塔肌肉山,黑水牛一样强壮。而且拳法凌厉,一身功夫横练,脑袋大,头骨硬,但他的脑袋到底和大象脑袋相比还是要差一些。

所以被王超一捶开花,红的,白的喷溅,不成模样。和烂西瓜相似。

八卦拳的反臂捶八式,运足力气,专门以硬捶铁臂攻击人体身上的八个要害门户,又称“开八门捶”。

八卦拳把人身的要害,分为八门,为顶门,面门,喉门,心门,命门,气门,血门,精门。每个部位,都是要害,不说用拳劲狠很打着,就算用指头点到,无论多么强壮的人,不死也都会是重伤。

“嗯!啊!”

虽然这是血肉横飞的肉搏战场,但王超的行为,还是一下震慑住了看见这一景象的所有人!刚刚还是一个活生生凶悍强壮的人,下一刻却被活生生的捶炸了脑袋。就算是刚刚扑过来,准备围攻王超的小川足义,瓦德希,拉尔,还有两个白人都微微受不了。

虽然这五个都是杀人如麻,上战场有如吃饭喝水一般的战士中的战士,精英中的精英,看死人都看得麻木了。但见到这一景象,心中还是倒抽一口凉气,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发麻,好像天灵盖随时要遭受到王超铁捶一般的手打击,和黑人一样被砸破!

“好家伙!”小川足义这个印尼年轻人,闪电般的回过神来,眼睛之中,出乎意料的闪过一丝兴奋,他的舌头,舔了舔自己有点干涸的嘴唇。嘴唇上沾染的鲜血被他舔得干干净净。

如果说刚才的这个黑人是一头黑水牛,那么他现在就是一匹荒野中的嗜血独狼,凶残,狡诈,阴狠,这三个词儿的含义,在他绿油油的眼神中完美的表达了出来。

他的右手,倒拿着匕首,晃了一晃,闪电一般划向了王超的喉咙。

匕首显然做过特殊处理,颜色漆黑,在月亮下并不反光。而且他握匕首的方法很怪,反把握着,把锋刃藏在小臂下面。一般人,根本看不到他手上的武器,只为他是在用小臂击打。

这是日本剑道的短刀握法,属于二刀流的一种,经过长达四百年的幕府战争演变出来迷惑敌人,又最为有效的杀人技。

如果是一般的武师,看他的动作,肯定会判断不出他暗握了武器。结果施展擒拿,或者用自己的手臂去磕,那么立刻就会遭殃!

但是王超是何等人物!哪里会被他二刀流藏刀小臂之下的技巧所迷惑?骤然一缩头,闪过一划的同时,“黄狗撒尿”的暗腿就踹向了他的裆部。

砰!两腿相碰,小川足义居然在突然之间,撩腿横截,拦住了王超这一记暗腿。同时,他的身体也被震退了两步。

“这家伙有功夫,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居然能抵挡我一记暗腿扫踢!这是日本合气武术的功夫。”王超的腿被抵住,虽然把对方踢退,但对方却没有受伤,这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日本的合气道,讲究转换,气流,取先,运力。

这种感知听劲,和太极推手相似。

在招式动作转换之间,感知察觉敌人的气流,从而在刹那一瞬,提前一步知道敌人的进攻方向。获得先手,一举运力,截断敌人气流,制服或者化解敌人的攻势。

刚刚小川足义抵挡住王超暗腿的一下,用的正是洞察先机的听劲。否则他是不可能抵挡住暗腿的。

“这人的听劲,虽然远不及周炳林,陈艾阳的太极听法,但这分子敏感,也已经是个洞察了精髓的人了,放到国内,定然是个大拳师。”

一腿试探出了小川足义的功底,不过王超没有机会多想,也没有追着打去。因为要杀他的,并不只小川足义这一个,还有四个同样棘手的敌人。

瓦德希,拉尔,另外两个白人的匕首也同时划到。

不得不说,包括刚刚被王超“顶门开花”的黑人在内,这六个敌人的身手都十分高强。而且个个都有武器在手,并不赤手空拳的围攻。饶是王超拳法通神,也丝毫不敢怠慢,只有提起全部的精气神来,才能有机会活命。

因为在这样的战场上,除了御敌,还要防止冷不防的黑枪。

说不定你刚刚杀了一下,正要松口气的时候,一颗不知道哪里来的子弹,就打穿了你的喉咙。

“你们看好了,这是实战的打法!”

同时面对四个人的攻击,王超在百忙之中,深深吸了一口气,居然还不忘提醒霍玲儿和谭文东。他的身体在说话吐气开声之时,迅速后退三步,闪过四人匕首的划拉。

“这是回身龙形擒拿!力由脊发,以肩催肘。”后退闪过,王超突然停住,回身劈掌,整条背后的脊椎骨,好像大龙破体,向上一冲,带动了手臂肩关节猛烈突出。整条手臂居然被他用关节技巧,增长了许多。

啪!他龙形回身擒拿,手臂舒展,准确下抓,一下就叼住了其中一个攻击的白人持匕首的手腕。

这个白人眼睛猛的瞪起,嘴角闪过狰狞,用身体猛的朝王超抢了过来,同时另外一只手扯衣服搂抱。

他竟然要乘这个机会,把王超抱住。

这是柔术中的格杀技巧。毫无疑问,只要王超被他把衣服扯住搂抱到,限制住行动,其余的人足够有机会杀死王超一百次了。

王超身法灵活,闪躲快速。要是限制了这个优势,那么胜负还真说不好。

但是,王超哪里会给他扯到衣服搂抱摔跤的机会。

“太极倒撵猴。弓步拉力,箭步后窜,拖着就走。”叼着白人的手,王超立刻后跃,又闪躲过另外四人的匕首,同时把这个白人的身体向前一下拉得失去平衡,拖翻在地面,真好像拖着一个大马猴飞快倒走。

“太极拳手挥琵琶打法,分筋弹络,手指按劲分劲,如断琵琶弦。”说话声中,王超单手鹰爪,抠着这个白人的手腕,一抖势,这个白人的身体就被抖了起来,王超翻身,又抓住他的两个脚腕,随手朝远处甩去,丢了四五米远,才落到地面。

这一下抓人,倒拖人,丢人,王超手法快捷,一气呵成,其中并没有打到对方的要害部位,也来不及发劲打要害。但偏偏这个白人一摔在地面,猛烈挣扎,硬是站不起来,用手撑,手脚都软绵绵的。

谭文东以前挑过别人的手筋,脚筋,被挑的人,正是这样的情况。

“难道师傅就这么轻轻一抓一抛,已经断了他的手筋脚筋?是了,人筋如琵琶弦,琴弦一样。分弹力量掌握好,就会崩断!手挥琵琶,正是一按一弹一分的手指细劲。一下就能把敌人的筋给分了。分筋错骨,原来太极拳的手挥琵琶,是分筋的手法。这么阴毒的打法,偏偏还叫这么雅的名字。”

霍玲儿心中,已经闪电般的明白了太极拳打法的部分精义。

在这血腥的战场,生死一发的战斗中,王超语言启发,以身示范,真正杀人分筋,终于激发了她的领悟武学精奥领悟,每一句话,都好像顿悟的禅语,一下打进了她的心里。

苦练十年,不如上一回战场。就是这样了。

“该死!”小川足义真正出火了,他恼怒了。

王超闪电般的连废两人,而且这两人,还并不是他们印尼政府军中的,而是属于美国军情处,一个秘密队伍之中的战士,他们的能力,个个都厉害得变态,是传说中的“终结者”。这次他们是秘密受命令,帮助皮查对付印尼的华人武装。

却想不到,在这里一下就损失两个。这下就算是皮查也难以向美国军情局方面交代。

而且王超以一对六,还能说话,侃侃而谈,好像把他们当肉头示范学生一样。终于,这三个印尼年轻土著高手,彻底被激怒了。

小川足义突然后退,与此同时,跟着他后退的,还有另外瓦德希和拉尔两个。

他们在疯狂进攻中,突然后退两步,转了一下,朝背后一抽。唰!一把二尺来长的东洋武士刀被握在手上。

三人闪电般抽刀在手,脚步鼓起,同时分来,成了一个大三角,把王超围在中间。

就在这时,王超已经把剩下的那个白人一拳击破胸膛,死在地下。察觉出三人的包围之势,正要闪开,却发现,这三人走的位置,步法的势头,把他任何一方的去路都封锁死了。他感觉到,自己一动的话,三人的刀,都会同时爆发出最大潜能,攻击自己最脆弱的部位。

“禹步?踏斗布罡?”王超瞬间,就看出了这三人的步法来路。

 

关闭